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章 楼主的旧友

第二百七十章 楼主的旧友

  既然贵客开了口,程吉马上带着这个乞丐一样的红发男人进了卢王府。不过火山并不如何领情,他没有去洗澡换衣服的意思,一直不停跟在吴勉、归不归的身后,念念叨叨的要借用占袓。

  最后归不归被说的烦了,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目光呆滞的火山说道:“大方师,你去洗个澡再换件人穿的衣服,等你个像人了,再回来我们慢慢商量占祖的事情。

  你知道老人家我从来不和花儿乞丐商量事情的--傻小子,你把铜镜端过来请大方师看看自己的模样……”

  看到了镜子里面好像乞丐一样的自己,火山沉默了片刻。随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等我……”说完这两个字之后,跟随着管家去沐浴更衣。

  火山离开之后,归不归让人带着武大牛去吃酒席,随后冲着吴勉的方向笑了一下,说道:“广仁和火山断绝关系也有几年,现在弟子出现了,也不知道那个做师尊的现在怎么样了。”

  “你为以火山是为了什么来的?”吴勉走到了卢王府的正堂当中,倚靠在坐垫上半躺着。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继续说道:“火山都能知道占袓再次出世,那位大方师会不知道吗?”

  听了吴勉的话,归不归只是笑了一声,并没有回答。就在这个时候,百无求接过了话题,说道:“老子也想不白明,这个红头发的是怎么知道王八盖子再次出世了?看着徐福神神秘秘的样子,还以为就咱们几个知道。结果有意思了,和尚知道,方士知道现在还有半妖也知道了。老子打听一下,还有不知道的吗?”

  “大侄子你着什么急?”这个时候,小任叁抓起来一把胡瓜子,一边嗑一边凑过来说道:“等着那个红头发的洗好澡就什么都明白了,我们人参也不信是老天爷告诉他乌龟壳在我们这里……”

  半晌之后,洗漱好换了新衣的程咬金跟随着程吉到了正堂。此时的火山终于有了一些当初大方师的样子,只是一开口还是那只乌龟壳:“现在可以把占袓借我了吧?”

  “刚才老人家我说的是你去洗个澡换的衣服,再回来我们慢慢商量占袓的事情。说的是商量,没说一定要把占袓借给你吧?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方士一门已经没有了,就算火山你还是大方师。老人家我也不需要理会你的法旨……”

  “你敢骗我! ”希望破灭的火山顿时大怒,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这个瞎眼老头的对手,对着归不归便冲了过来。只是他还没有到老家伙的身前,脖子后面的衣领便被人抓住。

  随后抓住了衣领那人用力向后一甩,火山的身体离地,重重的被摔到到了院子里。

  爬起来的火山才看到将他丢出来的竟然是二愣子百无求,这只妖物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强大的力量?现在看起来别说自己了,就连广仁大方师也未必是这妖物的对手。

  不过现在火山已经豁出去了,他也不顾不上自己是不是百无求的对手。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再次向着归不归的身前冲了过来。只是这次他还没有来得及冲到正堂,那个黑铁塔一样的大个子已经挡住了他的去路。

  二愣子自己没有想到这火山会怎么容易对付,当初自己见到这个红头发的男人,没有后台的话除了逃跑没有第二条路。看到现在可以报仇了,百无求见到了怂人便搂不住火,举起来巴掌对着冲过来的火山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火山的身子被打得离地,再次摔倒在地。红发男人晃了一下之后,重新爬了起来,掌心一翻吐出来那柄冒着熊熊大火的长剑。就见火山准备再次冲到正堂的时候,百无求身边出现了这辈子自己最看不顺眼的那个男人。

  男人冲着火山翻了翻白眼,说道:“下次看到广仁的时候,我会和他说你是自杀的……”

  听到了自己师尊的名讳之后,火山停下了脚步,手里的长剑也跟着瞬间消失。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吴勉的方向跪了下去,说道:“刚才是火山鲁莽了,我向诸位赔罪。请看在当年火山曾经与诸位有过协力对敌的情分上,将占袓借给我一时半刻。如果不放心的话,火山使用占袓的时候,诸位都可以在一旁观看。”

  “老人家都说了好商量,是你自己着急没有把话听完。”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了那件乌龟壳。随后笑吟吟的对着火山继续说道:“只要火山你说出来是怎么知道这占袓在老人家我手里的,占袓便可以借你一时半刻。只要不出这卢王府随你去用。”

  看到了占袓之后,火山的眼神便没有离开这件乌龟壳。舔了舔嘴唇之后,红发男人开口说道:“差不多两个时辰之前,一个自称是问天楼主旧友的人告诉我的……”

  当初广仁和火山恩断义绝之后,火山便一直都在找寻自己师尊的消息。打算不管用什么办法,也在再入师门。没有想到的是广仁就好像从这世上消失了一般,将自己和火山的所有联系全部隔断。

  失去了广仁的消息之后,火山便一直浑浑噩噩的,将自己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两个时辰之前他正在洛阳城里一处曾经的方士道场附近游荡,想要碰运气找到自己的师尊。当年广仁曾经在这座道场住过几年,只是现在的道场已经变成了官家的仓库。

  就在他准备换个地方继续去找的时候,一个身穿带着斗篷长抱的男人出现在了火山的面前。男人挡在了火山的面前,微笑着说道:“这位便是火山大方师吧?想不到会在洛阳见到大方师的法驾,真是三生有幸……”

  火山的全部心思都在寻找自己师尊,他完全不理会这个男人,一言不发的从男人身边走过。斗篷男人却一点都不动怒,脸上还是挂满了笑容。对着火山的背影说道:”原本以为大方师正在长安城见证占袓再次出世,现在吴勉、广孝等人已经齐聚长安,想不到大方师连这样的宝物都不放在眼里……”

  “你说什么?占袓再次出世…… ”这个时候,火山才听明白了此人说的是什么,愣了一下之后,脑海当中瞬间闪现了 一个想法:利用占袓找到自己的师尊,占袓一定有办法让师尊他老人家回心转意,再次将自己收入门墙的。

  如果是曾经的火山大方师,此时已经开始怀疑此人的身份了。不过现在的红发男人满脑子都是如何的找到广仁,对这人的身份没有一点兴趣,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有询问,只是打听占袓现在到了谁的手上。

  听到了占袓八成在吴勉、归不归等人的手上之后,火山立即使用了五行遁法到了长安,到了长安才想起来忘记了打听吴勉、归不归在什么地方落脚。正满大街寻找的时候,竟然和刚刚拿到了占袓的吴勉、归不归碰面。

  “那两位问天楼主的朋友……”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对着身边的吴勉继续说道:“想不到那两个人死了这么久,还是阴魂不散。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俩那样的人也会有朋友吗?”

  “如果不算你的话,那就只剩下另外一个白头发的人了。”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回到了正堂当中,慢悠悠的继续说道:“你以为他那一头白发是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