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妖王与摄政

第二百二十三章 妖王与摄政

  “我从来没有听陛下说过这样的事情!”百疆大吼了一声之后,对着疆盟继续说道:“陛下对我说的是,百无求做妖王还有欠缺,有归不归、吴勉协助,才能保妖山永固。”

  “笑话,妖山什么时候需要外族来协助了?”疆盟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百疆继续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妖族是不是也可以去长安城协助人的帝王了?百疆,不要以为你毁了王旨,便没有了证据。王旨是陛下亲口所说,我亲自誊写之后陛下又用了印玺的。王宫当中的官员刚才都是亲眼所……”

  它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见到了归不归带着小任叁走了过来。这一老一小也不说话,进来之后直接走到了百疆的面前,随后跪在地上将大妖撕毁的绢帛一张一张的捡了回来。

  老家伙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让人参娃娃将捡起来的王旨碎片都扔到了外衣上面。这个时候,百疆也看明白归归不的用意,当下不再理会疆盟,将自己刚刚撕成碎片的王旨重新拼凑了起来。

  “百疆,你以为将王旨重新拼凑起来,就没有对先妖王的不敬之罪了吗?”看着百疆已经将王旨碎片一一捡拾了起来,疆盟心里有些后悔刚才应该用妖风将这些片碎都吹走的。

  “疆盟你闭嘴吧!你爸爸死了,整个妖山就势老子最大。当着老子的面你就敢这么欺负百疆?”这时候,百无求终于忍不住,提前发了妖王的脾气。看着疆盟有些避讳自己,二愣子更加仗势欺人:“刚才你爸爸的王旨里面说了,你这个摄政老子也废不得是吧?那么老子倒要问问你了,妖山上是老子这个妖王大,还是疆盟你这个摄政大?”

  百无求虽然没有登基,不过整个妖山都知道它是下一任的妖王。现在斗起来对疆盟没有好处,这位太子的计划是先赶吴勉、归不归他们离开妖山。然后在妖山做空百无求这个妖王,到时候妖山上大大小小的事情自己的说算。如果这个二愣子听话还到罢了,不听话的话就让它下去找妖王团聚。大不了随便在妖山上找一个崽子,就说它是百无求的骨肉。让这个崽子来做傀儡妖王,自己还是幕后把握实权的摄政。

  疆盟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当下恭恭敬敬的对着百无求说道:“无求兄虽然尚未登基,不过在疆盟的心里妖王没有第二个人选。整个妖山都以陛下为尊,我这个摄政也只是协助陛下的。”

  “知道老子比你大,那么别惹老子。”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到了疆盟的身边。呲牙咧嘴的拍了拍它的脸颊,随后继续说道:“你爸爸的王旨是老子让百疆撕烂的,有本事你就来治老子的罪。现在老子要带人上去看你爸爸最后一眼。跟你后面的猫猫狗狗说一声,好狗不挡道。”

  这时候,疆盟身后一个穿着盔甲的妖将站了出来。它是这几年疆盟执掌妖山之后,提拔起来的亲信。看着主子被这二愣子嘲弄,当下跳出来向疆盟表忠心。它指着百无求大声喊道:“放肆!百无求你还没有登基,你不是妖王……

  “去你奶奶个蹄子!老子是不是妖王都要弄死你……”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百无求突然发狂,身子一闪到了妖将的身边。举起来它蒲扇一般的巴掌打在了这员妖将的脸上,现在的百无求今时不同往日。随着一阵闷响,妖将的整个脑袋变成了一团血雾弥漫在空气当中。

  疆盟也没有想到这个二愣子还没有登基称王,便在王宫当中亲手格杀妖将。而且现在不只是百无求自己,吴勉和那只让人头疼的孙猴子也在面前。真动手的话没有陆无忌他们的协助,自己这边的人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当下,疆盟继续忍下了这口气。对着其他怒目而视的文武官员说道:“你们不要妄动!无求先生不管有没有登基都是妖王。杉奎以下犯上对陛下无理死有余辜……”

  说完这句话时候,疆盟对着百无求说道:“陛下,您要见妖王的遗容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妖王归天之前最后一道王旨也不能不尊,陛下要见妖王遗容自管去见。只是其他异族还是尊王旨,早些下山的好。”

  “辛亏老人家我让人参将王旨捡起来了,刚才百疆读王旨的时候,我老人家听的清楚,它读的是让外族下山,什么地方写着外族不可以瞻仰遗容的?”归不归嘿嘿一笑,在小任叁的带领之下走到了疆盟的身前。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大不了我们瞻仰完老妖王的遗容,再走也不迟。真要是掰扯起来,我们几个赖在王宫里,摄政殿下你还能把我们如何吗?”

  归不归的话里已经称呼了疆盟为摄政,这是暗示已经默认了那张所谓的王旨。疆盟权衡利弊之后,终于点了点头。将身子侧了侧让出了道路。当下,百疆第一个冲进了宫殿当中,随后里面便传出来它凄惨的哭声。

  随后,除了不能和百无求距离太近的孙无病之外,剩下的人、妖都进入到了宫殿当中。就见原本里面妖王的床塌已经撤走,整个宫殿当中只停放着一口巨大的棺椁。刚才冲进来的百疆正趴在棺材上面嚎啕大哭……

  吴勉、百无求走到了棺材前,看着里面那个皮包骨头的妖王疆卞。此时老妖王身上的盔甲已经被扒了下来,换上了它的王袍、王冠。尸体的周围满都是它生前喜爱的陪葬之物。看着这个骷髅架子一样的小老头,谁能把它和天下群妖之王扯上关系。

  “老头儿,本来想着今天还能再见你一面,谁能想到你说走就这么走了。哎……”此时的百无求难得说了几句还算体面的话,就在它想要问问自己的‘亲生父亲’后面应该怎么做,是不是要对妖王的遗骸磕一个的时候。才发现老家伙进来之后,在小任叁的带领之下,围着宫殿里面转起圈来。

  老家伙东摸摸西摸摸,到处摸了一圈之后,这才在小任叁的带领之下,到了老妖王的棺椁之前。老家伙暂稳之后,突然扑到了妖王尸骸上,抱着疆卞的尸骸开始痛哭起来:“妖王陛下啊……昨天还说今天禅让的,你这么连着一天都等不了……百无求这孩子还小,还指望你能带带它。现在它可怎么办……”

  看着百无求大哭的样子,百疆都被他吓到了。大妖擦了擦眼泪,看着半个身子已经钻进棺椁里面的归不归,心里也在诧异,什么时候这个老家伙和陛下的感情这么好了?站在大门口的疆盟看到了归不归的动作之后,心里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哭了半晌之后,归不归一把拉过来要扶他起来的百无求,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我的儿,爸爸我想起来妖王陛下,心里就不舒服。你带着我老人家出去透透气,再哭一会老人家我怕就要跟着妖王陛下一起走了……”

  看着百无求背着归不归离开了宫殿,吴勉也慢悠悠的跟了出去。疆盟倒是没有跟出去,它的目光停留在归不归刚才转了一圈的位置,想到昨晚发生的是事情,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

  出了宫殿大门之后,归不归感觉到吴勉凑了过来。老家伙嘿嘿一笑,压低了声音说道:“这里的阵法被关掉了,宫柱和墙壁里面还有血腥味。昨晚这里可不止死了老疆卞一只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