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三章。无解死路(二)

第一百七十三章。无解死路(二)

  灌无名虽然比不过广孝的名气大,不过也是颇为有名的高僧。李建成想不到这样的人物会睁着眼睛胡说,当下这位太子愣了一下之后,转身沉着脸对广孝和尚说道:“大师,贵弟子这样说话,不怕死后落入拔舌地狱吗?”

  广孝微微一笑,回答道:“佛经上说世间万物原本是没有表象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样说的话,灌无名说的也没有什么错。他即是空海,空海即是灌无名。太子殿下你又何必纠结这点末节呢?”

  “末节?本太子纠结的就是这点末节……”看到与这两个和尚没理可讲之后,李建成指着空海厉声说道:“空海也好,灌无名也罢。本太子只要这个和尚随驾一起回京!来人,请这位僧人入列。如有阻拦者视为抗旨不尊论处——就地问斩!”

  “太子你好大的威势!”程咬金一声冷笑之后,对着自己身后的众官兵说道:“这和尚是本王的出家替僧,本王在那里他便一同在那里!敢动此僧人者视为谋害本王,小的们!把家伙都亮出来,有敢动替僧者——左手动的砍左手,右手动的看右手。两只手都动了砍脑袋!你们只管动手,有天大的事情本王与你们做主……”

  程咬金的话音未落,身后的千把人官军纷纷将刀剑从鞘中拔了出来。这些人虽然是李世民隶属,确实程咬金请来世外高人训练出来的,老程没事便去观看队伍操练,经常和这些官军吃住在一起。他们虽然都是亲王的藩属,对着这位卢王殿下却更加忠心。

  太子的随从走到了空海和尚的身边,却不敢将他带到那几位遣唐使的身边。这个时候,脸上有些挂不住的李建成对着这人说道:“废物!连你也不尊本太子的钧旨吗?在不动手你便是死罪!你死之后家人世世代代为奴……”

  这几句话吓住了随从,他平时跟着李建成作威作福惯了。亲眼看到过太子是怎样跋扈的,随从自己手上也沾了多条人命。知道李建成不是在吓唬自己,当下只能仗着胆子伸手去抓空海和尚的僧袍衣袖。

  就在这个时候,没等周围的官军动手,程咬金自己一把将挂在马上的宣花大斧抄在了手里,抡起来对着太子随从的手臂劈了下去。周围这些人只看到血光一闪,随后这个随从右臂被程咬金活生生的齐肘砍了下来。倒在地上哀嚎了了起来……

  大唐立国之后,李建成眼里除了自己的父亲李渊之外,已经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了。这几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虽然他心里也吓得直哆嗦,不过太子的架子还是硬挺着。对着身边另外一个侍卫说道:“你……去把那个和尚请过来。不要怕,本王子今天要看看卢王能砍杀多少太子宫的人!”

  “你敢动本王就敢砍……”程咬金哈哈一笑之后,将大斧子横在胸口,看着太子身后的侍卫、随从继续说道:“本王和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也听到这个和尚是本王的替僧,动他就是动我。你们……”

  没等程咬金说完,空海和尚已经自己走了出来。对着程咬金施礼之后,说道:“南无阿弥陀佛……多谢卢王殿下怜惜空海,不过如果为了保全和尚就要伤及他人性命的话。空海还是跟随太子殿下而去,再不要杀伤人命了。”

  程咬金当下脸上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对着空海说道:“和尚你真的打算跟着太子走吗?你去之后九死一生——想明白了吗?”

  “世间无大事,生死而已……”空海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对着程咬金说道:“和尚是释门弟子,生死一关早已经看透。或许和尚的死会成就一番大功德也说不一定,卢王殿下不要挂怀。”

  说话的时候,空海和尚对着程咬金和广孝、灌无名几人行礼。随后转身走到了几位被吓呆了的遣唐使身边垂首视立,老程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团。就在他还想要想办法将空海和尚拉回来的以后,广孝、灌无名二僧突然也从程咬金身后走了出来。

  两个和尚默默的站在了空海的身后,程咬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将之前空海送于自己的佛珠取了下来,向着空海的方向递了过去,说道:“既然和尚你要走,那么这挂佛珠也一起带走吧。省得你们一去不复还,老程我睹物思人心里还别扭。”

  “这佛珠与卢王有缘,殿下还是带着的好。”空海再次对着程咬金行礼,随后继续说道:“和尚原本就是协同遣唐使进京的,有太子殿下亲自来接已经是莫大的殊荣。空海先走一步,在京城等候与卢王殿下相聚。”

  “先走一步?和尚你真会说话。”程咬金哈哈一笑之后,再次将佛珠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随后对着得意洋洋似乎压了自己一头的太子李建成说道:“李建成,老程知道你回去之后会向你爸爸告刁状。没关系,回去和你爸爸说,老程我就在这商州城里。有本事下一道圣旨来要了老程的命……”

  “卢王殿下吃多了酒,本太子不会将这酒话放在心上的。卢王说的什么,建成已经记不得了。”既然自己已经占了便宜,李建成也不想和程咬金撕破脸。这蓝脸贼是山大王出身,弄不好真急眼再给自己一斧子。好汉不吃眼前亏,回去一定要向父皇告程咬金一状。就算不能要了他的性命,起码也要削了卢王的爵位。

  当下,太子假模假样的和程咬金客气了几句之后,带着遣唐使和众僧人转身进入了商州城。他带着这些人穿城而过,向着长安城进发。

  由于李渊的圣旨,程咬金也不好轻易的离开商州城。当下他看着太子的仪仗浩浩荡荡的离开之后,老程一边把玩着脖子上面的佛珠,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老程我只能帮到这里,剩下的就看你们的造化了。也不知道这件事是办成了,还是办砸了……头疼……南无阿弥陀佛。虽然老程我是信玉帝的,不过你们家的和尚,还是保佑一下的好。”

  送走了太子一行人之后,程咬金也没了心思,将大军留在了城外扎营,他带着自己的亲兵到了商州的馆驿。原本本地的地方官已经准备好了酒宴,不过大伙都看到了城门口那一幕。知道卢王和太子撕破了脸,也不敢再凑这个热闹。当下商州的官员见势不妙都躲了,只留下来馆驿的驿丞将老程请到了酒席宴间。

  没有陪席的官员,老程索性把自己的亲兵都叫了进来。让他们陪着自己喝酒吃肉,只是经过了刚才在城门前和太子撕破脸的那一幕之后,这些亲兵也放不开手脚,都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程咬金越吃越丧气,最后索性将亲兵留在这里,他一个人回到了房间休息。

  就在程咬金躺在床上寻思着今天的事情已经怎么收场,是不是应该再把瓦岗山的老兄弟联系起来,再把天下要回来的时候。突然听到房门外面传来一声轻轻的咳嗽之声,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程王殿下,别来无恙……”

  说话的时候,那个白头发的年轻人‘穿’门而入,看着呆愣住的程咬金说道:“原本不想再来打扰程王殿下的,不过我一直想不明白,空海和尚送给殿下的佛珠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