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各自算计

第二百六十五章 各自算计

  说完之后,武瞾在卢王府护卫的护送之下,前往了自己所居住的房间。看着小姑娘的背影,吴勉古怪的笑了一声,也不避讳还没有走开的武元庆,自顾自的对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这个年纪能说出来这样话的,除了这个丫头之外,我只认识刘喜一个人。只不过刘喜当年败了,不知道这个丫头会怎么样……”

  程咬金是知道那两位泗水号东家底细的,听到了白发男人这么评价小武瞾。他的心里隐隐有些不服,不要是自己当年将天下拱手让人的话,现在八成也是天下之主了。凭什么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对那个小丫头这么看中?能将唾手可得的天下让人,出了自己之外也没有谁做的出来了吧?

  心里想到这里,程咬金不由自主的抢在归不归说话之前说了一句:“再厉害又怎么样? 一介女流之辈,还能登基坐殿当皇帝不成?爷叔,不是我们当晚辈的乱说,女人就是女人,顶天她也就是当娘娘的命。

  还有就算秦王看得上她,也不可能立这么一个小丫头为后。秦王现在正是壮年,等到一下任皇帝登基的时候,小武瞾恐怕已经到了人老珠黄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皇后的命?”

  “谁都能看透的,就不叫天机了。”这个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凑过来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一个小丫头而已,她日后为帝为后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咱们还是做好己自的眼前事。占袓已经到手,也该回到徐福那里问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了。明明能治好我老人家的眼睛,为什么还要这么的戏耍老人家我?”

  “老不死的你不打算去找那个母的占袓了? ”这个时候,小任叁突然说了一句。刚才他们说话的时候,小家伙插不上嘴。现在终于能插上话了,当下继续说道:“总不能两只占袓都便宜了徐福吧?我们人参还以为老家伙你会用公的占袓钓母的,然后自己留一只,另外一只多的王八壳留给徐福那个老家伙。你怎么转性了?连提都不提。”

  就在归不归要回答的时候。程咬金就见应国公府大门口探出来一个脑袋。程四爷认得脑袋的主人,当下对着外面的人喊道:“不用躲躲藏藏的了!是秦王要你来找老程的吗?”

  这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陪着笑脸的太监。他边走边说道:“可不是嘛,陛下真是一时半刻都离不开卢王殿下。明明刚刚放了您老人家回府休息,这又要请您进宫,一起商量先帝入住皇陵的事情。再说句不该说的,小的我会殿下您道喜了。中书省已经草拟了旨意,陛下登基之后,第一批加官晋爵的人当中,您老人家又是第一位,拟了加一个东海王的双王爵位。自打尧舜以来,什么时候听过这么大的爵位。

  您老人家那就是皇帝一人之下,天下万万民之……”

  没有想到这名太监的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开始程咬金的脸上还一直挂着他那没心没肺的笑容。不过听到后面太监给自己道喜的时候,程咬金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没等这名太监说完,老程抬起来胳膊,一巴掌对着太监打了过去。

  程咬金是武将出身,这一巴掌打在太监脸上之后,打得他原地转了一圈。这太监挨打的一边脸瞬间肿胀了起来,好没等他明白过来,另外一侧的脸上又被狠狠打了一耳光。

  “这样的大事皇帝还没有下旨,你竟然敢胡说八道! ”程咬金一把拽住了太监的衣领,对着鼻子、嘴巴正在窜血的太监说道:“你跟本王一起前往皇宫,你去内廷督检那里领罪。本王会替你求情的,死是死不了的,不过多少要受点活罪。程吉你过来,提前给他一百两黄金的汤药钱 ”

  随后,程咬金冲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继续说道:“你们几位长辈先回到老程府里,这次老程我恐怕要在宫里多待几天。您几位需要什么直接问程吉索要便好……”

  几句话说完之后,程咬金跟着被他打肿脸的太监出了应国公府,一起骑上了快马前往皇宫的方向。

  程老四只带了几个随身的护卫,将大部分人马连同管家程吉一起都留给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

  看着程咬金离开之后,武元庆这才算松了口气。刚才听到他们在胡说八道,这位武家的大公子心里颇为不以为然。武瞾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这几个人还真的把那个丫头当回事了。自己父亲武士镬活着的时候,他便一直欺凌武瞾母女俩。,如果日后这丫头真的有当皇后的前程,那第一个要整治的恐怕就是自己这个大哥了……

  就在武元庆胡思乱想的时候,就见那个老成不像样子的瞎眼老头冲着自己勾了勾手指头,笑眯眯的说道:“武家的大少爷,老人家我有件小事,还想少爷你为我老人家解答一下……”

  瞎眼老头对着自己勾手指头的时候,武元庆已经身不由己的向着老家伙那边走了过去。身边的家丁过来抓他,竟然被带着一起向瞎眼老头那里走过去。吓得家丁们纷纷松手,武元庆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到了归不归的面前。

  之前看着程咬金给足了这个老家伙面子,武元庆知道面前的瞎眼老头不是一般人,当下陪着笑脸对归不归说道:“老人家您有什么要问的,武元庆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也没有什么大事,老人家我就是想问问你们家老爷子武士镬是如何得到的那件宝贝?麻烦武公子把当天的事情详细说一下。除了这件宝贝之外,现场还留没留下来什么其他的东西?”

  “老人家您也承认那是我们武家的家传之宝了? ”武元庆差点哭了出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样,我愿花钱将那件东西赎回来。五干---万两黄金,您看如何?那件东西在你们那里也没有什么用处,您不知道使用的法门。只要把龟壳还给我,便有……”

  “太小气了,你们武家从灾民身上赚的钱也不止那么区区的一万两黄金吧?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武元庆继续说道:“一万两黄金太少了,五万一一你拿出来五万两金子,老人家我便把这个龟壳给你。不过前提是你先说出来是如何得到这件宝贝的?”

  现在的武元庆也是没有办法了,不管什么只要有点希望都要试试。

  当下便把自己父子是如何得到的龟壳对着归不归说了一遍。

  说起来还是去年武士镬带着长子武元庆回到老家祭袓的时候,自从被封了工部尚书以后,武士镬每年都要接着祭袓荣归故里一次。

  这一次武士镬从自己的工部调来了很多民夫,让他们来修缮袓坟。

  就在这些民工干活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伴随着大雨还有雷鸣一般的闪电,就在这个民夫胆战心惊的时候,他们脚下的土地突然开裂,一条背上托着一个巨大乌龟壳的巨龙从缝隙当中窜了出来。

  巨龙飞到了半空当中,天空中突然打出来了无数道闪电,几乎同时打在了那条巨龙的身上。这条龙在天上折腾了半响之后,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身体直冲云霄,在武士镬父子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