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泗水红人

第二百四十六章 泗水红人

  “第四次了……”听到了妖王儿子对自己的诉说之后,归不归让百无求去查看了死尸身体当中的几个部位。二愣子忍着恶心看完之后,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听到了自己妖王儿子的回复之后,老家伙扭头冲着吴勉的位置笑眯眯的继续说道:“船上没有妖气,也没有拘走魂魄的痕迹。你猜猜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个我猜不到……”吴勉看了一眼有些卖弄的老家伙一眼,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我能猜到一个叫做归不归的瞎眼老头,因为有话不好好说,一会被扔到海里喂王八。”

  就算眼睛还能看见,归不归也不敢去招惹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干笑了一声中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这是有傻子怕死在海里,提前埋了自己的生辰八字和头发、指甲还有精血。被阴司鬼差抓错了魂魄,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想要吧魂魄还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又不能传到大阴司的朵耳里。索性整整一船的人全部灭口,算他们是一个暴亡。大不了多添几个无主孤魂罢了……”

  此时的码头管事已经拿这个老家伙当作神仙用,听到了归不归说破了这件事情之外,马上凑过来说道:“老神仙,既然您能看出来哪里问题。那么有没有解决的法子,死了的人没有办法了,起码要防着以后可不能再死人了。”

  “让他们出海的时候,别整这些没用的。本来没啥的,这么一折腾反而出事了。”顿了一下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听老人家我的,在码头上竖一块牌子。所有出海的人都不得自己留下衣冠冢,别害了自己再害别人。死都死了,还在乎死在那里做什么?”

  不过阴司鬼差灭口这件事不方便明说,管事想了半天之后,也在码头上立了块牌子,直说是这些人在陆地上立下衣冠冢,自己将自己方死的。为了出再海的安全打算,之后任何人都不得再留下衣冠冢。

  这话是老神仙一般的归不归所说,码头上跟着泗水号混饭吃的几乎人人都听说过归不归的名字。老神仙说的话当然没错了,当下,已经立下衣冠冢的几乎回家乡将衣冠冢毁了。剩下的人相互监督,生怕自己身边的人摆下衣冠冢再害了自己。

  原本管事还想陪着他们几个回去饮酒的,不归码头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再出去也不合适。当下请了吴勉、归不归他们二人二妖回去继续饮酒,他在这里处理一下之后,便回去继续相陪。

  回到了酒席桌前,想起来刚才见到的干尸、腐尸。就算是口味最重的百无求也没有了兴趣继续吃喝,两只妖物和老家伙一边干喝酒,一边继续说着刚刚看到的事情。白发男人已经不参与他们间之的话题,只是古怪的冲着归不归老家伙发笑。

  说了几句话之后,小任叁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当下这个小家伙难得的将酒杯放下,对着归不归说道:“不对啊,老不死的你还有事儿瞒着我们。一艘船是埋了衣冠冢的死鬼自己找的,一年之内连续四艘船不能都这样吧?就是这些驶船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阴司鬼差也不知道吗?一错再错还能一年之内错四次吗?”

  被小任叁这么一提醒,归不归也知道哪里出问题了。当下它也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去了:“老家伙你弟弟说的有道理啊,一错再错还能错四次吗?这哪里是拘错了魂魄,分明就是故意杀人嘛。

  “你们俩现在才反应过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不那么说的话,还有敢跑船的人吗?这是刘喜、孙小川哥俩的产业,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码头败落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随后难得的皱起来了眉头。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要是老人家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有人在提炼生魂来修炼邪法。不过我老人家有件事情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在海上做这么麻烦的事情?在陆地上拘生魂来炼制邪法的事情经常听说,我老人家还是第一次见到在大海上怎么做……”

  “这个很难吗?”没等老家伙说完,百无求已经抢先打断了他的话。随后这位妖王继续说道:“炼法老子不懂,不过拘魂瞒不过老子。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老子动手也能轻轻松松的办到,哪像老家伙你说的那样,一点都不麻烦。”

  “那是在陆地上拘魂,陆地上最不缺的就是人,别说傻小子你了,就连刚刚出世的小妖也能办到。”说到这里,归不归笑了一下。从桌子上面摸到了一只大扇贝,凑在鼻子地下闻了闻大海的气息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不过在大海上便有些麻烦了,这里最缺的就是人。出外洋的话一连几个月见不到生人都是正常的,怎么会那么奢侈,在大海上拘生魂来练邪法?有在海上收集生魂的功夫,在陆地上早就大功告成了。”

  “除非那个人不可以回到陆地……”这时候,吴勉代替归不归说了一句,随后他看了一眼码头的方向一眼,继续说道:“老家伙,轮到你来猜猜了。有什么人不可以离开大海……不能回到陆地上?”

  吴勉还没有说话的时候,那个人的名字便出现在了归不归的脑海当中。不过这个结果老家伙自己都不想敢相信,顿了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嘿嘿笑了一声,却不回答吴勉的问题。

  就在场面有些冷清的时候,码头的位置在此爆发出来一阵喧闹的声音。百无求站起来走到了窗边,看着码头的位置,说道:“不是又来了第五艘鬼船了吧?老家伙,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要真是来了第五艘船的话,管事也不会放了咱们几个的。”

  “不是第五艘鬼船,傻小子你自己听听,码头那边又笑又闹的。谁家看见了死人会这么开心?”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咱们安安静静的喝酒,不管是什么一会总会有人来说的。傻小子,来,给爸爸倒杯酒。养儿子干什么用的?不就是喝酒的时候有个人侍候吗?”

  半晌之后,留在码头处理鬼船的那位管事一溜小跑回到了酒肆。他冲着酒桌上面的几个人笑了一下,缓过来这口气之后,这才开口说道:“几位老仙长,你们几位乘坐的大船早到了。原本以为后天才能过来,想不到早到了两天。不过您几位还要在码头上住一晚,我们家两位东家备下了点东西,还请你们几位带给要见的朋友。

  刘喜、上下车都是人精,猜到了他们要去见徐福之后,便备下了一份礼物,请他们过去的时候,一并送给徐福大方师。说来这些礼物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无非就是一些棉布,铁锭、铜锭和焦炭等海上讨换不到的日常用品。虽然不值钱,却需要花费时间来装船。当下吴勉他们只能在这里再耽搁一晚。

  就在管事对着吴勉、归不归他们抱礼物目录的时候,外面又有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看到了这个人之后,管事急忙站了起来。笑吟吟的对着吴勉、归不归介绍道:“我来给几位大修士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驾船而来的船老大周广义。就是他驾船早了两天赶到了这里,他现在可是我们泗水号的大红人,只要有重大的运程一定要周大哥来驾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