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前往辽东

第二百七十六章 前往辽东

  “你们家主人谁啊?”百无求学着白发男人的样子,翻了翻白眼之后,继续说道:“再大还能有老子大吗?知道老子是谁吗?听说过天下群妖之主吗?只要不是人的都要归老子管……”
  
  “那巧了,我家主人正是管人的……”这个好像老妇一样的中年人没有被百无求的气势吓住,微微一笑之后,让出来身后进到院子里的道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继续说道:“想必几位高士已经知道我家主人是谁了,还请高士们下来与我家主人一聚。”
  
  “傻小子你继续驾车,不用理会这个太监。”这时候,归不归微微一笑,催动自己的便宜儿子继续赶车,随后对着有些错愕的中年人说道:“广仁、火山谁是你的师尊?这次你的运气好,下次若再故意用气息示威的话。你家主人身边就要少一个奴才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老家伙突然将自己内敛的气息一股脑的释放了出来。这股强大的压力压的太监有些透不过气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浑身上下的肌肉颤抖个不停。
  
  “和你们家主人说,就算他是天下之主,不该知道的东西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驾驶马车从中年人的身边经过。老家伙最后说了一句:“还有,你这辈子最好都不要从皇宫里面出来了。广仁也好,火山也罢都把名声看的比命都重要,你这样自残身体被外人知道笑话的是他们俩……”
  
  中年人叫做高延福,幼年只是曾经跟随火山修炼过几年的术法。后来因为家道中落,父母族人被人陷害冤死狱中。他虽然练过几年的方术,却不是人多示众的仇家对手。
  
  想要寻找师尊帮助自己复仇,可是火山跟随广仁远行,又找不到人。高延福也是被仇恨蒙住了心智,竟然自残身体到了皇宫当中,想要向先帝李渊鸣冤报仇。想不到他连皇帝的面都没有见到,便被送到秦王府中做太监。
  
  无奈之下,高延福只能将自己的冤屈对着李世民诉说。原本想着这位秦王殿下能够将自己的冤情转达上意,没有想到的是,李世民听说之后并没有表明态度,直到三个月之后突然将高延福交到了身边,将仇人的人头交给了他。
  
  这三个月的时间,李世民派人查访了高延福的冤情。确定不是李渊用这个太监在试探自己之后,这位当时的秦王也没有通报有司。直接派了尉迟恭前往高延福的家乡,连夜之间将当初害死高家的仇人杀死。
  
  此事之后,高延福便认定了李世民这个恩人,忠心不二的侍奉着。后来玄武门之变的时候,便是高延福堵住了皇宫当中李渊和外界的联系,才有了后来李世民大权独揽的局面。李世民登基之后,封了高延福作为宫廷太监总管,连拱卫皇宫的重任也一并交到了他的手上。
  
  净身之后,高延福便以为自己成了废人,没有想到的是用这残破的身体再去修炼当初火山教授的术法,竟然一日千里。以前多年都迈不过去的坎现在竟然轻轻松松的跨了过去,只可惜自己跟着火山的时日太短,那位大方师并没有将更加高深的方术交给自己。
  
  当初广仁、火山视吴勉、归不归为潜在的敌人,并没有对高延福提起来过他们二人。而李渊、李世民父子为了防备有人妖言惑众,太原城起兵也没有提到过他们几个人,故而今天高延福以为他们这几个人都是一般的江湖异士,故意的泄漏了自己的气息,想要杀杀他们的锐气,没有想到这几个人会是连自己师尊都招惹不起的大修士。平白办砸了自己的差事。
  
  就在高延福想要去追赶马车的时候,民宅当中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算了吧……归仙师说的没错,不该知道的东西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声音响起来的同时,身穿便服的当今皇帝李世民在两个老人的护卫当中,已经从民宅当中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吴勉、归不归的马车背影之后,李世民叹了口气,回头对着身后的两个道装老者说道:“天罡、淳风两位先生,今日一别之后,朕还能再见这几位仙长吗?”
  
  那个叫做天罡的老道士微微一笑,说道:“陛下,今日一别,已经勾断了陛下与几位仙长的缘分。今生今世陛下再无相见之缘……”
  
  “可惜了,原想着再找机会相借那件宝物的……”李世民说话的时候,高延福已经跪在了他的面前。高延福知道是自己办砸了皇帝的大事,当下只求李世民处死自己。
  
  看了一眼已经说不出话来的高延福,李世民微微一笑,说道:“起来吧,这是朕与几位仙长无缘,和你没有关系……”其实这位皇帝的身上也是一身的冷汗,他这次是听说了有件宝物落到了吴勉、归不归的手中,他打算相借这件宝物,用来推算大唐的国运。
  
  不过李世民自己的心里也没有底,如果真在占祖当中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自己又要如何处置?李世民自己就是杀害了太子上位的,如果子孙当中在发生类似的事情,自己又该如何处置?
  
  不过听到了高延福办砸了差事,吴勉、归不归的马上已经出城之后,李世民反而轻松了不少。以后的事情,还是让子孙后代们自己去解决吧……
  
  这时候,已经出城的马车上,百无求正在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子能猜到屋子里等着见我们的是李世民,不过他在这里堵着咱们是什么意思?他不是一直都装着不知道咱们爷几个来了京城吗?这怎么临了又良心发现了?”
  
  “还不是那两块乌龟壳闹的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赶车的百无求继续说道:“武士镬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城外陆无忌藏身村子也毁了。要是这样李世民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那他这皇帝做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他现在是天下之主,当然也想要用占祖来看看大唐以后的国运会如何走向,如果出现问题又该如何弥补……”
  
  听明白了的百无求马上又想到了新的问题:“那话说回来,如果李世民真不要脸,张嘴问你借占祖的话,老家伙你借不借”
  
  “那样的湖就不好玩了,别的不说,那个武家的小丫头就要倒霉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想起来李世民的样子,说道:“可惜了,一样的魂魄三个不同的帝王,他还是做不到上一任那样的洒脱……”
  
  听到归不归说完之后,百无求继续说道:“老家伙,现在泗水号有两个码头,我们去哪一个?”
  
  “不着急去码头,老人家我可不能带着两件占祖去见徐福那个老家伙。”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个老家伙比狐狸都狡猾,他一旦知道两只占祖都在我们身上的话,你爸爸我便一只留不下了。咱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将占祖藏起来之后,再说……”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心里已经有了要去的地方,当下他对着百无求说道:“去辽东吧,好久没去燕哀侯的地宫里面看看了。这次就当是去祭拜一下那位首任大方师了,顺便在找个地方把占祖藏起来……”
  
  这个时候,小任叁突然插了一嘴,说道:“老不死的你要去辽东?没听前两天程咬金说的,现在辽东正在打仗。那边还不太平,正在闹天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