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改主意

第二百五十八章 改主意

  这条五百斤的大鱼一直吃到了深夜,最后是以小任叁含着鱼肉睡着结束的。原本刘喜、孙小川哥俩打算请这四位四位前往内岛休息的。

  不过吴勉嫌麻烦,他们四个还是暂住在迎宾馆中。明天天亮之后再去内岛住几天,虽然大概有了点占袓的消息,不过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待上几天的话,那两只妖物也不干。

  当下,百无求搀扶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吴勉亲自抱着小任叁到了迎宾馆中最大的一间客房当中。

  刘喜知道他们四个住在一起惯了,也没有再安排房间。随后他和孙小川二人也各自找了房间休息。

  到了客房之后,酒劲醒过来的百无求突然反应了过来,冲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上次老子记得你亲口说的,占袓那个王八壳子只能让一人使用一次。白天听徐福那个老家伙的说法,他可是不止一次用过那个王八壳子。怎么?这样的法器也认人吗?知道他是大方师便能多用几次?”

  “傻小子,你以为徐福养了好几千的弟子,就是留着他们吃干饭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续继说道:“还有,这个也要看占卜的技巧,如果去问今晚吃什么,那就只有一个结果了。但是换个问法的话问后半辈晚饭都吃什么的话,那可就又不一样了。这个徐福那只老狐狸有的是办法。”

  说到这里,归不归冲着依靠在床铺上,正借着月光在看冥人志的吴勉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现在看起来,占袓有很大的几率在那武士镬的手里。下面就看他仗着占袓,能不能算到我们这几个了。”

  听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话,归不归便皱起了眉头,随后说道:“老伙家,不是我们当儿子的泼了冷水,不是说占袓还可以改命吗?老子看这次咱们要悬,就像你说的那样,姓武的只要找人替他去问,会不会有人来抢夺你占袓啊,他不是都算到了吗?只要每次都避开咱们几个,该找不到占袓,还是找不到。”

  “傻小子,这几年你真是越来越会动脑子了。再过几年用不到百疆辅佐,你自己就可以亲政了。”归归不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世上有种说法叫做避无可避,他就是算到了也避不开这个局面。爸爸我给武士镬算好了他只有三条路,一带着占袓死扛几天,到时候占袓还是归我们。二,主动将占袓送过来,或许还能卖我们一个人情。三,他自己有门路可以将占袓送到徐福哪里去,不过这条路基本上是被堵死了,要不然的话广仁早就找到徐福那里哭着喊着要归宗了。算起来如果武士镬真的用占袓算过这个的话,他最好的出路便是将占袓交到我老人家的手里了。老人家我说的是吧?”

  最后半句话是对着还在看书的吴勉说的,白发男人哼了一声之后,将手里的冥人志合上。慢悠悠的说道:“老人家你想占袓快想疯了,没有想到武士镬会用占袓占卜什么吗?现在钱有了,接下来就靠着这点钱过日子?”

  这两句话点醒了归不归,老家伙现在满脑子都是拿到占袓之后,立即占卜自己的眼睛如何才能再见光明。现在被吴勉提醒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顺着白发男人的话题继续说了下去:“现在武士镬钱有了,想的无非就是如何成为天下之主。或者如何可以飞升成仙,不过他没有术法的根基,就算有占袓占卜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成为天下之主来的容易一些。”

  说到这里,归不归又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不过他是跟随李渊一起造反的功臣,算起来应该也上了几岁年纪。现在只是执掌一个工部,不掌权也不带兵想要造反就算有占袓也未必能成。可惜占袓落在这么一个人的手里……”

  “可惜?未必……”看到归不归的心思还是没有收回来,吴勉再次打开了冥人志。白发男人不在说话,捧着谁也看不懂的冥人志,借着月光看了起来。

  这个时候百无求的困劲上来,打了几个哈欠之后,直接拉过来一张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就这么趴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个时候,归不归似乎被吴勉最后四个字点醒,他明白了白发男人的意思。当下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管如何,总和我们没有关系了。姓武的就算能坐天下,也算是国运使然了。

  不过以防万一,也是应该早点回到陆地上了。占袓在手,老人家我才能安心..”

  第二天一早,刘喜、孙小川亲自请了他们二人二妖起床用饭。还是昨晚那条五百斤的大龙趸,厨子用鱼头、鱼骨熬汤。还没等他们几个走进厅堂,一股浓香四溢的香气已经窜到了他们的鼻子。

  一碗热气腾腾的鱼汤下肚,原本宿醉未醒的小任叁马上又来了精神,马上又要了第二碗。孙小川亲自给盛了之后,端到了小任叁的面前。笑嘻嘻的说道:“这鱼汤昨晚足足熬了一晚,真是用足了材料的。

  不过如果没有真么大的龙趸,也出不来这么香浓的味道。

  除了鱼汤之外,桌子上已经放满了各色美食,不过对着鱼汤,没人对这些吃食感兴趣。趁着侍候他们二人二妖吃喝的同时,孙小川笑嘻嘻的又说了几句:“有件事原本不应该在几位用餐时间说的,不过小川我怕一会有什么事情耽搁忘了,说几句也好..

  昨天送上刑船周广义已经咽气了,傍晚有入港的商船路过的时候亲眼看到的,周广义已经亡故。不过按着规矩尸身还要继续暴晒几天,这才没有带回来让几位验刑。”

  “小川你说什么!几位贵客在用早餐,你怎么可以说这么恶心的事情? ”这个时候,刘喜突然开口打断了孙小川的话。随后他继续说道:“他也是咎由自取,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好提的……”

  “周广义的身体‘看’着还不错,想不到这么不禁活。原本老人家我还以为他能撑几天的,才半天就死了……”归不归一直都在把玩着手里的汤碗,碗里的鱼汤虽然香气扑鼻,却没有喝下去的意思。将汤碗让给了身边的百无求之后,转头对着正在低头慢慢品汤的吴勉说道:“看来还是你说对了,没有那么简单。”

  这时候,百无求一口将碗里的鱼汤一口喝干,一边将空汤碗交到孙小川的手里,一边开口说道:“老家伙,你叔叔说什么了,老子怎么不记得了……孙小川,再来一碗。

  你这岛上有胡椒吗?给抓一把提提味道........”

  归不归嘿嘿一笑,没有理会自己的妖王儿子。当下冲着刘喜、孙小川哥俩说道:“原本我们几个还真想在你们这里住上两天的,不过要查到的东西八成已经有了下落。

  我们还是赶紧回到陆地,办我们自己的正事去吧。”

  听到归不归突然说要走,两只妖物都不干了。不过看着吴勉也站在老家伙那一头,两只妖物惹不起这个白发男人,只能有些扫兴的跟着他们俩一起离开财神岛。

  刘喜、孙小川劝了半天,见到吴勉、归不归去意已决之后,只能无奈的将他们送回到了那艘大船上。

  临上船的时候,归不归还询问了两位东家有没有广悌的消息。想着那位曾经饿同门在这里待了百多年,或许已经再次回到了这里。无奈两位东家都不知道她的消息,归不归也只能作罢。上船之后离开了这座财神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