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火山的选择

第二百七十四章 火山的选择

  长安城中的卢王府内,吴勉一行人、妖回来之后,归不归便给火山找了个住处修养。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虽然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不过手里一直死死的攥着那块乌龟壳。任谁都不能掰开他的手指,将占祖拿出来。

  昏迷了三天三夜也不见他醒过来,最后还是归不归出了一个主意,在卢王府中找了几个嗓门大的家丁,守在大门外面大声喊道:“广仁大方师你怎么了?你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广仁大方师你怎么还在吐血……救人啊……广仁大方师不行了……广仁大方师死了……广仁大方师死了……”

  一开始喊出来广仁名字的时候,火山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脸上的肌肉开始没有规律的抽搐起来,等喊到了广仁在吐血的时候,火山的眼睛虽然还是没有睁开,不过可以看到他的眼球在眼皮里面快速打转。最后喊道广仁大方师死了的同时,火山猛的睁开了眼睛,从床塌上跳了起来。随后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吼了一声:“大方师稍等,弟子陪你一同……”

  这个时候,火山看到了面前坐着的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叁。他们一人二妖围在一张小小的桌子前,桌子上面摆放着美酒、水果和小任叁最近爱上的胡瓜子。他们三个一边喝酒嗑瓜子,一边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自己。

  火山醒过来的同时,大门外面的那几个家丁便在百无求的指示之下逃走了。红发男人缓了半晌之后,才明白过来自己在与陆无忌、灰尘激斗的时候晕倒了。看样子是面前的几个人、要将自己搬到了这里。

  “刚才谁说的广仁大方师归天了?出来……”想起来自己在昏迷当中听到的那几句话,火山心头火起,盯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师恩大如天,广仁大方师教授火山这么多年,不是让我听到师尊被辱无动于衷的。刚才你们谁说的,站出来……”

  “谁说的?你自己做梦了!”这个时候,百无求将自己嘴里的瓜子壳吐了出来。喝了口酒之后继续说道:“不是老子说你,火山,你们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你自己说说你做梦都能梦到你师傅死了,你这是多恨你们家广仁大方师?老子刚才听他们下人说你在昏迷当中一个劲的喊大方师不要……大方师不要的,老子还不信,这才带来我们家老家伙和任老三过来看热闹的。结果这次你直接喊广仁你死了……老子就不明白了,你们家大方师到底把你如何了,你在梦里都巴不得他去死……”

  “你放屁!”比起来骂街,火山和百无求的差距就好像他和徐福大方师在术法上面的差距一样。他的脾气虽然火爆,却不擅长口舌之争。当下气的火山浑身上下直哆嗦。想要骂几句却碍着自己最后一任大方师的身份,有些张不开嘴。

  这个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火山的方向说道:“小孩子不会说话,惹到大方师你生气了。不过气大了伤占祖,火山大方师你可不要一着急,将手里的占祖捏成粉末……”

  这个时候,火山才反应过来占祖就在自己的手上,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占卜之祖,和之前他们用来糊弄陆无忌的老鳖壳可不是一个东西。反应过来之后的火山将乌龟壳小心翼翼的收好,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道:“你们真的肯把占祖给我?”

  “借!老人家我可从来都没有说送给你……”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火山继续说道:“我老人家知道大方师你想用占祖做什么,这样的大事耽误不得。这样,就在这里你赶紧使用占祖吧。火山大方师你的运气好,今天老人家我和妖王、大术士席应真的干儿子一起给你护法。这样的好事你师尊广仁都遇不到……”

  “就在这里……”火山心里明白这是归不归看住了他,当自己使用了占祖之后赶紧离开。不过红发男人心里也确实着急再回师门,反正只有使用占祖的人看看透天机。火山也不理会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他慢慢的坐到了地上,开始使用占祖洞悉天机,看看自己要如何才能得到师尊的谅解再回师门……

  在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眼里,火山好想疯魔了一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手里的乌龟壳。脸色时而紧张,时而激动,时而哈哈大笑,时而不受控制的流下了眼泪。看到百无求心里有些发毛,低声对着自己身边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火山这是不是疯了?好好的一个大方师,可惜了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他这就是从占祖看出来了几种变化,有重新摆在广仁门下的,有和广仁闹翻了的。看到那个脸上出现死人样子了吗?那八成是惹到他师尊生气了,这师徒俩同归于尽了……”

  “看看人家师徒俩,说同归于尽就一块死去。再看看老家伙你!”这个时候,百无求有些不甘心的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子就不明白了,他们外人都能做到的,轮到老家伙你身上怎么就这么难!老子是妖王都豁得出去,你一个黄土埋后脑勺的糟老头子怕什么?”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刚刚想要说点什么堵上这傻儿子嘴的时候,冷不丁听到的小任叁的一声“嘘……”声,随后小家伙的声音低声说道:“都闭嘴……火山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的火山脸上已经恢复了他原本的表情,虽然还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不过已经明显没有了之前变化莫测的表情。半晌之后,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长长的出了口气。随后将占祖拿了起来,双手交给了也准备爬起来的归不归。

  将占祖交还给了归不归之后,火山竟然对着这个老家伙行了大礼。礼毕之后他重新站了起来,陪着笑脸说道:“多谢归师叔了,火山已经茅塞顿开,以前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归师叔您老人家海涵。”

  归不归表情怪异的笑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老人家我可是有念头没有听火山你喊师叔了,说的我老人家有点不习惯。上次你喊师叔的时候,还是跟着你师尊广仁一起来请我们几个给你们卖命的。你这样老人家我可是有点心虚啊……”

  “归师叔您误会了,火山已经对之前的种种悔恨不已。如果您老人家不原谅的话,火山愿长跪不起……”说话的时候,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再次跪在了归不归的身前。

  这时候,连反应永远慢一拍的百无求都看出来了。它皱着眉头对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老子我算看出来了,火山想要再拜在广仁门下,根源就在你身上。火山你差不多得了,连老子都能看穿的把戏,老家伙睡着了都能看出来。”

  “既然几位还是不相信火山,那我还是离开的好。”火山苦笑了一声之后,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今日一别,如果归师叔能再遇到广仁大方师的话,请转告大方师——火山知道错了……”

  这个时候,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那么说起来的话,火山你已经看出来广仁大方师一直都在躲着你了,要不然的话,这么多年了,你不可能找不到。他总是不见你的话,那就要麻烦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