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运气

第二百五十六章 运气

  “看看屠黯方士你说的,什么东家不东家的。您是徐福大方师的我高足,在您这里,我哪敢称什么东家,叫小川,小川就行……”孙小川笑眯眯的对着屠黯说了几句之后,回过头来看向已经不敢出声的周广义。随后笑意不改继续说道:“当初周先生你去向蒋元方士学习术法的时候,我还给了周先生一百件天才地宝,让你去和蒋元方士搞好关系。真是想不到,你们的关系也太好了一点。”

  听到这孙小川东家称呼自己先生,周广义明白这是不将他当初自己人了。原本还心里还有一丝奢望两位东家会看在旧情分上替自己说清,现在看起来奢望就是奢望,不切实际的……

  “看在周先生这几年一直替泗水号做事的份上,我可以答应你一个不太过分的请求。在你死后,泗水号可以替你完成。”孙小川说话的时候,对着身边的人点了点头。这都是他用惯了的人已经又了默契,见到了孙东家的暗示之后,他们过去用绳索将周广义五花大绑了起来。

  此时周广义已经知道不可能再有逃生的机会,当下低沉着对孙小川说道:“谢多东家,我的家人都在梅乡。家里都靠我在泗水号的薪俸过活,我死之后,还请东家派人照顾几年我那一家老小。等到我儿子长大成人,家里老少不至于没有了我,都被活活饿死……”

  “好,这个我答应你。”孙小川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随从说道:“你去一下梅乡,就说周广义在外跑船遇到了大风浪,死在了外洋。

  从现在开始,就当周广义活着,每个月的薪俸都要按时送到他家里。不可以有丝毫延误,你再去柜上,那这几年周广义存在泗水号的钱都取出来,给他家里送去。”

  随从答应了之后,转身开离了迎宾馆,去处理孙小川吩咐的事情了。随后,孙小川再次对着周广义说道:“替你养育家小,是念在周先生这么多年为了泗水号,甘冒风险,数次都差点死在了外洋。不可能说你犯了死罪,泗水号便刻薄你的家小,你明白吗?”

  此时的周广义知道孙小川要对自己下手了,现在说的、做的都是再给泗水号的其他人看。

  不过不管如何想到自己死后,家里老小不至于冻饿而死,心里也算是没有什么牵挂了。当下他哆哆嗦嗦的地上,对着孙小川磕了几个头。

  孙东家没有阻止他的意思,一直等到几个头磕完,周广义被身边的人拽起来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为了警示他人,不可以再犯你这样的错误。我会将你送与刑船,让东号的人都看到犯罪之人的下场。周先生,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听到要将他送到刑船,周广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当下对着孙小川祈求到:“东家……看在我这么多年鞍前马后的功劳上,还是给我一个痛快吧。周广义害人不假,可是从不敢去害我们泗水号的人。最后一艘船是几个女巫自己做主,如果我知道她们杀的是泗水号的人,一定会舍命阻止的。您大发慈悲,给我一个痛快……”

  孙小川笑眯眯的看着周广义,说道:“周先生你是我亲自选定的人,如果你害死这么多的人,还是痛痛快快死去的话。其他的人都会说我袒护手下,更有甚者还会借机发挥说我为了灭口,掩盖不可告人的目地才将你一刀毙命的。再说了,不是泗水号的人,便不是人命了吗?不用再说了……”

  看着周广义还要祈求死的痛快。孙小川摆了摆手,示意身边的随从将这个人带下去。刑船只是一条小小的小舟,船上立着一根柱子,将人绑在柱子上之后送到岛外,犹豫被绳子牵引,刑船只能在财神岛附近活动,并不是形式出去多远。刑船上面的人身子骨弱一点的,当天就会被太阳暴晒而亡,向周广义修炼过术法的人来说,这么也要遭三五天的活罪,最后才会被折磨至死。最后刑船会被斩断绳索,自己漂到海里,往来的商船见到刑船上面的惨象,无不胆战心惊。

  之前吴勉、归不归他们在岛上常驻的时候,也见过两位东家使家法。虽然有些残酷,不过也是周广义自找的,怨不得他人。

  周广义被押走之后,孙小川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回头笑嘻嘻的冲着吴勉、屠黯说道:“几位贵客这次有口福了,早上出海的渔船打上来一条五百多斤的龙趸。原本我们家那位殿下想要放生的,既然几位到了,正好放生到几位的肚子里。五百多斤的龙趸原本也不是我与殿下消受了的,这次托各位的福,小川我也算能尝尝鲜了。”

  “五百斤的龙趸?好家伙比我们人——比我们家大侄子都大的许多吧? ”听到了孙小川的话,小任叁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不过转瞬之后,小家伙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可惜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不在,比起来杯中之物来,那个老头更喜欢吃的。这么稀罕的龙趸他吃不到,可惜了……”

  “下次少爷您把那位大术士请过来,在我们这岛上住个百八十年的,总有机会再吃上的。”

  孙小川哈哈一笑之后,对着身边的人说道:“去,到码头上把那条龙趸运来,让厨子赞么好吃怎么做。等到殿下的快马到了,咱们就开席....”

  这个时候,屠黯微微一笑,对着孙小川说道:“孙东家,屠黯是奉了大方师的法旨来的。

  不敢耽搁的太久,这次恐怕没有口福享用这等美味了。”

  说话的时候,他又从怀里摸出来一张纸,交到了孙小川手里之后,继续说道:“蒋元已经伏法,从此之后大方师与泗水号的交易,便由我来代替蒋元。这是船上需要的东西,还像孙东家三个月之内置办好。到时候也不用在海外交货了,贵岛直接打出鼓语,我听到之后会驾船来取。”

  孙小川仔仔细细的看了一边名单上需要自己准备的东西之后,这才对着屠黯说道:“既然是这样,小川我就不强留了。船上已经放置了一些我与殿下孝敬大方师的小玩意儿,还请屠黯先生带回去。”

  屠黯没有想到这位孙东家竟然如此的八面玲珑,这么一会的功夫,竟然已经装船了不少东西。当下,孙小川亲自去送这位方士屠黯。

  半响之后才回来,继续笑眯眯的对着吴勉、贵不贵说着闲话,就等着刘喜过来开席吃龙趸了。

  趁着刘喜还没有赶到的当口,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孙小川说道:“小川,这次我们也不是为了你一条龙趸来的。知道你泗水号在陆地上的耳目众多,帮着老人家我打听一件事。看看这几年来,陆地上有谁突然运气好的不像话,做什么都好像有如神助一般。找到这个人,或者事情的话,我老人家说不定可以劝动那位天下第一的大术士到你这座小岛上住几年的。”

  “有谁的运气好得不像话?那不就是你们几位吗? ”孙小川陪着笑脸,马屁跟着就拍了上去:“尤其是您老人家,看着就是福相。一看就是福气漫溢的那种。小川我说的可是心里话,当然了,还有几个福气远不如您老人家的,巧了,小川我正好知道一户姓武的人家,从年初开始,这户人家运气好的他们自己恐怕都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