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百无求的主意

第二百三十九章 百无求的主意

  之后的妖王经历让百无求更加适应不了,先是老妖王之前生下的二十个女儿送到了王宫,让这位新妖王在其中挑选一位王妃,剩下的都算是偏妃。这倒不是说老疆卞只会生儿子,加上它已经出嫁的女儿也有几百个。

  百无求不向小任叁,它不好女色。虽然当初第一次和归不归见面的时候,便是在淮南的娼馆当中,不过此时的百无求完全忘掉了那段经历。不管是女人还是女妖都提不起来兴趣。

  毕竟是先妖王留下来的遗旨,它不认账也不行。当下只能将老疆卞的女儿们统统安排在了内宫当中好吃好喝好招待,这位新妖王就是不露面。不过这些女妖毕竟不是人世间的公主,没有那么多的礼教束缚。见到新妖王始终不露面,几个胆子大的索性到了百无求的寝宫去敲门。

  这些女妖也不知道跟谁学得调情的话,它们为了王妃的封号今晚也是豁出去了:“陛下,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你开开门,臣妾有好东西给你看……”

  “陛下,先妖王前生经常夸奖你。你让臣妾进去,臣妾说给你听听……”

  “百无求,忘了你小时候进宫来,咱们还一起躲猫猫了吗?当年还没有玩完你就被百疆带走了,今夜我们继续……我在身上藏了件好玩的,你来找找……”

  听到外面有女妖说的越来越露骨,饶是百无求的‘亲生父亲’也待不住了。吴勉一早便使用术法离开,老家伙拉着要看闹热的小任叁从使用遁地之法离开。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交代自己的便宜儿子:“傻小子,爸爸我知道你身子骨好,不过再好的身子骨也经不起折腾。咱们细水长流……”

  就算寝宫里面没有了别人,百无求也还是不开门,惹得急了索性站在宫门前对着门外的几个女妖喊道:“别整这些没用的,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不是老子说你们,你们都在哪学的臭毛病?什么无心睡眠?睡不着就带着斧子上山砍柴去!保管你回来睡的跟死猪一样!

  还有那个要学你爸爸说话的,怎么老妖王给你托梦了?它怎么不教你点好。一会老子把你爸爸的魂儿拘上来,有什么话让它自己跟老子说。

  不最要脸的就是那个藏猫猫的了,你以为老子想不起来小时候的事就敢胡说八道了吗?呸!百疆还真跟我说过这件事,老子小时候进宫来。在墙角撒尿被老妖王的闺女看到了,说老子随地撒尿要割了老子的鸡鸡,吓得老子好几天睡不着觉。是不是你!别走啊,这事不算完……”

  如果是一般人家的小姐,这个时候羞也羞死了。就算娼馆里面的娼妓业没练待在这里,不过宫门外面的女妖都是老疆卞娇生惯养出来的宝贝女儿。老妖王对自己的儿子说杀就杀,对这些女儿们却是格外的宠爱。就算是惹到它,也是哈哈一笑就算了,什么时候有妖物敢和它们真么说话?当下这几位前朝的公主也是隔着一道宫门和百无求对骂起来。

  守在外面的护卫们也不敢阻拦,谁知道它们当中哪个就是以后的王妃。再说这都是妖王的家事,外人说多说少都是事。当下轮值的护卫们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个一个都躲到了一边。

  这个时候,蹲在宫殿房顶上的孙无病看着下面的景象,搂着自己的大棒子子自言自语的说道:“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还有守着庄稼不耕田的,这上哪说理去……”

  别看百无求自己对外面三四个女妖,骂起街来竟然没有吃亏。骂得外面老疆卞的女儿们要砸门进去和新妖王拼命,最后还是护卫们看着弄不好要出事,去请了百疆过来。

  百疆这些年来一直守在老妖王身边,替它处置过不少儿子。就算是这些公主们也知道百疆的恶名,再说它们早晚都是百无求的老婆,对这位大伯哥还是要给些面子的。远远看到了百疆过来,没等大妖说话,它们几个已经各自散了……

  听护卫们说了始末缘由之后,百疆也开始规劝自己这弟弟,早晚都是你锅里的菜,要不意思意思吃两口就算了。

  想不到百无求吃了秤砣,死活就是不让那些女妖进来。最后百疆也只能作罢,看着自己弟弟这黑铁塔一样的身体,当年在妖山的时候也不是和省油的灯,不管是女妖还是女人都不忌口的。怎么跟着吴勉、归不归他们混了几百年,现在就变成了吃素的和尚?不是这些年和谁动手的时候,伤了什么不该伤的地方了吧……

  百无求自己不干,百疆就是是它亲哥哥也没有办法。当下这位大妖只能想办法去弄点偏方,让自己这弟弟便会到以前的样子。

  老疆卞这些女儿们的事情过去之后没有几天,按着老妖王遗旨所写,百疆找到了冲霄军驻扎之地。大妖将冲霄军的统领带回了王城,有它作证更加做实了疆盟当晚连同陆无忌谋逆先妖王的证据。因为疆盟的牵连,王城内外的妖军都要开始调防,在百疆的安排下,将冲霄军带回到了王城,由它们来拱卫王城。

  在百疆召回冲霄军的同时,归不归也开始忙乎起来寻找老妖王留下来给百无求的书信。不过遗旨当中所说的极为含糊,足足找了一个多月也没有找到有关这些新任妖王身世的任何蛛丝马迹。老家伙甚至开始怀疑到底有没有那个所谓的书信。

  期间,百疆已经开始安排自己的亲信下妖山去查探有关陆无忌的线索。这只妖物不除的话,恐怕日后还是一件麻烦事。当初老疆卞和大方师徐福定下的盟约,从它死后已经作废,只不过百疆还在尽力约束众妖物不得私自下山,一切的规矩还是按着老妖王时期,并没有大的变化。

  这段时间里,最清闲的反而是妖王百无求了。看着百疆和归不归整天忙忙碌碌的样子,二愣子反而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它和小任叁在王宫里面已经转的烦了,当下它们两只妖物便要到大街上去玩耍。不过看守宫门的妖兵妖将死活都不敢让这位新妖王出去,百无求火起骂了几句,吓得看守宫门的妖将竟然拔出佩刀抹脖子谢罪。

  后来又是惊动了百疆,大妖出来将百无求带回了宫中。好言相劝它不可以私自出宫,老妖王之前除了征战和前往人世间处理事物之外,几乎没有私自出宫的时候。君王私自出宫会让外面的妖族百姓乱猜疑,一旦因起来骚乱也是一件麻烦事。

  这一下子,百无求彻底不干了。对着自己的亲大哥瞪起了眼睛:“老子这还是妖王吗?妖王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现在这样和牢里面的死贼囚有什么区别?早知道这样的话,老子当初也不和疆盟挣了。这个破妖王老子不要了,给它!”

  现在对自己这弟弟,百疆倒是不敢在摆当大哥的架子了。当下只能好言相劝:“你说什么气话呢?你现在是天下群妖之主,原本就应该是这样守在王宫当中统领群妖的。现在又不是征战的年月,你自己出去让妖族百姓看到了,谁知道是不是宫中有发成了内乱,你待不住逃了出去?”

  “别跟老子说那个,早知道妖王这么没有意思,老子……”不过现在的百无求什么话都听不下去了,它说了一半的时候,眼珠子突然少有的转动了一下。随后凑在自己哥哥的耳边,小声说道:“百疆,要不这个便宜给你,这个妖王是老疆卞禅让来的。老子再禅让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