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密谋

第二百二十五章 密谋

  “你说有老疆卞的遗旨,拿来给老人家我看看。”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 “不要欺负我老人家的眼睛不方便,这里有眼神好的。你们妖山新王后面跟着的那只猴子和白头发的吴勉,他们仨的眼神都不错 ,疆盟摄政你挑一个吧?”

  被撕碎的王旨就在归不归手里包着的外衣里,看着老家伙明知故问的样子。疆盟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 对着归不归说道:“没用的,遗旨虽然被百疆毁了,不过妖山上见过遗旨的大妖也有几十位了。有没有遗旨都 改变不了什么。” “那老人家我要仔细看看‘遗旨’上面都写着什么了,那一句写着我们几个必须要后天走的。”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这个傻小子也是叫我老人家爸爸的,儿子当了王,老人家我沾不上什么光也就罢了。怎么连住上几天都不行,这是哪家的王法?” “新王称呼归老先生爸爸......”疆盟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正在瞪着它的百无求之后。随后对着一边的百疆说道:“大妖......你与新王是同生骨肉,你也认归老先生这个父亲吗?”

  百疆知道疆盟实在挑拨离间,它原本也是心思缜密的妖物,要不然也不能被妖王选中,这么多年一直当作亲信留在身边。百疆索性将脑袋扭到了一边,当作没有听到这位‘摄政’的话。

  见到百疆不搭理自己,疆盟轻笑了一声,随后对着笑吟吟的归不归继续说道了:“归老先生,为什么我还听说过有关陛下出身的另外一个版本。那里......”它的话还没有说完,脖子突然一凉,随后看到肩膀上面多了一个非刀非剑的刃锋。随后那个见棱见角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也听想听那个版本......” 贪狼架在脖子上面的一瞬间,疆盟的冷汗便流淌了下来。他们这几个人、妖当中如果说有一个人真敢在

  这里对自己下手的话,那一定非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莫属了。吴勉万全凭着自己的好恶办事,不能用一般人的想法来衡量他。看到了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突然动手,簇拥着疆盟出来的妖物们当下就要对吴勉下手。这个时候,被法器架住脖子的疆盟突然大声吼道:“都不要动!吴勉先在生跟我玩笑,你们看不出来吗......” 此时的‘摄政’身体已经僵住,当年人、妖、冥大战的时候,它可是亲眼见识过贪狼的威力。现在疆盟移动不敢乱动,担心自己的动作大了,会将脑袋送到贪狼的锋刃上面去的。

  喝止住了自己的手下之后,疆盟稳了稳心神,这才对着已经皱起来眉头的百无求说道:“哪有什么另外的 版本,我是在和归先生玩笑的。当年大方师徐福带领归不归先生前来与先妖王结盟,就是那个时候,归老先生与陛下您和百疆大妖的母亲......” “不要说了!”这个时候百疆实在受不了,大吼了一声之后,恶狠狠的瞪了归不归一眼。深深的吸了又气, 又继续说道:“这样的事情还说它做什么?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知道就好......” 原本看着自己这小爷叔将大刀片子架在了疆盟的脖子上,百无求心里还在纳闷干嘛要要挟它,直接弄死不就完了吗?心里隐隐有一种归不归是不是有什么在瞒它的感觉,现在听到百疆亲又认了这件事之后,二愣子更加不在怀疑。

  “故弄玄虚”吴勉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收起了自己的法器。随后对着归不归他们几个说道:“我不喜欢这里的味道,一股弑父篡权的畜生味......”

  “去我家里吧”这个时候,看到从王宫外面涌进来的妖兵妖将越来越多。百疆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去我那里坐坐,那是我和百无求长大的地方,起码要比这里强。” 说话的时候,百疆回头看了一眼停放着妖王遗体的宫殿。跪在地上对着宫殿里面的棺椁磕了三个头之后,起身带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向着王宫外面走去。看着他们一行人远去的背影,疆盟这才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确定了脑袋还在上面之后,这才长长的出了又气。随后转身向着附近另外一座宫殿走去。

  打开了宫殿大门,迈腿进到里面的一瞬间,便听到了陆无忌的笑声,随后这个白发年轻人的声音响了起 来:“被贪狼架在脖子上面的滋味怎么样?刚才我还以为吴勉真的会一刀把你的脑袋砍下来给疆卞报仇,想不到最后他会住手。” “陆先生你好像很不甘心啊”疆盟淡淡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的脑袋保不住的话,我们之间的盟约可就一笔勾销了。”

  “疆盟摄政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吴勉、归不归在妖山一日,我们的大事便一日不成。”陆无忌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我提醒过摄政你的,他们几个不会因为一张假的遗旨便把百无求留在这里。疆卞死后你便应该总览军权,将弑君的罪名按在百无求身上。在王城当中设下埋伏,等到他们早上进城的时候突然发 难......” 说到这里,陆无忌古怪的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不过摄政你怕两虎相争再拖累了妖山的势力,现在吴勉、归不归他们留在百无求的身边。你想要他们离开都不可能了。”

  陆无忌的计策虽然胜算大一点,不过当年和冥界大战之后,刚刚缓过来的那点家底,恐怕就要毁于一旦了。吴勉、百无求加上一个让它很头疼的孙无病,就算耗费数万妖兵妖将也难以对付。真要是彻底了结他们的话,妖山恐怕也没有什么家底了。妖山这点兵马和陆无忌无关,疆盟却不敢再消耗了。陆无忌说话的时候,疆盟已经走进了宫殿之内。就见在陆无忌、归尘哥俩的身后,黑压压的站在几排妖物。这也都是陆无忌带上山的家底了,只不过昨晚它们俩都以为妖王宫殿里面施展不了妖法,妖王也到了油尽灯枯不堪一击,这才只带了近战强的妖物。如果陆无忌将所有妖物都带过去,或许就是另外一副景象了。

  “他们总是要离开的”疆盟坐在了陆无忌的面前,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人世间他们几个牵挂的东西太多了,不会遗旨待在妖山上的。我是‘遗旨’当中亲封的摄政,如果他们临走之前对我不利。离开妖山之后也要担心我的手下报复百无求,谁知道那个宫殿的小厮会不会暗中对于那个傻子下毒,谁又会不会趁着百无求熟睡的时候,用利刃割开它的喉管?如果不是担心这个,陆先生以为我还能活着进来和你说话吗?”

  “那么疆盟太子你说应该怎么办?”这个时候,坐在陆无忌身边的归尘突然开又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 这个黑衣男人继续说道:“你们现在两头怕,就这么耗下去,耗一辈子吗?” “不需要那么久,一点点时间就够了。”疆盟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看了一眼陆无忌脑门顶上的白头发之后 ,说道:“我听说过一件事情,陆先生你们这样的长生不老之人有一个天大的破绽。没过几年身上长生不老的 能力就会消失几天,到那个时候,吴勉也好,归不归也罢,就都是我们砧板上待宰的鱼肉了。至于那只猴子 也好办,还记得上一次吗?孙无病不能和百无求出现子同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