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再临财神岛

第二百五十五章 再临财神岛

  回到了他们前来的大海船,吴勉果然已经在船上了。不过这个时候,归不归才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周广义不在船上,这艘船便没有办法从这里开出去。他们这艘船从来有没来过这片海域,没有海图的情形下就算能从徐福的术法当中驶离出去,也回不到陆地。

  归不归问了一圈船员,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就在他考虑是不是再回去向徐福借一个会驾船的人之时,眼神最后的百无求指着远处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说道:“你们看那里,是不是有人走过来了?是——是那个叫做屠黯的,手里还抓着一个人……”

  看到了人影之后不久,屠黯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到船上。随后他纵身一跃,稳稳的跳到了大船上。将手里抓着的那个人扔到了甲板上之后,陪着笑脸说道:“屠黯奉大方师法旨将此人回送,周广义是泗水号的人,这几百年来我们这些人一起都受泗水号的恩惠。大方师的意思是将此人送到泗水号两位东家那里,如何处置听从两位东家的安排。”

  “什么时候你们方大师这么好说话了?要是当年也那么好说话的话,也不会把我老人家扔出方士宗门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周广义,说道:“起来吧,不管那两位东家如何处置你。起码还有几天好活,正好多年不见你们两位东家了,顺便也去看看他们俩。正愁没有人掌船,既然回来了,那就还是你来掌船的好。”

  这个时候,屠黯凑了过来,陪着笑脸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先生,屠黯奉大方师法旨要将此人送回泗水号。我曾经也驾驶过大船出海的,如果你们几位信得过屠黯,我愿执掌这艘大船前往泗水号。”

  周广义驾船本来归不归就不放心,倒不是担心他存了同归于尽的心思。如果周广义故意拖延时间,拖了十天半个月才到财神岛的话,便耽误了老家伙复明的大事。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归不归心里已经有了如何找到新占祖的打算。

  屠黯驾船很快便从这一边不分昼夜的海域当中行驶了出去,只不过他驾船行驶的并不是他们进来的航路。从另外一侧出离了这片海域之后,众人的眼前瞬间一亮,头顶上还是大大的太阳,远处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小岛。百无求眼尖,认出来那正是他们要去的泗水号东号——财神岛。

  想不到徐福竟然会有这样的神通,从他那片海域一出来,马上就到了泗水号附近,想起来也是这几年大方师为了从泗水号那里取东西方便,才故意的做了这个手段。

  眼看着呢眼前便是财神岛,百无求、小任叁的脸上都露出来欣喜的笑容,每次过来最开心的永远都是这两只妖物。距离上一次见到刘喜、孙小川二人,又过了一百多年。这二人的财富累积应该到了另外一个惊人的数字,也不知道他们俩又将岛上打造成了什么样的奢华岛屿。

  大海船向着财神岛行进的吋候,岛上突然响起来一阵密集的鼓语。吴勉、归不归他们都是能听到鼓语的,岛上见到这艘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大船,有些慌张,正在用鼓语传话,让岛上的两位东家做好准备。

  他们这艘船上也备着有传递消息的巨鼓,当下,百无求亲自敲鼓,告诉岛上的人不要害怕,来的是吴勉、归不归和它这位做了妖王的百无求。听到了他们传递出来的鼓语之后,岛上便镇静了许多,也有人看到这艘大船正是派去给吴勉、归不归他们使用的那艘船。两件事聚到一起,也敢确定来船上面的正是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片刻之后,岛上的人又开始忙乎起来迎接贵客了。

  眼看着屠黯就要驾驶大船入港的时候,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吴勉突然对着他说了一句:“你们徐福大方师没有审问过周广义吗?两个人做的孽。一个还死了,大方师真的一点都不关心?”

  屠黯一边掌舵,一边回答这个白发男人的话:“这事在别处或是天大的事情,不过徐福大方师的眼里,此事却不值一提。既然已经抓住了幕后首恶,那么此时意料,方士门中的叛徒蒋元已经伏诛,周广义是大方师卖给泗水号的面子,毕竟这么多年的补给都是他们给的,还是让两位东家处理的好。”

  “前前后后六艘船,上面被摄走的魂魄哪里去了,这个也不关大方师的事? ”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一年之内几百个生魂,还不算没有回流码头的那些孤魂野鬼。周广义连一个魂魄都消化不了,我可不信哪个叫做蒋元的人,会有这个本事能消化了这么多的生魂。真有那个本事也不用看你的脸色了。”

  听说传说笑言寡语的吴勉说了这么多,涉及到徐福大方师,当下屠黯也不敢说话了。他战战兢兢的将大船行驶进了码头当中,这时候,看到码头当中已经聚满了欢迎的人。为首的一个是二十来岁的白发男人,看他脸上贼嘻嘻的笑容,正是当年行刺刘喜,后来又靠说书养活了淮南王的孙小川。

  还没等船上的人下来,看到了甲板上的几个人之后,孙小川已经开始扯着嗓子喊道:“刚才他们说,是你们几位老神仙到了的时候,小川我还是有些不信,我就想啊……这个时候你们老几位应该到了徐福大方师那里,正在陪着大方师饮酒,这么会一声不响的就到我们这岛上来了?周广义那孩子也不会办事,早点回来说一下啊,你看看,我们家殿下还在内岛,正在拼命往这里赶。”

  ”不用客气了,这次我们几个是来麻烦你们两位东家的。”说话的时候,在百无求的引领之下,归不归走了下了跳板。

  孙小川见状急忙过来扶住归不归,虽然早就知道了老家伙的眼睛瞎了。不过还是要装作惊讶的客气几句:“老人家您的眼睛这是怎么了?上次还是好好的,怎么这次就这样了?”

  “年纪大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归不归嘿嘿一笑的时候,后面吴勉、屠黯和两只妖物也从船上走了下来。

  随后一个是被水手们押下来的周广义,他知道两位东家也不可能饶了自己。回到了岛上便是到了刑场,当下他的脚一软跪在了孙小川的面前。

  看到了周广义被押下来的时候,孙小川心里已经知道这个人犯了什么大罪。如果是寻常祸端的话,吴勉、归不归还能看自己几分面子,不会太为难这个周广义。

  而且后面的大汉没有见过,不是自己派去的伙计,看样子也是一位不得了的修士。

  一瞬间,孙小川已经权衡利弊,不动声色的避开了周广义。随后将他们这些人引领到了几十年前建成新的迎宾馆中。

  到了馆内之后,孙小川终于开口玩笑一样的询问屠黯的来历。当他听到这大汉是徐福大方师门下弟子的时候,刚刚要起来行礼的时候,冷不定听到归不归后面的话:“你先被着急客气,先听听你们泗水号的大红人说说,他自己都做了什么吧?”

  周广义知道两位东家都是一等一的人精,说假话没用了,当下便将自己是如何被蒋元蛊惑,又是如何替他去摄取生魂,供蒋元修炼术法的。他说完之后,屠黯补充道:“此事的两个祸首,蒋元已经伏法,大方师体恤你们两位东家I将此人带回来,请两位东家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