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归天

第二百二十一章 归天

  眼看着一棒就要讲疆盟的头颅砸碎的时候,一个穿着斗篷的人影一把将这位太子拉开,它自己冲过去代替疆盟挨了这一下。

  “嘭!”的一声巨响,老妖王手中的大棒打在人影头上之后,竟然被砸的反弹了起来。人影脑袋上面罩着的斗篷瞬间被砸的粉碎,露出来里面一张好像骷髅一样的面孔。挨了老妖王的大棒之后,骷髅脸只是向后退了几步,顺着鼻孔、嘴角流下来了鲜血,除此之外,再看不到有什么伤害。

  看到自己一棒竟然没有将这妖物的脑袋打烂,老妖王自己也有些吃惊。不过它一生征战无数,临敌经验丰富。见到这一击没有效果之后,没等骷髅脸站稳,当下对着它的脑袋砸下第二棒。

  这骷髅脸是陆无忌看家的妖物了,它们的抗御能力比蚩凶还要悍强。不过还是难敌老妖王手里的妖器大棒,虽然第一下被它生生扛了下来,但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随着一声闷响,老妖王手里另外一只大棒再次砸到了妖物的头顶。骷髅脸的脑袋虽然没有被砸碎,却被砸到了腔子里。它晃悠了几下之后轰然倒地,抽搐了晌半之后才气绝身亡。

  陆无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以为依仗这几只妖物便可以翻盘,没有想到老妖王的本事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衰减,比传说中的更加可怕。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已经不可能收手,今晚只有两种结局——要么妖王疆卞死,要么他们几个人、妖死……

  当下陆无忌也是豁出去了,将阻止墙壁阴影冲出冲霄军的重任交给了归尘。它自己带着仅剩的几只看家妖物和疆盟一起向着老妖王扑了过去,此时的陆无忌经已完全妖化,身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鳞甲。趁着疆盟和那几只妖物死拼妖王的时候,举着手里的半截妖骨向着老妖王的后心猛刺下去。

  半截妖骨刺到妖王身后盔甲的时候,发出来一阵金属相击所发出来的声音。陆无忌用尽全力的一击也只不过在这盔甲上留下来指甲大小的痕迹,老妖王的身体被推着向前走了几步之后,猛的回身将手里的大棒对着陆无忌的脑袋砸了下去。

  此时的陆无忌还来不及逃走,看来大棒砸下来只能用手里的妖股招架。随着一声巨响,它手里的妖骨被砸的粉碎。一口鲜血喷出来之后,身体栽倒在地。这时候只要妖王再给它一下,便可以了结这只半妖。不过就在陆无忌倒地的同时,仅剩的几只妖物突然冲了过来,它们死死的缠在老妖王的身上,暂缓了疆卞的动作,给陆无忌制造出来一点时间,让它连滚带爬的躲到了一边

  此时,妖王疆卞大吼了一声,晃动身体将那几只妖物甩了下来。就在陆无忌、疆盟都以为它会乘胜追击,用大棒砸死这几只骷髅脸妖物的时候,老妖王却将一只大棒立在了地上,空出手来从怀里摸出来一只瓷瓶。直接用牙齿咬掉了瓶塞之后,将里面整瓶的药剂都灌进了自己的嘴里。

  “不要让它喝药!”刚刚逃出去的陆无忌看到了老妖王摸出来瓷瓶之后,便对着疆盟和那几只妖物大吼了一声。随后它们几个一起向着老妖王扑了过去,指望着能打掉它手里的瓷瓶,只要再坚持一会耗掉了药力,妖王疆卞便只能任它们摆布了。

  不过它们冲过来的同时,疆卞手里另外一支大棒已经轮了起来。直接砸飞了那几只骷髅脸的妖物之后,抬脚将到了身边的疆盟踹飞了出去。这时候,整整一瓶的药剂都已经到了妖王的肚子里。它扔掉了空瓷瓶,将立在地上的大棒捡了起来,随后慢悠悠的向着已经没有了斗志的疆盟走了过去。

  此时的妖王疆卞脸上已经浮现出来青筋一样的血管,不知道是药力的原因还是它太激动了,疆卞的身体竟然开始微微的颤抖。期间不停有骷髅脸的妖物再次对着它冲过来,都被妖王手里的大棒瞬间打飞。喝了药剂的疆卞实力大涨,倒地之后的妖物挣扎了一阵,再没有起来……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走到了疆盟身前之后,老妖王一脚踩在自己儿子的小腹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位太子继续说道:“原本我以为你的野心最小,将你从杂役提上来

  给一个太子的身份。你会小心翼翼的做好你的太子…….不会再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看起来是我错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妖王突然回身挥舞大棒将冲到身后的骷髅脸妖物砸飞了出去。随后不要理会这妖物,回过头来继续看着脚下的疆盟说道:“相比较你的那些兄弟,我对你太仁慈了……前前后后给了你多少次的机会?你害百无求,瞎了归不归的眼睛我都在给你求情……结果呢?现在轮到我的身上了……我的好儿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此时的疆盟脸上已经看不到一丝血色,它知道今晚的惨败不可能改写。当下心里反而异常的平静,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疆盟对着自己爹父亲说道:“看在我这几年帮你处理妖山事物的份上,我死之后,将我们母子的尸骨送到人世间,随便找个什么地方埋了。陛下,疆盟先走一步,我在下面给你占个好位置,我们地府见……”

  说完之后,疆盟闭上了眼睛,等着妖王手里的大棒砸下来。不过等了半晌也不见大棒落下来,它睁开了眼睛,冲正在盯着自己的妖王说道:“陛下,你……”说到这里的时候,疆盟发觉妖王的神色有些不对劲。

  看了自己的父亲半晌之后,疆盟的眼里突然在此流出了眼泪。泪水冲淡了之前血泪的痕迹,让它原本狰狞的面孔和善了许多。疆盟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还踩在自己小腹上面的妖王。嘴里喃喃的说道:“你终于死了……现在我连最后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此时,身体已经复原的陆无忌也凑了过来,它站在老妖王的身边。探了探它的鼻息,确定了这位统治妖山千年的妖王咽气之后,也无力的坐到了疆盟的身边。此时,陆无忌身上的冷汗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疆卞死了吗?”妖王咽气的同时,由它支撑的墙壁阴影终于消失。几乎快脱力归尘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缓过来这口气之后,这个黑衣人晃晃悠悠的到了陆无忌和疆盟的身边。

  归尘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一刻的时候他也认为今晚必败,他和陆无忌、疆盟都要死在这里,没有想到最后一刻,死的却是妖王疆卞。看着好像活着一般的妖王,归尘对着陆无忌说道:“你们做了什么?它是怎么死的……”

  “疆卞是死在自己手里的……”说话的时候,陆无忌起身将之前老妖王仍在地上的瓷瓶捡了起来。将瓶口凑在鼻子底下闻了闻之后,这只半妖继续说道:“它能熬了这么久,靠着就是药力的支撑。百疆说的对,这药不能吃的太多……”

  说完之后,陆无忌将手里的瓷瓶丢掉,从妖王的脚下将失神的疆盟脱了出来。对着它说道:“第一步走完了,这才是刚刚开始,后面还有第二步、第三步……”

  听了陆无忌的话,疆盟才算是回过神来,它看着屹立不倒的妖王,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说道:“向外面的妖物传话吧,陛下归天了。妖王临终前改了之前的王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