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分开

第二百七十七章 分开

  原本最应该去拜祭燕哀侯的小任叁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参娃娃一样,推三阻四的说什么也不去辽东。不过归不归却是铁了心的要将其中一块占祖藏在地宫当中,这一老一少各抒己见,最后还是百无求过来劝了几句。
  
  “你们俩一个黄土埋眉毛,一个还是吃屎的孩子。老子就不明白了,这个有什么可吵的。这样,老子说句公道话,老家伙你想去藏王八壳老子陪你去。任老三你不想去就不去,让小爷叔陪着你,要么去码头等我们几天,要么你们定个什么地方,等到老子陪老家伙藏完了乌龟壳,再回来找你们。”
  
  “难得傻小子你能说出来这样的话,真是难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人参不想去辽东,那么久麻烦叔叔你老人家送它去码头……”
  
  “凭着你叫我叔叔,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这父子二人之后,继续说道:“马车留给我,你们俩自己想办法去辽东吧。”
  
  听到可以使用遁法的吴勉和小任叁却要霸占马车,百无求正要争辩几句的时候。却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把拦住,说道:“听你小爷叔的,这架马车敬老了。咱们爷俩在附近的集市上在买一架马车代步就好……”
  
  被百无求搀扶着从马车上走了下来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客气了几句话之后,便在自己便宜儿子的搀扶之下,向着附近一座军营走了过去。归不归记得那里的将官是程咬金的手下,是见过自己父子二人的。过去讹一架马车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看着这一老一少走远之后,吴勉突然古怪的看了身边的小任叁一眼,说道:“既然得了好处的是你,那么驾车这样的粗活也一起担了吧?”
  
  “你让我们人参这样的小孩子去驾车?你看看我们人参站在上面,够不够的着缰绳?”小任叁说话的时候,眼睛并不敢和吴勉有什么接触。看到了白发男人不说话,它还爬到了赶车人的座位上,让吴勉看到自己太小,根本不可能驾车。
  
  “是不是没有听清我刚才说的话?我说的是得了好处的是你……”只说了半句话之后,吴勉便住了嘴,当下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小任叁。看的小家伙不停的冒着冷汗。
  
  “那我们人参就试试,我们人参比不了百无求的手艺。要是车有点颠你多担待吧。”小任叁直接跳到了左边那匹高头大马的马背上,随后收拢缰绳指挥着这匹马。带动了旁边的马匹开始缓缓的前行。
  
  看着小任叁第一次驾驶马车有点胆战心惊的样子,吴勉坐在座位上慢悠悠的说道:“那个老家伙给了你什么好处?”
  
  “我们人参不是已经给你驾车了吗?别提那个了……我们人参就知道瞒不住你,都是那个老家伙出的馊主意。他说你最近尽做好人了,如果知道占祖在哪里的话,早晚会便宜别人。他打算找个你也不知道的地方把占祖藏起来,说是燕哀侯老头儿的地宫,其实鬼才知道他把占祖藏哪了。我们人参该说的都说了,看在我们人参辛辛苦苦给你驾车的份上,这就算了吧……还是不解气就骂两句,只要不动手就行……”
  
  “你最近听话都要两遍吗?老家伙给了你什么好处……”
  
  “……也没什么好处,你也知道我们人参就是长得面嫩,其实已经千百岁了。那什么……那个老不死的让百无求打开老妖王的后宫,让我们人参见识一下。女妖和女人是两个味道……”
  
  “当妖王的是百无求,不是你。真是老天爷开眼,放过了妖山……”
  
  折腾了小任叁大半天之后,吴勉终放过了这个和归不归穿一条裤子的小任叁。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将马车扔掉,他和小任叁一起使用了五行遁法,转眼便到了位于登州的泗水号码头。
  
  不过因为周广义的连累,之前那位管事被招到了财神岛的东号,两位东家要亲自查问他和周广义的关联。这里派了一位新的管事管理,此人没有见过吴勉、归不归他们。吴勉也不想招摇,带上了斗篷遮住了满头的白发。到了码头客栈住宿,也没有人把他认出来。
  
  吴勉打算在这里待上一两个月,等到那个老家伙藏好了占祖之后,再回到这里来,和他汇合出海在此去探访徐福。当初那位大方师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就等着回去以后和他一起出海了。
  
  转眼过了半个多月,虽说这码头就是一座集市,外面有的这里基本都有。不过毕竟还是穷乡僻壤之地,玩乐的地方就是那么几个。不到半个月小任叁已经开始吵着这里太闷,要吴勉带着它到处走走。
  
  半个多月天天待在客栈里,吴勉心里多少也有些烦了。当下带着小任叁沿着海岸线在码头周围的海域转悠了起来,这座码头此时正在扩建,到处都能看到正在搭架子干活的工人。吴勉带着小任叁绕过这些工人,向着远处越来越不好走的海边走去。
  
  遇到海岸线被山石堵死的地方,他们一人一妖直接踩着海水绕了过去。顺着海岸线走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周围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看着裸露出海面的礁石上各种贝类,可以看出来这里很少有人过来。只不过此地距离码头几乎就是一步之遥,吴勉都想不通为什么码头上的人不过来采摘这些海味。
  
  小任叁原本就是爱玩的,见到了礁石上面的贝类,当下急忙踩着水走了过去。走到近前看了一眼这些贝类之后,小家伙回头对着吴勉喊道:“今天晚上有口福了,这里的海贝多的数都数不清……可惜老不死的和大侄子不在,不是我们人参夸它,百无求大侄子的手里是越来越好了,让他来整治一锅汤,不输那条五百斤的大龙趸……诶?这是什么……”
  
  小任叁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采集礁石上面的海贝。不过就在它说起来百无求的手艺开始流口水的时候,突然看到澄清的海水下面泡着什么东西。当下他还以为是大个的海贝,等到它将上面的海螺、鲍鱼什么的都扒拉开以后。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回头便向着吴勉的方向跑了过去。
  
  是个死尸……晦气晦气真晦气,好好的海味吃不成了……”说话的时候,小任叁已经将抱着的海贝都扔进了海里。随后跑到了吴勉的身边。
  
  “不逛了,咱们回去吧,晚上记得和厨房说,我们不吃什么海贝了。从今天开始我们人参开始吃素……你过去干什么?”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吴勉突然向着刚才它发现死尸的位置走了过去。白发男人站在海面上,低头向下看过去,就见已经分辨不出来男女的死尸沉在海底。如果不是刚才小任叁看到,可能死尸被吃光了,也不会被人发现。
  
  “吴勉!别去看了,一个死人有什么好看……你这是干什么,恶不恶心……”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吴勉突然伸手在海里将全身附着各种海贝的死尸捞了起来。白发男人拖着死尸向着小任叁那边走了过去。
  
  “不是死尸,是个有趣的东西……”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将死尸丢在了小任叁的面前,这个时候小家伙仔细看了一眼,随后看着死尸已经被破开的腹腔,说道:“没有骨头和内脏,这是个什么……”
  
  “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不过名字还是知道的,它是成了气候的海灵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