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借宝

第二百六十三章 借宝

  "等一下,老子我的脑筋转得慢。你们容老子捋捋啊。”百无求扒拉着手指说道:“是徐福告诉老家伙占祖有法子能治好你的眼睛,现在占祖是到手了,不过反过来却让老家伙你去找徐福。这个意思就是说……”

  “徐福压根就是为了指使我们给他寻找占祖……”没等百无求说话,归不归已经替它说出来了结果。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也是信了他的邪,就知道……”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看到了吴勉带着小丫头武曌已经向着大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他那干儿子程咬金跟在白发男人的身后,老程一边走一边回头向着归不归使眼色,示意他赶紧带着两只妖物跟上来。

  原本归不归不打算去的,不过现在知道了自己被徐福摆了一道之后,老家伙便改了主意,这口气说什么也要找人发出来。正巧看着昨天出殡的武元庆不顺眼,就是他了……

  堂堂的卢王出府,自然是有不少的护卫跟随。李渊、李世民父子二人都曾经过加程咬金的仪仗人数作为褒奖,以前老程嫌动静太大,从来过带足过仪仗的时候,这次他是带齐了自己的三百人仪仗。簇拥着这位卢王殿下,浩浩荡荡的向着应国公的府邸走了过去。

  程咬金的手下都知道自家王爷和武家不对付,当下也给老程露面做足了势气。到了应国公府邸门口的时候,程咬金身前的管家前去砸门。他这管家以前是长安城的混混,以机灵、会骂街出名。当下边砸门边张口骂道:“里面有活人没有?都跟着你们家武士镬一起活埋了吗?出来一个会喘气的,大唐开国一等功臣,卢王千岁领卢州、幽州刺史,骠骑大将军程王爷过府了。里面的人快快出来迎接……”

  这时候,武元庆、武元爽哥俩也从皇宫回来,正在府中继续搜查那件丢失了的宝贝。清点人名的时候发现自己父亲小妾杨氏的女儿武曌不见了,当下便认定了是己自这小妹妹偷走了那件宝贝私逃了。正在对杨氏拷问的时候,听到自己父亲生前的老对头程咬金到了。心里明白这八成是卢王趁着自己父亲刚刚过世,前来报私仇了。满朝文武当中有人敢这么干的?舍卢王千岁其谁……

  自己的轿子就停在府外,现在说家里没人也不可能了。当下,武元庆只能换了一身衣服,小心翼翼的前往大门,恭恭敬敬的将门外的几个人都请到了府内。这个时候他才看到了自己失踪的小妹妹,跟在一个白发男人的身后一起走了进来。

  “贱人!你还有脸回来……”看到了武曌之后,武元庆也顾不上什么卢王了,过来就要去抓小姑娘。还没有等到他的手接触到武曌的衣角,那位卢王千岁程咬金突然一把攥住了他的胳膊。也不知道怎么武元庆的手上凭空多了一把匕首,随后武元庆的眼前一花,先是高高的飞了起来,随后重重的摔落到了地上。

  “你们都看到了啊……这个姓武的小子要刺杀老程!”程咬金的话刚刚说完,他身后的护卫一拥而上将还没有起身的武元庆安在了地上,随后一阵拳打脚踢。打够了之后掏出来特意准备好的牛筋绳将武元庆捆了起来。

  “误会……卢王殿下,我不是对您老人家。你身边的丫头是我的妹妹叫做武曌,她私通了外人偷取家父生前喜爱的财宝。您把她交给我,我要用家法……”武元庆的话还没有说完,捆绑他的卢王侍卫便是几个大嘴巴。打的武元庆金星乱冒,将后面要出口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

  “刺杀本王不算,竟然还要污蔑本王拐卖人口。真是可恶……”此时的程咬金已经收起来脸上嬉皮笑脸的模样,做出来卢王殿下的派头来,一口一个本王的继续说道:“本王这次前来,是因为你父亲武士镬生前借了本王一件龟甲珍宝。想不到应国公命短,还没有来的及还来便咽了气。不过人死了东西还是要还的,武家小子,快把那件龟甲珍宝取出来,本王拿了就走。你这应国公府太晦气,多待一会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龟甲珍宝……”这个时候武元庆明白了这位卢王亲自过府想要做什么了,当下他有些慌张的继续说道:“什么龟甲珍宝,我没有听家父生前说起过。卢王殿下您是不是记错了……”

  “本王什么都能记错,就是放出去的账记不错。”程咬金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看来武公子你这是要赖账啊,想不到大唐开国以来,还有人敢赖我程咬金的账!小的们,去将本王的龟甲珍宝找出来,找到的人本王重重有赏!”

