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另外一条路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另外一条路

  就在广孝开始犹豫的时候,白发年轻人突然一阵大笑。随后伸手指着面前这些人说道:“四个人一个不留,全部杀光……”

  年轻人的话停下的一瞬间,周围的蚩凶们狂叫了起来,随后一起从四面八方向着吴勉、空海这边冲杀了过来。海眼当中单单一只妖物已经让他们疲于奔命了,现在这么多蚩凶冲过来,这几个人更是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了。

  就在广孝、灌无名准备拼命阻拦这些蚩凶,想办法撕开一道口子让空海逃生的时候。吴勉拖着手里的贪狼直接冲着对面的白发年轻人去了,他的身影一晃直接绕过了面前的几个蚩凶,举着手里的贪狼对着白发年轻人劈了过去。

  年轻人的复原能力虽然惊人,不过被伤到了要害例如脑袋被砍掉之类的也会死掉。现在眼看着空海就要命丧蚩凶之手,加上身边这么多的蚩凶,他根本就不想要和吴勉动手。

  看到了吴勉冲过来之后,白发年轻人转身便向着身后逃去。不停的有蚩凶冲上来想要想要拦住那个手握贪狼在追赶白发年轻人的男人,而他也没有去搭理这些妖物的意思。吴勉左闪右突之下,不停的追赶着白发年轻人。只要找准机会,便数次使用刀风去砍杀这个年轻人。几乎每次都是贪狼虚砍下去之后,有周围的蚩凶突然扑过来,替它们的主人受了这一下。贪狼的刀风也只是让它们突然停顿了一下而已,随后又继续向着吴勉扑了过来。

  吴勉在蚩凶当中来回穿插,数次都差一点被这些大家伙抓住。原本他还只是想要对着白发年轻人下手,看到挡在那个人身后的蚩凶愈来越多,都快要变成一堵人墙的时候。吴勉改变了注意,在这些蚩凶身边冲过去的时候,随身后在它们的身上轻轻的摸一把……

  被吴勉摸到的蚩凶身体开始迅速的从内至外着起来了大火,很快的烧成了一个活人之后倒在了地上。当初在海眼口白发年轻人是亲眼见到过那只蚩凶的遗骸。知道吴勉身上还有一股古怪的力量克制蚩凶,看到接连几只蚩凶接触过吴勉之后便被大火烧死,当下突然停下了脚步,向着吴勉的方向反扑了过去。

  “不用管我,将空海和尚诛灭!”白发年轻人一声大吼之后,已经冲过来保护他的众蚩凶急忙转身,向着三个和尚那里扑了过去。吴勉见状之后冷笑了一声,竟然也转身向着蚩凶聚拢的位置扑了过去。

  刚才你追我赶的两个人瞬间发生了变化,由于这些蚩凶严守刚才白发年轻人的命令。向着三个和尚扑过去的时候,完全不理会已经冲到了身边的吴勉。让他又抓到了空荡,一连烧毁了四五只蚩凶。

  这些蚩凶看着不少,不过炼制、拼接起来的步骤十分的复杂,白发年轻人足足耗费了几百年的时间,才炼制出来这么多。现在面前的蚩凶几乎就算是他的家底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连避法器、术法的蚩凶在吴勉的面前会这么脆弱。

  看着吴勉还要继续下手,白发年轻人终于坚持不住了。原本招牌一样挂在他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不见,一声长啸之后,白发年轻人突然化成了一团白色的烟雾,在一阵狂风之下向着吴勉扑了过去。

  “这就等不及了……”吴勉一声冷笑之后,猛的回身举起来手里的贪狼向着烟雾劈了过去。不过雾气毕竟是雾气,被吴勉手里的贪狼砍到之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反而迅速的将吴勉包裹了起来,随后烟雾順着吴勉浑身上下的汗毛孔窜进到了他的身体当中。

  只是眨眼的功夫,烟雾便已经消失不见,还是那个手握贪狼的吴勉站在地上。只不过此时他脸上却挂着另外一个白发年轻人的笑容,看了看手里的贪狼之后,年轻人的声音从吴勉的嘴里说了出来:“原来你还有这么一股奇怪的力量,我真是想不到这股力量是如何和术法共存的——你们不用在去攻击那三个和尚了,放他们走吧……”

  突然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吴勉’脸上露出来一股不可思议的神情。等到放过三个和尚的命令下达完毕之后,他突然大叫了一声:“刚才说的取消,你们继续将三个和尚置于死地——这个也取消,你们相互之间厮杀一下。不用留手……让我看看你们当中谁才是最强的蚩凶……”

  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吴勉’突然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虽然手里发出来“呜呜……”的声音,却在没有说话的声音传出来。

  这个时候们,原本这些蚩凶已经打在了一起。它们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只是依靠对白发年轻人的盲从。上一刻的同伴下一刻便变成了杀父仇人一般,转眼之间这些蚩凶已经打在了一起。一瞬间的功夫这些蚩凶已经变成鲜血淋漓,当中又被同伴下重手掏了腹的妖物血淋淋的内脏流淌了一地。

  就在这个时候,順着吴勉全身上下毛孔喷出来一股白烟。这烟雾在半空中便开始凝结起来,烟雾当中显出来白发年轻人模模糊糊的面孔,几乎用着歇斯底里的声音吼道:“都住手!去将三个和尚置于死地!你们不用理会别的,只管诛灭了三僧……”

  说话的时候,烟雾继续迅速凝结。瞬间变回了白发年轻人的模样,刚才虽然有些失态,不过这个时候看到了蚩凶再次向着三个和尚哪里扑过去的时候。年轻人已经恢复了之前文质彬彬的样子。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想不到吴勉先生已经早早做好了准备,这些妖物虽多,却还是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知道你哪里错了吗?”吴勉也不去理会再次被蚩凶扑过去的三个和尚,他看了白发年轻人一眼之后,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它们都受你的控制、摆布,没有自己的想法,临阵当中不知道变通。说起来还是你看不起的那个残品更加厉害一点,起码它会自己想事情。”

  看着话突然多起来的吴勉,白发年轻人便刚觉到了哪里不对劲。看着已经聚集在一起的蚩凶们,一个不详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后他猛的对着那些蚩凶们大声喊道:“都散开,不要围在一起,向后退……”

  说出来这话的时候已经晚了,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突然出现在了广孝、空海的身后。这个老家伙的眼神看不清楚,当下将手里有一个圆鼓鼓的铁筒交到了广孝的手上,同时笑眯眯的对着这个和尚说了一句什么。

  当下广孝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打开了筒盖之后,对着面前聚集蚩凶最多的位置发动了机关。随着一阵闷响,铁通当中打出来一些好像铜钉一样的事物。随后就见距离他们几个人最近的蚩凶倒了一大片……

  这些蚩凶倒地之后,便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它们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却始终没有办法从地上爬起来。剩下的蚩凶因为白发年轻人之前的命令,已经散开向后退去。就好像吴勉说的一样,这些蚩凶就好像提线木偶一样,完全不会变通。

  看着脸上笑容再次消失的白发年轻人,吴勉开口解答了他心里的疑惑:“是归尘手里的兽骨,老家伙赌兽骨就是制衡蚩凶的法器。你去找程咬金,他便在做骨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