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对峙

第一百九十三章 对峙

  谁也没有想到吴勉会突然说出来这样的话,众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如果是平常人家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开始起哄了,但是唯一一个敢起哄的还远在商州城内。如果程咬金在场的话,保不齐会调笑李渊两句,其他的文物官员是万万不敢的。
  
  当下,李渊的脸上有些发烫。看面前这位白头发的仙长还在盯着自己。干笑了一声之后,这位大唐的开国皇帝说道:“这些日子朕处理国务睡的有些晚了,脸色有些不好,让吴仙长担心了,真是罪过。”
  
  原本这是李渊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不过吴勉可没有让他顺着台阶走下来。当下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说道:“命是你自己的,没事晚上少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国务……”
  
  如果不是知道得罪不起这几个人,李渊都想亲自拔剑劈了前面这个白发男人。朕是一国之君,睡几个女人能怎么了?你以为老子打下江山真是为了黎民百姓?笑话,要不是有无上的权利,天天换着花样的睡女人,谁闲的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去受这份累?要不是怕打不过你,朕现在已经和你拼命了。
  
  这时候,李世民又给自己的父皇一个台阶。这位秦王殿下陪着笑脸说道:“时隔多年再与几位仙长相遇,怎么好让仙长在殿外说话。陛下,还是请仙长进殿的好。他们几位与广孝大师也是挚交,应该还有话要说……”说话的时候,李世民若有若无的向着太子李建成的方向看去。见到了这位大哥正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兄弟俩的,目光一接触之后马上各自离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有了二儿子的这个台阶之后,李渊这才请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走进了宫殿当中。就这么几步路,不谙世事的百无求还在吴勉身后一个劲的打听:“小爷叔,你说了一半的话说完啊。皇上睡娘们把自己整垮了吗?老子刚才也看这老皇上的脸色发青,你看看,身子还开始打晃起来了。”
  
  朕是被你们气的!李渊被百无求这句话气的直打哆嗦。好不容易到了大殿,吴勉、归不归他们四个的注意力终于离开了李渊,奔着坐在上首位置的广孝、空海两位和尚去了。
  
  “这不是广孝大和尚吗?这么久没看见你,老人家我还以为你早就圆寂了。”虽然看不到事物,不过进来之后,百无求第一时间便把广孝、空海坐在什么地方和归不归说了。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不打算对老人家我说点什么吗?要不然我老人家回去还要胡思乱想,想多了睡不着觉就要算算昔日的旧账。从齐宣王那会,你借了老人家我五千刀币一直没还算起来……”
  
  李渊没有想到这个瞎眼老头进来之后,便直接向广孝发难。虽然看着好像不怎么给自己面子。不过起码不管自己和那个娘娘睡觉了,就在他想要说几句话说和说和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李世民在冲着自己使眼色。
  
  瞬间李渊明白了什么,当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随后对着身后的二儿子说道:“世民,远征高丽的几位将军是不是都到了?“
  
  李世民急忙点头,说道:“是,卫国公李靖等人已经在景德宫外等候多时了,儿子还想抽空对陛下说。”
  
  “糊涂!这样的军国大事怎么可以拖?”李渊‘严厉’的斥责了李世民一句,随后陪着笑脸对着吴勉、归不归以及广孝和尚说道:“几位仙长、高僧,朕突然想起来还有国家大事要处置,几位仙长、高僧请在这里稍坐,朕处理完国家大事之后,马上回来陪几位痛饮。李……建成,你代替朕来作陪,你身为太子,千万不可以慢待几位仙长、高僧。”
  
  李渊原本打算让李世民留下来相陪的,不过担心这几位世外高人埋怨自己慢待,这才将太子留在了这里代替自己。皇帝虽然走了,可是一国的储君留在这里作陪,也不能说慢待吧?
  
  当下,李渊客气了几句之后,带着李世民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宫殿,找个地方避避风头去了。临走的时候吩咐了在这里侍候的太监,只要局面不再这么紧张,便赶紧报信让自己回来……
  
  李渊走了之后,宫殿当中除了吴勉、广孝两拨人之外,就剩下太子和被李元留在这里的文武官员了。当下,这场面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尴尬。太子命人撤掉残席,重新摆上了酒宴之后,对着大殿当中的僧、俗两拨人说道:“陛下去处理政务了,本太子来陪各位。来,宣宫中的歌姬前来歌舞助兴……”
  
  太子李建成这时心里也有些发虚,他和广孝和尚走的极近。这些年来听广孝,这太子之位越做越稳。眼看着再过几年李渊只要一死,皇位便是他的。管他什么秦王、赵王之前立下多少大功的,只要自己做了皇帝,到时候还不是要在对自己俯首称臣?
  
  原本凭着自己和广孝的关系,就应该站在和尚这边说话。不过对面那几个广孝都惹不起,别说自己一个凡人了。当下,李建成只能想办法找些乐子,来分散他们两拨人马的注意力。
  
  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好像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一样。那个白色头发的男人冲着广孝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现在皇帝已经走了,广孝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原本是要说的,吴勉先生稍等……”冲着白发男人点头之后,广孝又回头对着太子说道:“殿下,和尚有点俗物要借用一下这宫殿。还请殿下将无关紧要的人请出去,和尚的话不能让俗人听到。”
  
  李建成答应了一声之后,让陪席的文武官员和侍候的宫人离开宫殿。就在他也要离开宫殿的时候,却被广孝拦住:“太子殿下不忙走,您是一国的储君、未来的天子。天下事无不可对太子殿下言讲,太子殿下留在这里,只听不要外传就好。”
  
  广孝留下太子是为了一旦翻脸给自己一个挡箭牌。起码这是一位太子,如果动手诛杀自己的时候,伤到了这位太子。吴勉、归不归多少要承担一点更改国运之嫌,现在国家稳定,国运已经不在混乱。这个时候伤到一国储君,吴勉、归不归在徐福面前也不好解释。
  
  李建成对广孝言听计从,听到这位高僧让自己留下。虽然心里还是对吴勉有些发怵,也还是留在这里,静悄悄的守着广孝坐在一旁。
  
  “归师兄、吴勉先生,之前广孝也以为我们三个和尚是必死无疑了,那位陆无忌已经到了我们的面前,眼看就要它就要动手的时候,有人拦阻了陆无忌。”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孝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空海和尚,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话和尚我说,你们自然不会相信。不过好在空海大师那时已经苏醒过来了,他来说的话,总比广孝我要可信一点点吧?空海大师,麻烦你了……”
  
  这时候的空海,脖子下面还是能看出来一个刺穿的伤痕。好在他说话的时候并不受影响:“空海见过归、吴两位施主,广孝大师说的没错,当时空海已经清醒了过来。原本广孝大师打算凭着一人之力拖住陆无忌,制造机会让空海逃脱的。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带着面纱的妖物出现。他杀了那些妖物,拦住了陆无忌放我们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