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远离

第二百四十四章 远离

  一瞬间,李玄霸身边的景象已经变成了一艘巨大的海船,他也变成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跟着一群和他差不多大小的孩子们在一个白须白发的老人学习术法。周围的人都管他叫做邱方,而教授他们学习术法的老人,所有的人都管他叫做大方师.........

  还没等李玄霸明白过来,眼前的场景又发生了变化。他和一个小矮子一起乘船回到了陆地。两个白头发的男人在码头迎接他们俩,这个小矮子管他们俩也叫做大方师。

  其中一个叫做广仁,另外一个叫做火山。不过李玄霸明显对那个叫做火山的大方师恭敬的多,他听到自己称呼火山为师尊。

  眼前的场景变化的很快,还没有和火山说几句话。他瞬间又回到了海上,李玄霸的手里握着一柄血淋淋的匕首,之前和自己一处回到陆地的小矮子倒在地上,已经停止了呼吸。李玄霸不知道出了么什事情,正要叫喊的时候面前的场景又发生了变化……

  李玄霸还想身在梦境一般,自己变成了那个叫做邱方的方士,身边的场景在快速转换着,在诉说一个叫做邱方的方士漫长的一生。最后他躺在一个柴草垛中,那个白头白须的大方师正在对着自己说道 :“我收你两世为徒……

  话音落时,眼前的景物再次变化。李玄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面前还是那个瞎了眼的老家伙归不归。缓了半天之后,李玄霸多多少少明白了。他呆呆的看着归不归,说道:“两世为徒?我就是那个邱方,这一世也要拜在徐福大方师的门下,是吗?”

  “说实话,怎么让你相信这个,老人家我有些难犯。”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空口白话说了谁都不会相信,没有办法之下,老人家我让你看了几段前世的记忆。

  赵王殿下你说的没错,你的前世便是那位邱方方士。当初方士一门消亡也和你或多或少有些关系,后来徐福大方师决得对不起邱方,便在你前世临死之前再此收你为徒。还许下了收你两世为徒……”

  直到现在,李玄霸还是些有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他隐隐感觉到这当中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具体哪里不对的又说不清楚。

  ‘看’着这位赵王殿下有些迷惘的样子,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你还是有些地方想不明白,这样,再给你几天的时间慢慢去想。等你想通了之后,我老人家便带着你出海去找邱方、李玄霸的两世师尊。”

  “不用想了,要去哪里你带着我去就好了,出海去找徐福是吗?我现在就可以跟着你们走。”让归不归想不到的是,李玄霸虽然还是没有完全想明白。不过要跟他们离开的口气却是异常坚定,似乎不管去哪里,只要能离开长安哪里都好。

  “那也不用现在就走,”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样,明天你有什么人要见的,有什么话要说的去见去说。老人家我也要准备一下,明天傍晚的时候,我老人家来接赵王殿下离开长安,去见那位还在海上钓鱼的徐福大方师。”

  李玄霸原本想说谁也不要见了,不过话到了嘴边还是将这句话咽了下去。他和李渊父子一场,不管李世民如何,怎么也要去和李渊告別。

  ‘看’着李玄霸不在说话,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转身向着门外走去,边走边继续说道:“赵王殿下那么我们便明天见了。老人家我再多句话,能两世拜在徐福大方师的门下,不知道你在邱方之前的那一世积下了什么天大的功德……”

  归不归直接施展了术法穿墙而过,守护在门外的护卫们好像看不到这个老家伙一样。走了半响之后,老家伙突然嘿嘿一笑,随后对着空气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刚才你的幻术有些过了。好几处都有纰漏,要不是李玄霸这孩子铁定了心要离开长安,这么半天你就算是白忙活了。”

  “下次你来施展幻术,我来说三道四。”空气里面传来了吴勉的声音,老家伙听到了白发男人的话之后。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也没说什么,年深日久能做到这样已经是不容易了,还有半天的时间,找广孝和空海去聊聊天吧。这次广孝和尚倒是识时务,最后的时候他撤了……你还在吗?百无求他小爷叔,你就让个瞎子自己在皇宫里面转圈吗?老人家我看不见门……

  你给指指道一一啊,撞头了,这是哪?

  我老人家怎么出去……”

  第二天一早,归不归带着自己的妖王儿子去往广孝、空海两位和尚挂单的大佛寺。不过打听了之后才知道就在玄武门之变的那一天,广孝大师已经离开了长安,去往吐蕃传播佛法去了。

  空海和尚倒是在庙里,不过这位倭国和尚在佛袓像前发誓,要抄写经书百遍为天下子民祈福。现在正是祈福的关键时刻恕不待客,两个熟悉的和尚一个都没有出现。

  没有见到两个和尚,归不归便索性找到了泗水号在长安成的商铺。

  找了可以替两位东家做主的大管事,让他派人去码头联络准备大船,过几天他们便要乘坐大船出海。

  虽然近些年来泗水号做事低调了许多,不过也还是知道吴勉、归不归和自己家两位东家的关系。当下准备了一架华丽的马车,又准备七八个护卫,护送他们前往码头。

  ‘看’到了泗水号准备的马车,归不归和百无求隐隐有一种时光倒退,回到几百年前靠着泗水号在陆地的买卖,蹭吃蹭喝的感觉了。几百年不见刘喜、孙小川了,也不知道他们兄弟俩如何了。

  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当天傍晚归不归带着百无求再次到了李玄霸的房间。原本以为这位赵王殿下这个时候会有些犹豫的,不过李玄霸要离开的信心却更加强烈。如果不是担心出去之后找不到这个老家伙,他白天的时候便已经自己离开了。

  ‘看’着李玄霸失望透顶的样子,归不归也没有开口去问。随便说了几句之后,便带着李玄霸从皇宫里面走了出来。经过老家伙的施法,皇宫当中的太监、宫女都看不到这位赵王殿下走了出去。

  他们从皇宫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泗水号准备的马车停在外面了。吴勉、小任叁已经坐在车里,归不归他们上车之后,泗水号的车夫赶着马车向着长安城大门的方向行驶了出去。

  原本现在已经到了关城门的时候,不过长年累月泗水号钱花到了位。他们这架马车不到,城门不会关闭。

  一路上李玄霸始终闷闷不乐,他和马车里面的这些人也认识多年。

  看着他的样子,小任巻和难得不用驾车的百无求想方设法的逗他说话,无奈李玄霸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直到出城也没有看到他要说话的意思。

  就在马车出城的同时,城门楼上出现了太子李世民和卢王程咬金二人。李世民看着慢慢远去的马车,轻轻的叹了口气,对着程咬金说道:“原本我还有个好弟弟的,现在成了太子却连这个弟弟都不认我了。四哥,你说说看,如果现在得势的是李建成,玄霸会替我报仇吗?”

  程咬金哈哈一笑,说道:“我的殿下,如果得势的是李建成,你以为你那好弟弟还有命活着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