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梦魇

第一百六十五章 梦魇

  继续前行之后,不断有斥候来回向程咬金通报前方的情况。连续两次试探之后,再不见前方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
  
  继续往前走了两个多时辰之后天色开始慢慢放亮,跟着程咬金熬了一宿的兵士们也显出来了一点疲态。好在前方不远就是洪州辖下的一座大镇店,这里虽然比不了县城,不过好歹也算有一个歇脚的地方。
  
  当下,程咬金指挥着人马进到了镇店当中。包下了这里做大的客栈,在这里休息两个时辰之后继续赶路。程咬金、遣唐使和几个和尚住在客栈当中,而其他的军士将这间客栈围了起来。将客栈里面的老板和伙计都赶了出来,换上了程咬金的亲兵来服侍他们。
  
  除了程咬金的亲兵负责看守客栈之外,剩下的官兵都在客栈内外打好了帐篷。现在青天白日的料想也不会有大批妖物出来作祟。
  
  不过就在程咬金准备睡上两个时辰的时侯,客房外面突然传来自己亲兵的暗语切口。程咬金已经躺在了床上,当下皱了皱眉,他懒得从床上下来。直接靠在枕头上,说道:“出了什么大事非要现在惊扰本王?刚才怎么和你们几个说的?除非是皇上晏驾了,他几个儿子打起来了。不是这样的大事就不要惊扰本王……滚进来吧……”
  
  话音刚落,便看见守在门口的亲兵陪着笑脸走了进来:“卢王殿下,外面来了个人,说是您老人家的朋友。有天大的事情要见您老人家,小的不管怎么问,这人都不说他的名字,只是说卢王殿下您出去见了,自然就知道他是谁了。“
  
  “本王的朋友不是在朝廷里面当官,就是在江湖上做土匪。既然不是当官的,那就是做土匪的了……”程咬金听到之后,也没了什么睡意,当下古怪的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亲兵说道:“让他在客栈外面等着,就说本王穿戴整齐之后即刻就到……”
  
  看着亲兵离开之后,程咬金再次躺在了来。拉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之后,闭上了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管他是谁,真是好朋友的话,也不在乎多等老程我俩时辰……“话音未落,鼾声已经响了起来。
  
  也不知道程咬金睡了多久,突然听到耳边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老程猛地一睁眼,便看到了一个二十来岁,满头白发从头白到脚的年轻人笑眯眯的站在自己的床头,嘴里不停的呼喊:“程王醒来……程王醒来……”
  
  第一眼看见这个年轻人,程咬金还以为面前站着的是吴勉。不过再仔细看过去,年轻人没有吴勉那谁也瞧不起的劲头。他和吴勉虽然有几分相似,不过看着他一脸的笑意,和另外一个白发男人就是两个不同的风格。
  
  看到了程咬金睁眼之后,白发年轻人微微向后推了一步,微笑着说道:“在下在门口等的有些焦急,便不请自来,还请程王见谅。”
  
  “这次就这样了,下不为例啊……”程咬金从床上爬了起来之后,笑眯眯的看了这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老朋友,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继续对着这个人说道:“老程我这几年添了个新毛病,只要上了床说睡就睡。刚刚还想着去外面迎迎你的,结果身子不争气,倒下就睡着了。不服老不行……”
  
  程咬金说话的时候,已经摸到了藏在衣服里面的护身符。他这才安心了一点,将外衣披在身上之后,继续笑呵呵的对着白发年轻人说道:“除了这个说睡就睡的毛病之外,老程我的记性也不大好了。兄弟你的贵姓大名都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兄弟你是……”
  
  “这个怨不得程王,我们原本就是初次见面的。”年轻人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听说程王是位连江山都能舍弃的英雄,这才乍着胆子前来求见。担心门口的贵差阻拦,这才编了个谎话,高攀了您……”
  
  说到这里的时候,年轻人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程咬金之后,微笑着继续说道:“虽然在下没有见过程王,不过却和吴勉、归不归两位熟悉。几年前他们还到我家中做客,只是可惜那次在下外出云游未归,还是家里的师尊接待的他们几位。听说他们几位先生和程王交情莫逆,也想向程王打听一下他们几位现在身在何方?”
  
  “这个兄弟你就算是问对人了,他们和老程我的干哥哥百无求和任叁就在军营当中。”程咬金哈哈一笑之后,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说道:“你在这里稍等一下,老程我……”
  
  说话的时候,程咬金突然从怀里面磨出来一支小小的弓弩来。这弓弩通体洁白,箭曹里面已经插了一支巴掌大小的弩箭。弩箭在手之后,他没有丝毫犹豫对着白发年轻人的身体便扣动了机关。
  
  让程咬金想不到的事,自己明明扣动了机关,可是始终不见里面弩箭发射出来。程咬金不停的扣动机关,却不见里面有任何动静。
  
  看着白发年轻人依旧微笑的样子,程咬金瞬间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老程哈哈一笑之后,将手里的弩箭丢在了床上,随后对着年轻人说道:“应该不是这法器出了问题,是老程我在梦里一直没醒是吧?刚才我还在想,外面都是我的亲兵,对门还有广孝、灌无名那爷俩。就算他们俩的心思不在老程我身上,你进来那师徒俩也应该知道。不过如果你是在老程我的梦里,那就不一样了……”
  
  说话的时候,程咬金打了个哈欠,随后将刚刚穿好的衣服又脱了下来。将自己脱成赤条条的之后,又钻回到了被窝里。闭上了眼睛的同时,程王继续说道:“在梦的话咱们谁也奈何不了谁,你有什么话要老程传的尽管说。只要老程我没忘,能传的一定帮着你……”
  
  “程王你误会了,虽然是在你的梦里,不过我还是有一点能力的。最起码带走你的性命还是没有问题的。”说话的时候,白发年轻人对着床上的程咬金挥了挥手。老程便被一阵狂风吹了起来,随后将他重重的甩在了地上。
  
  程咬金勾缩在地上,张嘴一大口鲜血便喷了出来。剧烈的疼痛让他有些疑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梦里,缓了半天之后,老程这才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白发年轻人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服了……老程我这次心服口服外带佩服,商量一下,饶了我这一次。老程我上有一百多岁的老娘,下有刚刚满月的孩子。老程我要是死了,她们俩上下不靠……”
  
  说到这里的时候,程咬金不知道说动了自己的那根心弦。竟然眼泪鼻涕全部流了下来:“只要你不杀我,什么吴勉、归不归的藏在哪里老程我都告诉你。刚才老程我都是胡说八道,跟着我饿中军是百无求,那个不爱说话的护卫是吴勉,小任叁一直都在地下跟着。归不归藏在空海的那架马车上……”
  
  程咬金一边说一边哭哭啼啼的向着白发年轻人身边凑了过去,走到他身边之后,扑通一声跪在了白发年轻人身前。抱着他的大腿,继续哭道:“看在我们家老娘和吃奶孩子的份上,你就……”
  
  程咬金的话还没有说完,白发年轻人突然感觉到大腿剧痛起来。低头看过去的时候,就见程咬金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支小小的弩箭,正插在自己的大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