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心慌

第二百五十九章 心慌

  大船驶离财神岛之后,归不归还特意让船老大驾船,去还漂在海上的刑船附近看了一眼。百无求让附近的海妖将行船拖到了他们的大船旁,船上的人都看到已经气绝身亡的周广义浑身吃红肿胀,看着好像是太阳暴晒而死的样子。

  听了百无求对周广义死相的描述之后,归不归摆了摆手,说道:“行了,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就得了,把刑船放回去吧。傻小子,再问问你的妖子妖孙们。周广义死的时候有什么异常的情况没有?”

  百无求这次跟着吴勉、归不归再次出海之后,便一直有海妖在大船附近跟随。不过它们都藏的隐蔽,周广义、屠黯等人都没有发现海妖出现在附近的痕迹。这个人之前和妖王陛下有过交集,自然也被海妖们盯防了起来。听到了妖王的话之后,海底发出来一阵一阵尖厉的叫声。

  百无求听懂之后,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它们说这个姓周的是太阳落山之前突然断气的,他死的时候周围并没有什么船只经过。说死就死了……”

  “说死就死了,可惜孙小川还想用他来警示一下,想不到半天就死了。”归不归摇了摇头,随后不再理会漂在海上的死人。续继吩咐船老大想着陆地的方向行进。

  看出来老家伙的心思都在陆地上,百无求也帮了把忙。他命海妖们在船后帮着推船,当下,几百只海妖一起使劲,这艘大船好像在海面上飞起来一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陆地的方向‘飞驰’而去。

  虽然知道这一定是哪位老神仙施展了手段,不过船上的船老大与众水手还是吓的脸色发白。反正也用不上他们了,这些人都聚在下面一层甲板上,心里暗自祷告这艘船能经得起折腾,别到了一半就散了架。

  这艘大船好歹是两位东家的座船,虽然飞驰当中船身不住的晃动,也没有一点散架的迹象。如果是般一船只的话,恐怕行驶不了多远便已经四分五裂了。只是这样行船的经历船上的众人都不曾有过,绕是吃了一辈子船饭的水手们,此时也吐的一塌糊涂。

  平常要十几天的船程,在众海妖的努力下,一天一夜便赶回到了泗水号在登州的码头。见到了码头之后,众海妖这才分批依依不舍的离开。它们离开之前一直都在不住的尖叫,似乎是在和位那妖王告别。

  “知道了……老子说过的话算数,在一次再出海的时候,老子就收了你们。以后谁欺负你们,就报老子的名号。都回去吧……”百无求站在甲板上对着这些海妖告别,那些水手这才纷纷回到自己的岗位上,驾驶船只在码头上入港。

  码头上的管事听到伙计的禀告,说看到了东家的大海船到了的时候。

  还以为是他们看错了,两位东家一般不轻易回到陆地,就算真的回来,之前也会早早的通知他们这里准备的。直到亲眼看见那艘大船越来越近,管事这才慌了神,匆忙之间带齐了码头上泗水号的伙计,一起出来迎接船上的‘东家’。

  原本刘喜也派船用鼓语通知码头这里的人,吴勉、归不归这几位老神仙要从这里回到陆地的事情。

  想不到的是,他们那艘大船行驶速度太快,鼓语还没有传回来,大船已经靠岸了。

  看到了他们这几个人、妖之后,管事这才明白是自己想错了,不过这样的贵客更加不能怠慢。反正几天前也见过面了,管事打算攀攀交情说两句的时候,冷不丁刚刚从跳板上下来的百无求开口说道:“那个谁!去,把我们的马车准备好。

  老爷们今天不在你这里蹭吃喝了,你准备点吃喝送马车上,我们这就要前往长安。”

  不在这里待着更好,省的再有什么纰漏,两位东家知道之后再责怪自己。当下这位管事吩咐将他们当初存在这里的马车准备好,又准备了一些吃喝干粮送到了车上。好想要客气客气的时候,就见那几位老神仙已经上了马车。那个黑铁塔一样的大个子一把将自己准备好的车夫拽了下来,他自己跳了上去,亲自驾车向着长安城的方向进发。

  百无求继位妖王之后,这还是第一次驾车。原本他们几个是打算在码头上休息一晚上之后再走的,不过大船停靠码头开始,归不归便开始心慌。老家伙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了,上次心慌的时候,还是天上的神衹下凡的时候,他心里开始没底那会。

  担心占袓那边会横生枝节出来,归不归这才改了注意,让百无求吩咐管事快快准备马车。就算真出了什么事情,早一点赶到长安总是没错的。如果不是他的眼睛不方便辨别不了东西南北,这个时候早就施展五行遁法前往长安了。

  一路无话,百无求驾驶马车昼夜兼程,没有几天终于回到了长安。

  就在他们赶到了工部尚书武士镬府邸的时候,就见这里正在大办白事。

  打听之下才知道就在他们回到陆地的那一天,武士镬突然犯了急症不治身亡。原本昨天这位尚书大人就要下葬的,其长子武元庆突然得了失心疯,在灵堂之上大吵大闹,对着自己父亲的尸骸大声咒骂,不停在问:“哪去了!老鬼你把那件宝贝给谁了……你不能死……不说清楚老鬼你不能死……起来!”

  此时朝中前来吊唁的重臣不计其数,就连皇帝李渊、太子李世民都派了亲信太监前来。见到了武元庆这么一闹,纷纷指责此人不孝。结果武元庆竟然带着家奴和这些贵客厮打了起来。错过了下葬的即时,这才无奈又让棺材在府中停靠了一天。

  之后,李世民派来官员前来问罪。这个时候的武元庆才知道了害怕,推说自己少年时期得过失心疯。

  一犯病便变了个人,病好之后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忘的一干二净。原本这病证早就好了,因为其父突丧,武元庆悲伤过度将老病根引发,这才在灵堂之上无理的。

  这算是把李世民派来的官员糊弄了过去,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在父亲下葬的当天大闹的?当下官员回去复命,此时宫中李渊也病入膏肓,李世民也在宫中准备后事,无暇顾及武家父子。只是下令今日将武士镬的尸骨安葬,现在武元庆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再来一场‘失心疯’了。

  此时,武家里里外外已经聚满了人。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混在了送殡的队伍当中,没过多久,长子武元庆抱着武士镬的牌位走了出来。不过看这孝子的表情看不出来一点悲伤,倒是有几分愤愤之情,看着样子好像要找人打架一样。好在昨天已经传出来他有失心疯,也没人和武元庆一般见识。

  跟随着武元庆一起走出来的还有武家的孝子玄孙们,男丁走完之后,后面跟着十几个女眷,是武士镬的几个老婆还有女儿。当中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引起来了吴勉的注意,看着小姑娘的装束,应该是武士镬的女儿。不过她和别人不一样,其他的武氏族人就算装也要装的悲伤一点,只有这个小姑娘,微微皱着眉头,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外面看热闹的人群当中喊了出来:“我的哥哥、爸爸诶,你们什么时候来的?老程我要不是过来看热闹,差一点就把你们错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