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好奇心

第二百六十一章 好奇心

  长安城另外一头的武府当中,武家的孝子贤孙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府邸。还没有等他们休息,武元庆便将自己的兄弟姐妹,连同武士镬的侍妾一同叫到了大厅当中。

  武士镬一死,他便是武家的当家人。应国公的爵位早晚是要自己来继承的,当下他以前摆出了家长的做派,等到所有人的聚齐之后,武元庆命令手下将大门关上。随后冷冰冰的目光在自己亲人的脸上转了一圈,说道:“昨晚我已经给了你们机会了,谁拿走的那件宝贝现在还回来还来得及。如果还是执迷不悟的话,别怪我武元庆不讲情面。”

  武元庆说完之后,对面的武家人都低着头一声不吭。等了半天都没有答复之后,武元庆的火气上来,一脚踹翻了面前的长桌,指着他们骂道:“都给脸不要是吧!好,现在我就一房一房的搜!只要在谁房

  里搜到了那件宝贝,别说我这个当大哥的不想情面,直接打出府外要饭去!来人,按着我给你们的图纸,一房一房的搜!先从一一元爽的房里开始……”

  “武元庆你疯了吧?咱们俩可是一奶同胞,你不去搜外人来搜我?”听到了要搜己自的房间,武家二公子武元爽不干了。他和武元庆是一个妈生的,想不到自己这大哥会用他来开刀。

  这个时候的武元庆已经红了眼,哪里还管什么兄弟。让手下看住了这些人之后,带着武元爽一起到了他的房间,亲自在里面搜查了起来。

  武元庆要找的东西很小,将这个房间翻了个底朝上也还是没有找到什么东西。

  随后,武元庆又将其他的人房间一一查找了一遍。一直忙活到了天快大亮,也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其余的厅房昨晚他已经搜了个遍,难不成那件宝贝张了翅膀飞了不成?

  最可气的就是那个死鬼老头子了,如果早一将点那件宝贝让自己保管的话,现在哪里还会有这样的麻烦?当下武元庆也是豁出去了,开始让自己的心腹手下去搜武家人的身。这一下子,众人不干了,纷纷开始指责武元庆不讲孝道礼法。

  武元庆既然不讲礼法了,索性便不讲到底。当下他掏出来鞭子对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一顿抽打,打的些这人惨叫连连。随着让人去搜了他们的身。不过身上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查遍了,也还是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这个时候武元庆自己也没底了,难不成会是哪个不长眼的下人们偷的吗?

  就在他要继续想办法查找的时候,突然有宫里的太监到府上传旨。当今皇帝昨天驾崩,现在太子李世民已经下令在京的所有官员都去宫中为先皇守灵。武元庆、武元爽兄弟俩在朝都有官职,不过他们本身有孝在身。虽然不用和百官一样前去守灵,不过去皇宫里面磕几个头还是必要的。

  太子的命令武元庆不敢违背,当下便带着自己的弟弟前往宫中行礼。他们兄弟俩走后,府中的妇人、幼儿们便哭做了一团。当下在各方丫鬟的搀扶之下,他们被送回了已经被翻烂了的房间。

  别人无话,单说那个叫做武瞾的少女送自己的母亲杨氏回到了房间之后,让丫鬟在房间收拾,她和母亲推说肚子饿了,去厨下找点吃的过来。出了自己的房间之后,见到没有人跟着自己,在半路上突然变了方向。

  三拐两拐之后走进了自己大哥武元庆的房间,武元庆的老婆被安排在武士镬的房间里看守,此时屋中没有一人。武瞾闪身进了房间之后,直奔屋子里面的梳妆台,打开了铜镜下面琉璃台,在里面摸出来一个用红布包裹着的小小包裹。

  摸到了包裹之后,小姑娘这才算松了口气。她将包裹贴身藏好,随后将琉璃台归位,正打算去厨房找点什么吃的圆谎地时候,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带着刻薄语气的声音:“好主意,谁能想到他拼命要找的宝贝就在自己的房里?这个也是占袓告诉你的吗?”

  小姑娘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到处的寻找声音的来源,原地转了两三圈之后,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就在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突然再次传来刚才的声音:“不是占袓,你还不知道应该如何使用它。要不然的话你早就远走高飞了,是吧?”

  武瞾猛的一回头,就见一个从头白到脚的年轻男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此时的武瞾认定了这是自己的大哥设下的陷阱,惊恐的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她反而开始镇定了起来。说道:“去和武元庆复命吧,那件异宝的确是我偷偷藏在这里的。这都是我武瞾一个人做的,和我娘亲无关……”

  “有关无关又如何? ”说话的时候,吴勉对着小姑娘藏匿包裹的位置勾了勾手指头,随后就见那个小包裹自己从武瞾的怀里飞了出来,稳稳的落在了白发男人的手上。随后红布绸的包裹打开,露出来里面一个小小的乌龟壳。

  “是不是想知道应该如何使用这个法器?就好像你父亲那样……”

  吴勉说话的时候,突然伸出手指在武瞾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一瞬间小姑娘觉得脑袋里面多了许多东西,原本百思不得其解应该如何使用这件宝贝,现在脑海当中已经知道了使用方法,如果不是身边多了这个白发男人的话,她已经使用这件宝贝,去窥探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武瞾才明白这个白发男人不是自己哥哥派来的。不过她还是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怎么帮自己。

  而白发男人也没有对他说出原委的打算,他用招牌一样的刻薄表情看了小姑娘一眼之后,将手里的乌龟壳还给了武瞾,随后继续说道:“这件宝贝借你几天,到时候我自然还会过来拿走。给你个忠告,你只能用一次,别去打听什么情郎、婆家的事情……”

  “怎么会那么做……”小姑娘武瞾的话还没有说完,面前的白发男人已经在她的面前消失。武瞾半天才明白过来自己不是在做梦,当下急忙再次将乌龟壳收藏好。随后悄悄的从武元庆的屋中走了出来,悄悄的向着厨房的位置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白发男人吴勉凭空出现在了程咬金的卢王王府。此时大厅当中还是只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在闲聊天,‘看’到了吴勉回来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就知道你猜对了,占袓就在那个小丫头的手里。好了,趁着没给徐福那个老家伙之前,咱们先起一卦,看看我老人家这眼睛应该如何治好。”

  “占袓还在武瞾的手里,我改主意了。”吴勉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坐在了归不归的对面,端起来仆人们准备好的茶汤暍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我对那个叫武瞾的小姑娘很感兴趣,想要看看她用占袓能做出什么来?”

  “咱们几百年的交情,你让一个小丫头先用占袓?”归不归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叫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的眼睛瞎了几十年了,就算你好奇那个小丫头,也可以先把占祖带回来让我老人家用一下,知道如何复明眼睛,你在把占袓还给她嘛……”

  “你已经瞎了几十年了,还不习惯吗?我怕你突然能看见东西了,接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