  程咬金一声喊喝之后,他身后的护卫们虎狼一样的涌进了应国府中。见到什么都是一阵打砸,小丫头武曌本来打算提自己的兄长讲清。可是看到武元庆狠毒的看着自己之后,小丫头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英国府的家丁原本还想要阻拦一下,可他们哪是这些跟随程咬金一起征战沙场的护卫对手。打到了几个带头的家丁之后,剩下的家丁吓得都跪在了地上。卢王府的护卫只打家丁,却不动应国公遗孤一根指头(武元庆除外)。

  就在他们将应国公府打砸一片糊涂的时候,大门外面突然响起来一声佛号。随后一个吴勉、归不归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南无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能不能看和尚一个面子,放过了武元庆公子。不管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和尚都愿意为元庆公子作保。”

  说话的时候,广孝、空海两个和尚已经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看到了混在程咬金身边的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之后。两个和尚对几人点头示意,随后广孝对着程咬金继续说道:“我佛慈悲,卢王殿下不看和尚的面子,也要广结善缘。放过元庆公子吧,和尚我来替他作保。”

  “和尚,老程我是信玉帝的。你这样让我给你们家佛祖面子,惹了玉帝不高兴的话,让老程我很为难啊。”看到了这两个和尚之后,程咬金又变成之前嬉皮笑脸的样子。呵呵一笑之后,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吴勉、归不归二人。见到他们俩没有什么意见之后,还是指使护卫放开了武元庆,随后笑呵呵的对着两个和尚说道:“看在老程我和两位大师有过同行的交情上,这次就给两位大师一个面子。”

  “多谢卢王殿下了”广孝微笑着行了半礼,随后回身对着已经被解开绑绳的武元庆说道:“元庆公子,不知道昨天和尚在令尊的墓地前,与公子商量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大师你来晚了,那件宝贝已经不在我的手里了。”说话的时候,武元庆一指站在程咬金身边的小丫头武曌,说道:“宝贝被这个贱人偷走了!现在已然不知所踪。只要两位大师能帮我找到宝物,我便借你们使用一个月……”

  “原来你们两个和尚也对占祖感兴趣。”这个时候,归不归突然嘿嘿一笑,随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了那件龟甲珍宝。在手里把玩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占祖就在这里了,你们两位和尚,不想对老人家我说点什么吗?”

  两个和尚看到了归不归手里的占祖之后,相互看了一眼,随后广孝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庙中还有僧物,告辞……

  这就走了?”‘看’着两个和尚的背影,归不归多多少少有些意外。他想到了广孝会带着空海前来打占祖的主意,不过没有想到两个和尚只是前来露露脸。竟然没有一点要借用占祖的意思,这可不是自己认识上千年的那个广孝了。

  就在两个和尚要走出应国公府大门的时候,一直在冷眼看笑话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和尚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僧务……说大话小心死后下拔舌地狱……”

  “那是别的和尚,我们人参早就看出来了。这个和尚就是仗着自己死不了才敢胡说八道的。”这个时候,小任叁也跟着说了一句。小家伙哈哈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下次这个和尚再遭难的时候,咱们别帮他了。直接推火坑里得了,一了百了。”

  “人参,广孝和尚以后怕是没有再遭难的机会了。”这个时候,已经明白过来的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两个和尚的方向,慢悠悠的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刚刚被气到了,差点忘了占祖也是分雌雄的。从来都是一出现便是一双的,在现公的在老人家我的手上,还有一个母的可没有出世……”

  “老子我就说这俩贼秃怎么说句话就走,原来是知道了公的在老家伙你那里。他们指望不上,这才去继续找母的。是这个意思吧?”听明白了的百无求也凑了过来,二愣子瞪着眼睛对已经回过身来的个两和尚,说道:“不是老子泼你们的冷水,你们闭着眼睛去找,有我们使用占祖去找它老伴快吗?别白费力气了,还不如早点回庙里去陪你们的小尼姑,没事多下几窝小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