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棺椁里面的哭声

第二百二十八章 棺椁里面的哭声

  说去看老妖王疆卞最后一眼,还没有等他们几个人、妖走出宫殿,已经被前来晋见新妖王陛下的文武官员堵在了门口。这些妖物大部分都是先妖王疆卞的老臣子,还要靠着它们去对抗疆盟,当下百疆又将自己的妖王弟弟请回到了宫殿当中。打发走了这些老臣子之后,外面的夜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王宫里面都是疆盟的眼线,厨子送来的膳食他们几个人、妖压根就没敢动。吃了几口百疆带进来的干粮之后。他们几个人、妖便开始向着存放着老疆卞遗体的宫殿走了过去。
  
  虽然现在王宫当中戒备森然,不过都知道那个黑大个子就是新任的妖王,也没有不开眼的妖物敢去招惹它。进了宫殿之后,百疆将看守棺椁的妖物们都赶了出去。随后将宫殿大门关好,这才再次跪在棺椁之前痛哭了起来。
  
  昨天有疆盟和它手下众妖物在场,百疆不敢情绪外露。现在都是自己人在身边,大妖跪在棺椁之前,边哭边说道:“百疆伴驾几百年……大大小小的战仗自己都说不清楚了。陛下要斩除孽子……就算白疆帮不上忙,也愿服侍陛下同死。您相信了百疆一辈子,什么最后时刻……”
  
  听着百疆的哭诉,小任叁凑到了信任妖王的身边,说道:“妖王大侄子,不是我们人参说你们哥俩。拉着身边人一起去死,是不是你们百家的家规?这都几次了,你一定要拉着老不死的一起去投胎,你哥哥就想拉着妖王老头儿走。”
  
  “任老三你懂个屁!这才叫做忠孝懂吗?”百无求撇了小任叁一眼,随后继续说道:“百疆对妖王老头的忠心,就是他们人也没有几个比得了。老子对老家伙的孝心,你问问棺材里的妖王老头儿。它没有那个福气,要是有老子这么一个儿子,它死了都能哭出……”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棺椁里面传来了一阵哭泣的声音。当下二愣子的头发都炸了起来,拉着身边的归不归便向着身后退了出去。还没等它站稳,已经对跪在棺材前,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百疆大声吼道:“你主子诈尸了!百疆你躲远点,妖王老头儿是天下群妖之主,它诈尸起来可是了不得……”
  
  这个时候,百疆已经明白了过来。一开始它的反应是棺椁里面的妖王并没有死去,隔了两天一宿之后又反应了过来。不过再仔细听听棺椁里面传出来的哭声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这一瞬间,大妖已经明白了棺椁里面痛苦的是谁。当下从地上跳了起来,扒在棺材边缘,对着里面喊道:“石头!是你吗?”
  
  “可不是我吗……你们可来了……”听到了百疆的声音之后,棺材里面穿出来了人参娃娃曹石头的声音。一阵哇哇大哭之后,小家伙从棺材里面探出来脑袋,随后抽泣着继续说道:“我在这里陪着爷爷待了一天一夜了,吓死人参了……”
  
  被百疆抱了出来之后,曹石头全身上下已经都被冷汗湿透。看到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都凑过来之后,它哭的更加厉害。最后还是被归不归一句话吓得住了口:“你再这么哭下去的话,要么把外面的疆盟哭进来,要么把你们家妖王老头儿哭醒。小家伙你选一样吧。”
  
  疆盟自然不必说了,曹石头虽然是妖物心里也怕鬼。和老疆卞的死尸困在一口棺材里面一天一夜,虽然那个是看着它长大的妖王爷爷,曹石头的心里也到了崩溃的边缘。当下急忙将自己的两只小手捂住了嘴巴,缓了半天之后,又吃了几口百疆身上带着的干粮,这才缓了过来。
  
  ‘看’着曹石头缓过来之后,归不归急忙凑过来向它打听,为什么会出现在妖王的棺椁里面。小家伙接过来小任叁随身带着的酒葫芦。用酒水送下了嘴里的干粮之后,这才哭丧着连说道:“原本妖王爷爷是让我躲到城外的,它让我躲到四方城去。不过我实在是不放心妖王爷爷,昨天傍晚的时候,就回到王城了……”
  
  说到这里,曹石头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不过它也是饿急了,就着流到嘴角的眼泪又吃了一口干粮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回来之后我才知道妖王爷爷没了,原本是想要找你们商量的。不过妖王爷爷嘱咐过我,如果它没事的话就罢了,一旦爷爷有个三长两短的,就让我回来之后先到这里取一件宝贝。”
  
  这时候,曹石头从怀里面摸出来一个拳头大小的石球。看了身边几个人、妖之后,它竟然绕过了百疆,十分乖巧的将石球递给了百无求。看着石球到了二愣子的手上之后,小家伙继续说道:“这个石头球球就在宫殿的地下,不过下面都是这种一摸一样的石头球球,如果不是妖王爷爷告诉我具体位置和辨别石头球球的法门,我们人参也找不到。”
  
  百无求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便将手里的石头球塞到了归不归的手里。听着曹石头继续说道:“当时正巧赶上这里看棺材的妖物们换岗,我拿到了石头球球之后,就想要再看妖王爷爷一面。没有想到刚刚跳到棺材盖上面,疆盟这个小白眼狼就带着手下到了。我们人参看着不好,这才钻进棺材里面和妖王爷爷挤在一起的。
  
  我在里面听到疆盟让妖物在地下埋了封遁的禁法,从那个时候开始便想逃都逃不了。这里又一直都有疆盟的手下看守,我们人参在这里等了一天一夜——你们怎么才来?百无求这一身应该已经做了妖王了。为什么不早点来看看……”
  
  等到曹石头又哭了几声之后,百疆叹了口气,再次问道:“陛下让你出城的时候,就没有再说点别的吗?”
  
  听到这个,曹石头这才止住了哭声。擦了擦眼泪之后,说道:“那天妖王爷爷让你们去空灵谷之后,便把我叫了过去。它说有件大事要我们人参去办,办大事之前先去四方城避避风头。过个两三天之后再回去,如果王城里面没有什么变化,就让我去找百疆你。你会带着我们人参进宫的,如果王城里面传来它不在了的消息,就让我过来挖出来这个石头球球。想办法躲到妖山外面去,什么时候妖山不再动荡,我们人参带着石头球球去找你们。它说你们看到这个球球就什么都知道了。谁能想到就是那么寸,我刚刚进了棺材就出不来了……”
  
  曹石头说到最后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开始把玩起来手里的石球。不过一是他的眼睛看不到,二,这件法器又是个罕见之物。老家伙实在看不出来石球的出处,这才将它递到了百疆的面前,说道:“这件宝贝,你一定知道来历的,是吧?”
  
  百疆将石球接在手中,刚刚想要说话的时候。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他一把抓住了还在抽泣的曹石头,将它塞到了百无求的王袍里面。几乎就在曹石头藏进去的一瞬间,王宫大门被打开,就见疆盟带着几十名文物官员走了进来:‘陛下前来吊唁先妖王,为什么不带着我一起来。不管怎么说,疆盟还是先妖王的亲生之子……”
  
  吴勉用他特有的笑容和疆盟众妖物打了声招呼,随后不咸不淡的说道:“带你来做什么?给你爸爸鞭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