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鬼船

第二百四十五章 鬼船

  吴勉、归不归的马车向着码头行进这一路上,李玄霸几乎没有怎么说过话。原本已经有个不言不语的白发男入,现在又多了一个人,让百无求和小任叁这两个疯闹惯了的妖物有些难过。

  这次泗水号的人并没有带着他们去往之前出海的码头,而是取道山东。当年南海郡的码头被元昌毀掉之后,泗水号的两位东家便在其他几个沿海城镇建造了码头。防着当年类似的事情在此发生,也能有其他几个登陆地址可以换替。

  登州城外的码头规模虽然比不上南海郡的宏大,不过这里还是延续了泗水号的风格,一座类似小城镇的码头,里面酒肆、客栈各种买卖商铺一应倶全。经常有海外往来贸易的客商直接在码头上便把自己需要的货品置办齐全,不需要再往内陆跑了。

  吴勉、归不归要从这里出海的消息,早就快马传到了码头管事的耳朵里。在他们这架马车到达了码头当天,管事带着码头上下几十名泗水号的人外出二十里迎接。将他们接到了码头上之后,在里面最大的一座酒楼当中为这几个人、妖摆酒洗尘。

  李玄霸还是不言不语的老样子,连酒宴都没有参加。老家伙推说这位赵王殿下路上有些劳乏,让码头的管事在这里找一家客栈让李玄霸休息。

  李玄霸然虽不赏脸,不过百无求和小任叁它们却没有那么多的讲究。这一路上虽然泗水号招待的也不错,不过终究比不上码头这里准备的充分。为了迎接他们这几位贵客,今天天不亮的时候管事便派了十几艘渔船分别出海,去捕捉海货。

  现在桌子上满满当当的摆放着一早捕获上来的各种海鲜,上次离开福州城之后,这两只妖物便少见海鲜。登州城当时的规矩甚是豪迈,一张十二人的大桌子上面各种海鲜落在一起,看着好像一座小山一样。

  百无求虽然是妖王也不讲究什么规矩,坐下去之后便和小任叁一起胡吃海暍起来。原本码头的管事想要在开席前敬酒的,现在看到四个人当中有俩已经开吃,另外一白头发的小白脸不搭理自己,另外一个老瞎子虽然还能说上两句,不过这个老家伙的眼睛看不到,自己也不去找这个麻烦了。索性装傻就这么胡吃海喝。

  喝了几杯之后,管事陪着笑脸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两位东家那里已经传话过来。您几位都是泗水号的贵客,不可以慢待。码头上面那几艘小船实在拿不出手,两位东家调配了一艘大船过来,算着后天会赶到码头这里。您老人家再稍等两天,最多也就是两三天的事情。”

  “我们几个出海,还惊动你们两位东家了。”归不归笑呵呵的喝下了管事敬过来一杯酒之后,继续说道:“其实我老人家也没有那么讲究的,随随便便找条打鱼的小舢板,能出海就可以,不用那么麻烦的。”

  “那怎么可以?两位东家知道如此慢带的话,一定会重重责罚我的。”管事陪着笑脸,刚刚打算再敬这个老家伙一杯酒的时候,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伙计。这个伙计满脸的大汗,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嘴角微微有些抖动。看他的意思是有什么话要对管事的来说,不过看到了管事正在招待客人,当下犹豫了起来,不知道应不应该过去说。

  这伙计冲进来的动静不小,惊动了正在大吃大喝的两只妖物。百无求将手里的螃蟹腿丟掉,瞪着眼睛说道:“你们还有什么背人话吗?说!你们这里是不是黑店?打算迷晕了我们爷几个,来劫财劫色吗?”

  说到劫色的时候,小任叁一口酒刚刚喝了下去,被百无求逗得将这口酒都喷在了二愣子的脸上,哈哈大笑的说道:“对,劫我们的财,劫你大侄子的色……哈哈哈……”

  看到小任叁有些放肆的大笑,码头管事的脸又些绷不住了。他瞪着那名伙计一眼之后,说道:“这几位都是我们两位东家的贵客,泗水号里面就没有背着他们几位的话。说!出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慌里慌张……”

  小伙计这次稳了稳心神,说道:“张管事,又闹鬼船了,码头上刚刚又漂进来一艘鬼船,年开始已经是第四艘了。现在码头那里已经乱套了,大家都人心惶惶的,您快去看看吧。”

  听到了伙计的话,管事也有些发愣。

  缓了一下之后,这才开口说道:“你去护商队那里找张头,让他带人把鬼船围起来,不许闲杂人等上去。我先在这里陪客,一会就过去……”

  这时候,听到闹鬼船之后的百无求来了兴趣。他直接打断了管事的话:“都这样了,老子们还哪有什么心情去吃暍?任老三你把奸放下来!老家伙咱们过去悄悄热闹吧。咱们鬼都不怕,还怕一艘船吗?”

  “傻小子你倒是会凑热闹。”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 转 头对着吴勉的位置说道:“这一路上坐马车做的屁股都磨出了茧子,出去看看热闹,吹吹海风也好。”

  “老家伙,你和你儿子到底谁想看热闹?”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吴勉对出去走走也又些兴趣。当下他们四个都从酒桌上站了起来,也不等管事的客气,自己从酒楼里面走了出去,自己想着码头的方向走了过去。管事见状只能在后面跟着,有这几位大修士亲自去查看,他嘴里虽然不停的道歉,心里却是欢喜。

  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妖赶到码头的时候,已经有几百个人围在一艘大海船的附近。这些人指着海船上面议论纷纷,都在各自诉说着他们自己想象的神话故事:“这次你们得信我,是海阎王上来收人的。今年第四次了吧?少说也死了一百多人了吧?你们说,不是海阎王收人,还能是什么?”

  “张老三你别妖言惑众,什么海阎王收人?谁听说阎王还分陆地、海上?他们那是遇到海匪了……”

  “你说的也不对,遇到海匪只杀人不劫财?那是什么海匪?张老三你也别乐,也不是什么海阎王收人,他们是遇到了海妖,被妖魂摄了魂魄。”

  这些人正在胡乱猜想的时候,管事的随从先跑了过来,将这些人推开,让出来一条通路,请吴勉、归不归他们上船查看。

  从码头上看这艘大海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进上了船之后,马上便看到了几具尸体倒在了甲板上。因为太阳暴晒的缘故,这几具尸体已经风化变成了干尸。

  这几句尸体虽然已经辨别不出来死因,不过手里都握有武器,有拿鬼头刀的,也有紧紧握着钢叉的。看样子他们死前正在和什么东西争斗,随后管事又将吴勉、归不归等人带到了船仓,船仓当中也倒着几句尸体,不过因为这里避免了阳光的直接照射,加上船仓里面还有一缸饮水的缘故,这里的死尸没有变成干尸。身体虽然已经开始腐烂,不过看着腐烂的程度来看,这些死尸死亡没有几天。

  这时候,有已经查看了货仓的几个伙计过来向管事稟报。货仓那里已经检查看完了,整整一船的货物没有动过的迹象,除了这个时候,死在船仓里面的人身上还有黄金首饰也没有动过。

  管事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今年第四次了,都是这样,船上的人莫名其妙就死了,货物没动,钱财没动,就是人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