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疆卞的留影

第二百二十九章 疆卞的留影

  “吴勉先生真会玩笑。”疆盟微微一笑,完全因为吴勉这句话着恼。随后它的目光围着吴勉、归不归他们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小任叁的身上。
  
  “刚才听外面的妖物们说,几位进来之后,宫殿里面便传来了小孩子的哭声。看样子似乎不是任叁你在哭。”看着小任叁白白嫩嫩的小脸,没有一点刚刚痛哭过的痕迹。当下疆盟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既然不是任叁再哭,那么又会是谁呢?”
  
  “凭什么我们人参就不能哭两声?我们人参也是妖,对自己的王哭两声犯了谁家的王法?”小任叁气鼓鼓的站了出来,站在百无求身边,对着疆盟奶声奶气的继续说道:“当年妖王老头儿看在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的份上,对我们人参也照顾的很。它死了,我们人参代替席应真老头儿过来哭两声不行吗?”
  
  听到小任叁提到了那位谁也惹不起的大术士,疆盟脸上微微有些动容。他们俩的事情,它听自己的父亲说起过。这几个人、妖自己已经搞不定了,如果再把那位大术士也牵扯进来的话。就算背后还有陆无忌和半个妖山的势力,也不是那位大术士的对手。
  
  这个时候,小任叁突然扑到了棺椁旁边,抱着棺材帮哭道:“妖王老头儿……你活着的时候怎么也要给我们人参点面子,现在你死了……你们家那个小畜生就敢欺负我们人参……晚上你给你们家小畜生托个梦,往死里打……”
  
  看到这个人参娃娃说哭黄豆粒大小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疆盟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给它报信的妖物一眼,眼神当中询问刚才听到的是不是这个声音。任叁和曹石头都是年纪相仿的人参娃娃,发出来都是一样的童声。那只妖物脸上见了汗,它也不敢肯定这是不是刚才的哭声。不过看到疆盟正在盯着自己索要答案,当下它只能胡乱的一点头,示意这就是自己刚刚听到的哭声。
  
  看到了妖物的示意之后,疆盟也又些骑虎难下。当下它干笑了一声,身体有意无意的向后退了一步,随后说道:“我也是特意经过这里,打算再看先妖王一眼。明日它老人家就要下葬了,愿我这老父亲早日投胎,等我死后再去给它做儿子,以续今世未了的父子缘分……”
  
  疆盟说话的时候,走到了棺椁前,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目光所及疆卞的遗体之后,这位妖山摄政的脸上似有似无的露出一丝难以让人察觉到的笑意。随后它跪在了棺椁之前,回头对着吴勉、百无求的方向说道:“今晚疆盟要留在这里给先妖王守灵,陛下和各位先生如果吊唁完毕的话就请回去。请恕疆盟重孝在身,不方便亲自送陛下与几位出宫。”
  
  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也想早点离开,找个没人的地方去查看石球里面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当下,它们几个人假模假样的客气了几句,在百疆的引领之下,从宫殿里面走了出来。
  
  看着他们这几个人、妖从宫殿里面走出去之后,疆盟的脸上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它死死的盯着面前这口棺椁,额头上冒出来细密的汗珠。随后疆盟将宫殿里面大大小小的妖物都赶到了殿外,它自己一只妖物跪在棺椁前,眼睛死死的盯着这口棺材。
  
  就在它盯着棺椁发愣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来了一个慢悠悠的声音:“摄政殿下,这么晚了你还有闲心在这里给先妖王守灵,真是孝心可悯……”
  
  疆盟不用回头也知道说话的正是那个白头发的年轻人——陆无忌,当下这位摄政冷冷的一笑,指着面前这口棺椁说道:“你我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无忌先生,麻烦你看看棺椁里面的先妖王有什么不一样吧。”
  
  听到疆盟的话里带出来了怯意,陆无忌微微皱了皱眉头。走到了棺椁之前,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随后它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古怪了起来:“疆卞的身体被动过了,尸骨向左偏了几分——曹石头它一直藏在棺椁里……”
  
  说到最后的时候,陆无忌已经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按着妖山的规矩,这口棺椁上面的棺材盖是半扣在上面的,只能妖王尸骸的上半身,加上还要有足够的空间安放陪葬品。别说藏一个曹石头了,再把归不归这个老家伙塞进去也不会有人发现。只是将妖王的尸骸安放在棺椁里面之后,一直有妖物看守,它们俩都没有想到曹石头会回来藏进疆卞的棺椁里面。
  
  与此同时,从停放棺椁的宫殿里面走出来之后,百疆便将吴勉、百无求他们远远的带到了一座不大的偏殿当中。当初王宫里面被叛军攻破过之后,疆卞便亲自下旨在王宫当中建造了六座异常坚固的偏殿。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这几处偏殿里面屯兵还可以相互照顾。足够多支撑到外面勤王大军赶到。
  
  他们进入到偏殿的同时,百疆已经下命将直属自己的禁卫尽数都招到这里来。这些禁卫将偏殿团团围住,加上那个好像猴子一样的孙无病一起把守门户。就算现在疆盟、陆无忌突然发难,一时半刻之内也攻不到里面来。到时候石球里面的秘密解开,师出有名之下,凭着吴勉、孙无病和百无求的本事,疆盟和陆无忌一个也不要想逃的出去。
  
  看着手下将宫殿团团围住之后,百疆才将藏在身上的石球取了出来。对着吴勉、归不归和自己的妖王弟弟说道:“这是当年那位炼器第一人百里熙为先妖王陛下炼制的一件可以留影的法器,就叫做留影,原本是陛下用它来向边境大军传达军令的。后来因为法器的制造太艰难,变成了陛下解闷的一个小玩意儿……”
  
  说话的时候,百疆使用妖法将宫殿里面所有的火烛全部点上。随后将火烛聚拢在一起,将石球悬空在这些火烛的身后。这石球映在墙上的影子很快便变得古怪了起来,圆形开始慢慢被拉长,变成了一个椭圆形好像人脑袋一样的影子。
  
  随后这个影子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最后一眼看过去便知这是先妖王疆卞的头颅。影子最后定形以后,见到它的嘴唇开始蠕动。那位老妖王的声音同时从石头球里面发了出来:“真不想你们见到这只留影,如果我的运气不好,亡于那只妖物手里的话。这个就是我对你们最后的交代……”
  
  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宫殿里面鸦雀无声,都在等着老妖王最后的话。没有想到老疆卞先是剧烈的喘息了一阵子,随后见到它的影子拿出来一个小小的瓷瓶,给自己灌了一口之后,喘息的声音才算好了一点。影子这才继续说道:“我的时间不多,只能和你们说几件事……
  
  为防不测,除了留影之外,我还留了一封遗旨。上面有对疆盟的处置,还有我留给百无求最后的家底——冲霄军的所在。如果今晚之后它们还有剩余的话,这就是你最后的家底了。
  
  百无求你应该也看到了留影,你是不是还在奇怪我为什么要将妖王的位置传给你?别急,有关你所有的事情,我都藏在了一个隐秘的所在。不过现在不是你看到它的时候,先平定妖山。等你坐稳了这个位置之后,你自然会看到我留给你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