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另外一个归不归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另外一个归不归

  回到了场院外面之后,杨衮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当下开始命令庄客开始准备,再等待半个时辰之后,便将妖物们一股脑的放出来。他这聚民庄里炼制出来妖物绝非广孝、空海之前遇到的那些妖物,因为需要隐藏在人皮当中,对妖物体型限制很大。一般都是较弱的妖物才会隐藏在人皮当中,而杨衮庄中的妖物则是另外一种样子……
  
  眼看着距离商量好的时辰越来越近,杨衮的手心都是湿滑的汗水。如果不是已经定好的时间,他甚至想现在就冲进去。就在距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一刻钟的时候,庄园外面突然大乱了起来,一阵喊杀之声传了过来。
  
  杨衮愣了一下,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见到一个浑身是伤的庄客从田庄大门口跑了下来。这庄客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庄主!有官军!数不清的官军杀过来了。快放……”这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背后一支羽箭射了过来。箭矢从他的后脑射穿,这庄客应声倒地之后气绝身亡。
  
  随后,数不清的官军从正门冲了下来。杨衮这才明白自己中计,当下有些气急败坏的对着手下庄客吼道:“快!快放出妖物。不用分次了……一股脑全部放出来!”
  
  就在他这句话喊出来的同时,原本还在场院里酣睡的官军突然身穿盔甲、手握刀枪从里面冲了出来。当下直接砍杀了看守他们的庄客,向着杨衮这边冲了过来。而老杨衮准备好的妖物却迟迟不见踪影,当下这个老头子带着庄客向着其中一个藏着妖物的地窖跑了下去。这时才看到之前在庄园里巡夜的官军已经杀光了看守此地的庄客,其中几个官军正在向地窖的缝隙当中泼洒火油。见到老杨衮带人冲过来之后,其中一个军士从身上掏出火绒火石,打着了火之后扔到了已经洒满了火油的地窖当中。
  
  老杨衮以为这里的妖物藏的巧妙,只要一冲出来,这几对巡夜的官军瞬间便可以屠戮干净。想不到最后竟然就是这几十个官军坏了他的大事,等到样衮再想派人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这火油明显是加了料的,火绒掉下去之后大火便“呼!”一声燃烧了起来,随后地窖起来发出来妖物们惨叫的声音。当初因为担心妖物们从地窖里面逃走。地窖的入口都是层层加固,里面的砖石上面都雕刻着禁妖的阵法。想不到最后妖物们无法突破出口,整整一地窖的妖物都被活活烧死。
  
  看到一地窖的妖物都被烧死,杨衮脑海当中一阵一阵的眩晕。他手下的庄客还要过去和官军们厮杀,被杨衮怒骂拦住:“妖物都被烧死了!你们上去也是送死……还有两处地窖……快,我们去东台那边,但愿还不晚……”
  
  事实和愿望总是有些偏差的,杨衮刚刚带着手下的庄客冲到东台的时候,已经看到了顺着地窖当中冒出来的火光,地窖里面除了噼里啪啦被火烧的响动之外,再没有其他类似妖物的惨叫声传出来。地窖外面是几十个已经被砍杀、咽气的庄客……
  
  晚了……杨衮的脚一软直接摔倒在地,就在手下庄客将他搀扶起来之后,老头子哆哆嗦嗦的说道:“北台……快去北台……”
  
  北台地窖当中的妖物是杨衮当作家底的,这次他不管怎样计算,剩下两台暗藏的妖物足够对付程咬金他们的。这里的妖物最少算是预备队,如果战场上发生了什么变化,这里的妖物便是杀出去应急了。故而他大队的庄客都在其他两台把守,这里只留了两个庄客看守。故而并没有引起程咬金官军的注意,老杨衮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命令手下的庄客打开了地窖,随后吹响了控妖笛,指使着里面一百多个妖物冲了出来,向着对面已经冲过来的大队官军扑了过去。
  
  看着不断有妖物从里面跳了出来,随后扑到了官军中间。连抓带咬的杀掉了不少官军,跟着老杨衮的庄客们这才松了口气。其中一个抖机灵的对着老杨衮拍马屁说道:“庄主安心,妖物已经放了出来。这些不是那些披着人皮的次货,就算程咬金的官军……”
  
  这人还没有说完,老杨衮一嘴巴对着他的脸打了过来:“啪!”的一声脆响。随后老头子将他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凑了过来,盯着庄客说道:“拉几把倒吧!你眼睛瞎了吗?自己看看外面冲进来多少大军……可惜了我苦心经营的聚民庄!撤吧,那些妖物们顶不住多久……”
  
  老杨衮说话的时候,已经有数只妖物被官军们射杀。一些弓箭手远远的混在官军当中,他们手里的羽箭上面都是雕刻着方士一门独有的灭妖阵法。虽然这些妖物的力量强大,不过毕竟还是人力拼接出来的。它们只重攻击,防守确实很薄弱。一开始杀死了不少官军,不过后面的弓箭手出现之后,战局马上扭转了起来。一只一只妖物接连被弓箭手射杀……
  
  这时候杨衮已经顾不上这些妖物了,他带着手下的庄客要从后门的暗门逃走。就在他们接连穿过了几处房屋,眼看着就到了暗门的时候。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在空气当中响了起来:“杨衮,还记得你答应我的话吗?这次失败的话,你便是妖物的饵食了……”
  
  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杨衮心中大骇。就在他准备掉头向会跑,去向程咬金官军投降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变成了无数个肉块,随着飞溅的鲜血散落了一地。随后,墙角的阴影当中‘走’出来一个怪模怪样的人影。这人影趴在地上,捡起来散落一地的肉块,放在嘴里大嚼了起来。
  
  剩下的庄客们已经被吓呆了,就在他们要四散奔逃的时候,和杨衮的下场一样,眨眼的功夫便变成了一地的肉块。随后被那个古怪的人影一口一口的吃掉,人影吃的速度惊人。片刻之后地面上便只剩下了几滩血迹……
  
  “亚王,这次吃饱了吗?”声音响起来的时候,白发年轻人已经出现在人影的身边。他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人影的肩头,却被人影一声吼叫,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甩开,随后呲牙咧嘴的对着白发年轻人又是一阵低吼。
  
  看出来人影的不满之后,白发年轻人将自己的手撤了回来。微微一笑之后,对着人影继续说道:”你不能再吃了,人肉是很难消化的,伤了你的身体那就麻烦了……”
  
  “这就是你说的无解死路吗?”这个时候,黑衣人出现在了白发年轻人的身后,对着他的背影嘲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现在看起来无解的那个人好像是你嘛。”
  
  “死路依旧还是死路,不过并不是这条路。”白发年轻人微微一笑之后,对着黑衣人继续说道:“这是杨衮不知道自己的斤两,在我面前说下大话。结果害了自己吧?这样也好,起码我还是看清了程咬金的路数。我给他的死路就在前面,依旧无解……”
  
  这个时候,程咬金已经带着人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看着眼前大获全胜的战况之后,哈哈一笑,指着一个已经被砍成两截的斥候说道:“谁告诉你本王的切口不会变的?当着那么多人说了,还能叫暗语吗?说了就是给你听的……”
  
  看着眼前到处都是官军,再看程咬金的时候,广孝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归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