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前行

第一百六十三章 前行

  对着空海说完之后,程咬金转身对着齐国远说道:“兄弟,本来四哥应该在你这里多住两天的。不过京城还有一大堆的事情,反正这几个倭人也在这儿了,老程我这就带他们走了。过完年我和皇上说活,让他把你调回京城。刑部的老关差不多了,你回来正好接他那一摊子……”
  
  听到程咬金连城都不进,就要匆匆忙忙的往京城赶,齐国远多少有些意外。他将程四爷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四哥,皇上的旨意让你在我这里探查倭国遣唐使遇袭,还有那一县官员、百姓们无故突然失踪的事情。你就这么走了,皇上要是怪罪下来怎么办?”
  
  “你管那个干什么?”程咬金哈哈一笑,也不理会身边的遣唐使和众官员。轻轻的踹了齐国远一脚之后,继续说道:“当年你四哥我也是发过圣旨的,老齐你又尊过几次?现在换了李渊就知道害怕了?天塌下来还有你四哥顶着,你个小小的洪州刺史怕什么?”
  
  说到这里,程咬金笑呵呵的回头看了几个遣唐使和僧人一眼,随后对着空海说道:“你和那几个倭国人说一下,现在他们就跟着本王去往长安城了。这一路上山高水险,让他们不要乱动……
  
  空海已经听到了程咬金和齐刺史的对话,不过还是对这位卢王殿下说走就走的的急脾气有些吃惊。当下急忙向程咬金解释道:“殿下,这样是不是太仓促了一点?遣唐使还带着嵯峨天皇向大唐皇帝陛下进宫的礼物……”
  
  “谁还在乎你们那三瓜俩枣?”程咬金虽然不在乎,不过那些贡品毕竟不是给他的。老程想了一下之后,对着齐国远再次说道:“老齐,四个我先带着他们回去。你辛苦一点,把他们倭国人带来的什么贡品装车,派人送到长安去……”
  
  老程说话的时候,已经有有他的部下过来。连请带架的将这些倭国人一股脑的都弄到了自己队伍的几辆大车上面,广孝、灌无名师徒二人对了一下眼神,都没有做声,等着看这个卢王殿下想要做什么。齐国远有心再想劝两句,又知道自己四哥的脾气。当下只能苦笑了一声,对着程咬金说道:“四哥,兄弟我也劝不了你。不管怎么样可不敢再死人了,他们从倭国出发的时候有一百多人,现在就剩下这么几个了。要是再有伤亡的话,皇上那里可是不好交代。”
  
  “放心吧,四哥我心里有数。”程咬金哈哈大笑之后,便和齐国远告辞。再次骑上了自己的高头大马之后,下令大军后队变前队向着来时的道路进发。齐国远带人送出几十里地之后,兄弟二人这才作别。临走的时候齐刺史还不住的嘱咐自己这四哥,让他千万小心这几个倭国的遣唐使。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虽然这支队伍已经点上了火把照明。不过官路之上看着还是显得有些阴森,遣唐使和那几个来自倭国的僧人不约而同的想起来刚出福州那两晚发生的事情。再看身前身后的官军,怎么看都像是那些披着人皮的妖物。当下一个一个吓得直打哆嗦,就等着它们什么时候狂性大发,一拥而上将自己这些人吃掉。
  
  这个时候,程咬金骑着他的战马溜溜达达的到了空海几个和尚所在的马车边。借着身边兵卒的火把,看了看马车上面几个和尚的相貌之后,冲着空海身边的广孝和尚哈哈一笑,说道:“刚才老程我就好像是看见了什么熟人,这不是广孝大师吗?这几年你常走太子建成那里,老程我还以为看错了人。你也知道的,你们和尚都是光头吗,长得也差不多少……”
  
  “有劳卢王殿下费心了”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对着程咬金说道:“我与空海大师有些私交,这次本来是来迎接他的,想不到出了这样的恶事。更加想不到这样的小事会劳动卢王殿下您,看来和尚还真是和殿下有些缘分……”
  
  “对嘛,咱们当然是有缘分。上辈子可能是老程我把你们家孩子仍井里了,这辈子要来还债……”程咬金哈哈一笑之后,正要继续胡说八道几句的时候,远处自己斥候跑了回来。在老程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程咬金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他也不说话,直接挥了挥手示意斥候离开。
  
  看着斥候再次跑开之后,程咬金这才哈哈一笑,对着马车里面的几个和尚说道:“这次老程我慢待了几位大和尚,不过皇上的质疑急不敢耽搁。你们几位和那几个遣唐使只能在车里吃喝休息,要是要拉要撒的话最后忍一下。咱们凑齐了三个人才可以停车便溺……”
  
  说到这里的时候,程咬金顿了一下,随后将目光转到了空海的身上。哈哈一笑之后,对着空海说道:“空海大师,有件事情要提前和你们说一下。本王接到的旨意是平安带着几位遣唐使抵达京城,这一路上突然在有人想要拦截、行刺遣唐使的话,到时候讲不了说不起了,真到了紧急的关头,老程我只能保着一头了。一旦遇到什么情况,把你们这几位大和尚丢在了半路上。几位可千万不要记恨老程我……”
  
  “一切随缘,真到了紧急关头,殿下直管保着几位遣唐使大人就好。”空海微微一笑之后,对着程咬金继续说道:“和尚我原本就是几位遣唐使的翻译,遇到危机就算用和尚的性命保全几位大人,也是应该的。”
  
  之前程咬金还说是专门为了空海来的,现在却又说了这样的话。当下连广孝、灌无名都摸不准这个程咬金要做什么了。有了空海和尚的话,程咬金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随后吩咐手下的兵丁将麦饼、熟肉之类的吃食和食水送到几架马车上面。
  
  他们两车人正在吃喝的时候,刚才的斥候在跑了回来。这次他当中马车上遣唐使和几个和尚的面对着程咬金说道:“卢王殿下!前行十里之外村落里面的村民突然失踪。原本应该和我交接的斥候也不见了踪影,前方或许有变,请殿下早做提防。”
  
  “一座村子里的人失踪了……”程咬金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那斥候说道:“你不用再去打探消息了,随军守着本王就好。旗牌!通知前军,我们不走这条路了,改道绕过那个村子。全军极速前行,如果有人敢拦本王的去路。不管因由直管杀了就好……”
  
  程咬金一声令下之后,跟在他身边的旗牌快马向着前队通传。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回来守在程咬金身后的斥候突然变了脸,他脸色狰狞的将自己腰刀抽了处理,对着没有丝毫防备的程咬金后脑砍下下去。
  
  眼看着这一下就要砍在卢王殿下头上的时候,程咬金左右的军士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将已经拿在手中的刀剑将斥候从马上砍落马下。斥候身子摔落在地上之后,竟然没有收到任何影响,大叫了一声字之后,再次从地面上窜了起来。猿猴一样敏捷的向着程咬金的后身扑了过去。
  
  就在斥候扑到半空中的时候,又有几名几个护卫将刀剑砍在斥候的身上。就在他再次倒地的一瞬间,身后一匹快马上面的护卫手握大刀,刀刃由下至上反着一刀砍在了斥候的脖子上,这个力道大了一点,竟然直接将他的脑袋砍了下来。
  
  而程咬金自己却好像什么时侯都没有发生一样,一边继续纵马前行,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真以为老程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