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乞丐

第二百六十九章 乞丐

  之前的广孝有一万种办法让武大牛说出来占祖被他藏在什么地方,不过最近他刚刚修缮了和徐福的关系,加上空海和尚在一旁劝说,广孝改了拷问这个乡下人的打算,好言好语的和武大牛商量要花重金将买下他手里的乌龟壳。

  原本武大牛自己心里盘算,差不多五两的金元宝,有二十个也就卖了,那叫一百两金子!不过广孝和尚一张嘴就是黄金一千两,武大牛差一点吓得抽了过去。

  这一来,看到这个大和尚这么好说话,武大牛更加起了奇货可居的心思。乡下人的小聪明作祟,怕生自己卖便宜了手里的乌龟壳,一直都在犹豫,应该多少金子卖了手里的宝贝。

  反正武大牛就在自己的庙里,广孝倒是并不担心,现在大唐境内佛法昌盛,到处都在修建金佛塔。自己调来几万两黄金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要武大牛一开口,占祖在手之后自己知晓了以后的变化,便立于了不败之地。

  不过武家的占祖也是个心思,广孝也打起来那一块占祖的主意。第二天武士镬二次下葬的时候,他亲自去找了武元庆,提出来想要借用那件龟甲珍宝一用。这位武家大公子的反应倒是知道这件珍宝,不过语言之间扭扭捏捏,广孝几句话便探出来那件宝物在武士镬死后已经不知道了去向。

  当下,广孝的心里隐隐的感觉到这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回到了大佛寺,看到乡下人还是定不下来要卖多少金子。这时候的广孝已经起了拷问武大牛的心思,不过先帝李渊驾崩打乱了和尚的机会。当时太监已经到了大佛寺,广孝无奈之下只能将武大牛交给了空海处置。

  空海和尚担心偷盗了武家占祖的人再打另外一块占祖的主意,心生一计剃了武大牛的头发,混在了挂单和尚的大通铺禅房里面。说好等到广孝和尚处理完先帝往生的法会之后,再来和他商定交易占祖的事宜。看在了金子的份上,武大牛认了在这里做几天的假和尚。

  第二天抽空广孝还从宫皇里面出来,和空海一起前往武家查探风声。想不到的是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老熟人,此时的广孝已经发觉不妙。不过他还要主持李渊往生的法会,是在走不开,只叮嘱了空海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从武大牛的嘴巴里撬出来占祖的所在。

  空海实在下不了手,等着广孝回来处置的时候,归尘和吴勉先后假扮程广孝和尚来迷惑他。最后假和尚武大牛也被白发男人掳走,从武大牛的话里,归不归最后做出来这样的总结……

  这时候,一大碗肉汤面也非常及时的端了上面。面汤上面还加了两块肥嘟嘟的肘子肉,武大牛之前眩晕呕吐的症状也都没有了。他来了京城之后不舍得花钱,又在庙里住了几天,就没有见过什么肉星。见到这碗肉汤面之后,什么也顾不得了。抄起来筷子便呼噜呼噜的吃了起来……

  ‘看’着武大牛吃的香,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垂手在一边等着侍候的管家程吉说道:“去,再给这头牛来头蒜……慢点吃,这碗面是让你垫垫肠胃的。一会还有整桌的酒席,你现在吃顶了,一会还怎么喝酒吃席?”

  听了老家伙的话,武大牛犹豫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将那两块肘子肉塞进了嘴里。将肉咽下去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爷,俺来了京城好几天了,就看你是好人。俺也不还价了,老爷们给俺一百万两金子,那个宝贝就归您了……”

  一百万两黄金有多少,武大牛自己也说不上来总知是很多很多。他不会算数,五十以外的加减法就要算上半天。这几天武大牛一直在盘算应该卖所少才不吃亏,最后想到一个自己都说不上来的数字。吃点亏就吃点亏吧,拿到了钱早点回家享福去。

  “一百万两金子倒是不多,这里就有。”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总要让我们验验货吧?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证实宝贝是真的,回来就给你拉车装金子。”

  “成……”武大牛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大爷,一百万两金子怎么也要装两车吧?”

  “哪止两车,怎么也要两车半。”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从怀里摸出来二十两一个的马蹄金,仍给了武大牛,继续说道:“这是定钱,一会吃完酒席,咱们就去验证一下你那件宝贝的真假。”

  “不着急吃席,俺现在就带你们去。”有了两块肘子肉垫底,武大牛也不着急吃席了。他有些兴奋的将马蹄金收好,搓了搓手之后,继续说道:“一会咱们吃席的时候,你们就给金子装车。俺吃饱喝足了就走,那个拉金子的马车也要归俺……”

  当下,武大牛带着吴勉、归不归到了藏匿占祖的所在,从地下重新把这件宝贝挖了出来,擦干净上面的灰尘之后,小心翼翼的放到了那个瞎眼老头的手上。归不归摸了几下便知道无假,当下嘿嘿一笑,拍了拍武大牛的肩膀,说道:“走,回去拉金子去……”

  就在武大牛喜笑颜开准备回去发财的时候,就见一个红头发的人影出现路口。红发男人正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只不过现在的火山看起来很是落魄。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来本色了,红色的头发也是一绺一绺,脸上满是油泥。身上散发出来阵阵的恶臭。

  看到了火山之后,吴勉的脸色有些怪异,他向前一步,对着这位落魄的最后一任的大方师说道:“今天真是好日子,以前难得一见的人都快凑齐了。你是要去找广孝的晦气吗?他人在皇宫,住庙大佛寺……”

  “我——不找广孝……”火山已经看到了归不归手里的龟甲,他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占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占祖借我一用……”

  “什么时候我们这么熟了?”吴勉用他特有的笑容表示了一下心情之后,继续说道:“我怎么不记得我们有这样的交情?”

  火山沉默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占祖借我,我可以帮你们做一件事情。不管什么事情都好,只要占祖借我一用……”

  “红头发的,你听不懂人话吗?老子的小爷叔说了,咱们没有那个交情!早知道现在也有求到我们的时候,你早干什么了?当初你们师徒俩坑老子的时候是不是很过瘾?现在后悔了?”

  听到百无求说到师徒俩的时候,火山的身子颤抖了一下,随后嘴里继续说道:“占祖借我……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占祖借我……”

  ‘看’到了火山的样子之后,归不归摇了摇头,对着跟着自己的程吉说道:“不用理会他,我们回去,你给大牛准备两车半的金子,一会吃饱喝足之后让他在府中睡一觉,明天一早你派护卫护送他回家。“

  管家恭恭敬敬的答应了一声之后,叫过来府中的马车拉着这几位贵客向着卢王府的位置进发。而火山一直跟着车后,嘴里不断的叨叨念念:“占祖借我……”

  不多时,马车停在了卢王府的大门口,程吉服侍着众人下车,看到了那个乞丐一样的红发男人也要跟进来的时候,急忙过去阻拦。虽然他看出来这个乞丐和贵客们有交集,不过这里毕竟是程咬金的卢王府,有乞丐自由出入算这么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吴勉突然对着程吉说道:“别难为大方师,让他进来。煮水让他洗澡,在准备一身衣服换上……”

  火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嘴里还是那一句:“占祖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