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无解死路(一)

第一百七十二章 无解死路(一)

  程咬金之前在军营当中,已经下令偏将去附近的几处军营调集人马。集结好的人马一直跟在自己队伍之后二十余里的位置,老程发觉了斥候当中混进了妖物之后并没有马上说破,而是趁着这名斥候远去之后,暗中下令后面的大军紧紧跟随。
  
  之后又是这名有问题的斥候禀告程咬金有关聚民庄的事情,老程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不管还是算到了一个大概。当下他暗传王命,让后面跟随的数万大军前往聚民庄周围。发现里面有厮杀的声音便马上攻进庄内,如果里面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又没有程咬金王命传出来的话,那便在子时的时候攻杀进来。
  
  进到聚贤庄之后,虽然老庄主杨衮和庄内的庄客都是普通人。不过眼尖的广孝还是在庄内发现了有妖物经过的蛛丝马迹,在吃喝的时候用传音之法告知了程咬金。老程趁着去茅厕的功夫,通知了自己的亲兵。让晚上巡夜的官兵加上小心,身上暗藏火油等引火之物,原本想着发现有豢养妖物的所在,用火油点火示意的。想不到发现妖物竟然都暗藏在地窖当中,这些士兵当下自作主张将地窖点着。最后竟然烧死了大半的妖物。
  
  等到外面的大军冲进来之后,势如破竹的占了大半个聚民庄。如果不最后杀出来百十来个妖物,此战几乎没有遇到一点拦阻。只可惜最后搜遍了聚民庄还是没有找到庄主老杨衮,后来在地下密室当中发现了不少妖卵,和刚刚出生的小妖物。原本广孝想要带几只回去研究的,不过程咬金没有随他的愿,一把火将整个聚民庄从上到下烧了个干干净净。
  
  被程咬金王命聚集过来的大军足足有五六万之多,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程咬金索性带着这只人马浩浩荡荡的向着京城出发,吓得京城当中的李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还以为程咬金后悔将天下拱手让人,这是准备再动手抢回来。当下李渊一天当中连下十二道圣旨,一边招来各地军马前来勤王,一边向程咬金下达圣旨让他原地解散军马,大家都是自己家兄弟,有什么话回到京城再说嘛,封他个一字并肩王也不是不可能。
  
  除了李渊的圣旨之外,当年在瓦岗山起事的众兄弟也纷纷派人前来。现在这些人和程咬金一样都成了大唐的开国元勋,例如秦琼、徐茂公等人都派来了亲信。言语当中还透露出来些许弦外之音,当年天下眼看着已经到了程咬金的囊中,谁能想到他说不要就拿去送人了……
  
  看着自己惹了这么大的祸事,程咬金也没有料到。当下将这五六万的人马就地解散,让他们回到原本所在的军营当中。自己还是带着从秦王李世民这里借来的一千多兵马,继续向着长安进发。
  
  好在这五六万人马已经护卫着程咬金到了距离京城附近,只要过了商州,再有一天的路程便能赶到长安。眼看着长安城就在眼前,程咬金一路上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就等着带人马进城,在这里休息一夜之后,第二天便能赶到长安城。
  
  让程咬金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带着队伍进城。城内先出来了一支队伍,这支人马当中也跳着一支王字旗,和老程的旗号不同,这面王字旗上面用了明黄溜边,竟然是李建成的太子旗。
  
  按着规矩,除了皇帝之外不论藩王亲王,见到了太子旗都要下马下轿见礼。不过程咬金见到之后,却好像没事人一样,依旧笑呵呵的看着城门前这支队伍。他的亲兵队长见状急忙过来提醒,结果被程咬金骂了一通:“别跟本王说那些没用的,本王我不认得字,还是天生的色隐(色盲)之症。你说明黄溜边,我看着怎么是墨绿溜边呢?举在头上好像绿帽子一样,家里出了那么糟心的事情,还有闲心出来瞎转悠……”
  
  程咬金天生的大嗓门,加上他这里又是顺风,正巧队伍后面的李建成骑着逍遥马从城里走出来,听到了卢王的话脸上瞬间阴沉了下来。此时,商州城外的一片密林当中,白发年轻人和归尘二人藏身在这里。正看到城门口发生的事情,归尘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白发年轻人说道:“这就是你的无解死路吗?一个小小的李建成就算是太子,能掀得动程咬金?”
  
  “一个太子自然是不成,不过太子后面可是皇帝。”白发年轻人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空海的面前只有这条路,走进去遍出不来了。看戏吧,不用多久,空海便会送到你我的面前……”
  
  “卢王一路辛苦,建成在这里等候多时了。”虽然心里不高兴,李建成还是强忍着冲程咬金笑了一下。随后从身边的官员手中接过来一封圣旨,对着程咬金继续说道:“陛下有旨,程此去迎接日本使臣多有幸苦。现在可以将遣唐使等人交给建成,由建成带他们入宫去见陛下。请卢王在这商州城中休息几日。稍后还有封赏的旨意……”
  
  “啊!原来是建成啊……老程我就说看着人眼熟,左右,还不将本王搀扶下来,本王要对太子殿下行礼。”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亲兵到了程咬金的马前,不过老程就是嘴上说说,却始终没有从马上下来的意思。
  
  看着老程无礼的样子,李建成再次将胸中的恶气咽了下来。他反倒抢先下马,走到了程咬金的面前之后,说道:“卢王是本朝开国功勋,见陛下都是免礼的。我一个小小的太子怎么担得起,卢王免礼,陛下还等着召见这些日本使臣。还请卢王将使臣请过来……”
  
  “和尚广孝见过太子殿下”这个时候,从车上走下来的广孝也走到了李建成的身边。他也看出来这当中有问题,这几年广孝一直和李建成暗中勾结。满以为自己出面的话,太子一定会给个面子。不管怎么样眼看就要到长安了,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没有想到看到了广孝之后,李建成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冲着广孝说道:“原来大师你也在这里,难怪这么多天没有听到大师来宫中讲经说法了。大师勿怪,建成现在圣旨在身,等到将日本使臣送到宫中之后,再去庙里听大师的教诲。来人,将日本国使臣请过来。陛下等着着急,我们连夜赶回长安……”
  
  看着李建成的手下将几个遣唐使从马车上搀扶了下来,程咬金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只是笑呵呵的看着。不过随后便听到李建成继续说道:“还有几位日本国的僧侣,也一起请过来吧。哪一位是空海大师……”
  
  听到了李建成的话之后,程咬金哈哈一笑,指着广孝身边面沉似水的灌无名说道:“本王向太子殿下介绍,这位便是来自日本倭国的空海大师了。他旁边的和尚是广孝大师的弟子灌无名。”
  
  李建成是广孝的庙里是见过灌无名的,当下他微微一笑,对着程咬金说道:”卢王玩笑了,这位灌无名大师建成也是见过的。他怎么可能是空海大师?灌无名大师,本太子说的对吗?”
  
  “太子殿下误会了,灌无名是在中土的名字,数年之前我在倭国起了另外一个法名正是空海。”灌无名说话的时候,已经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对着李建成继续说道:“空海即是灌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