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变故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变故

  倭国遣唐使在福州休养了两个多月之后,长安城前来迎接遣唐使的官员终于到了。三天之后,在官员的陪同之下,倭国遣唐使已经随行的官员、武士以及僧侣分成十架马车向着京城长安的方向进发。
  
  就在他们车队的后面,还跟随了另外一架奢华的马车。原本有马车尾随外国使节车队就多少有些可疑,虽说天下已经平定,不过也有过外国使团被土匪劫掠的事情发生。护送遣唐使的护卫前去盘查,那架跟随车队的马车上面有泗水号的印记。
  
  根据马车上一个瞎眼老头的诉说,他们是泗水号两位东家的亲戚。这次是回到陆地来探亲的,他们也是要去往长安城。担心一路上被匪患劫掠,这才跟随在外国使团车队的后面。想着跟随车队,有官军的保护也不用在担心什么土匪了。
  
  听说马车是泗水号的,车上的人又是泗水号两位东家的亲戚,陪同遣唐使的官吏马上变得好说话了。他亲自过来拜望了马车上的几个人,也不知道归不归在这官员的手里塞了什么东西。这位大人竟然将这架马车一起带到了车队当中,听说了马车上面几个人的身份之后,倭国的遣唐使也没有什么异议。
  
  两位正副遣唐使还派人过来联络了马车上的几个人,请他们回到泗水号之后,和刘喜、孙小川两位东家商量选一个吉日,倭国要派出使臣要登岛拜访。倭国虽然轻商,不过国内没有什么矿产资源。还想要联络这家大得惊人的商号帮助他们在波斯、大唐两国采买,除了泗水号这家大买卖之外,也找不到其他的商家了。
  
  这架泗水号马车上面的几个人自然就是吴勉、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了,混进了车队之后,凭着泗水号的招牌,老家伙很快便在车队当中混了一个脸熟。进了车队得当天便将他们的马车行驶到了装着众僧侣的马车后面。
  
  空海,广孝和灌无名都在这架马车当中,经过了两个月的调养,广孝和尚看着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分别。看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马车行驶过来之后,脸色多少有些难看。不过还是强颜欢笑,和吴勉、归不归客气了几句。
  
  当天晚上,他们的车队行驶到了福州附近的一座县城休息。之前已经有官吏包下了县城当中几座客栈,最大最好的自然是请遣唐使居住,因为吴勉、归不归他们挂了泗水号的名号,故而他们也被安排在了这间客栈当中。因为空海担任翻译的缘故,故而他们那几个僧人也在同一家客栈居住。
  
  晚饭的时候,遣唐使众人被当地的官吏请到县衙当中赴宴。吴勉、归不归仗着泗水号的名头,也被拉去一同赴宴。因为此时大唐崇信佛法,故而车队当中的僧人也跟着一起进了县衙。好在倭国僧人并不戒浑酒,除了广孝和灌无名守戒之外,其他的和尚和遣唐使用一样的餐食。
  
  酒过三巡之后,本地的县官还找来了几个本地的歌姬前来吟唱舞蹈助兴。只不过当地不比长安、洛阳这样的大地方,有几个歌姬也是乡野间的庸脂俗粉。不过就是这样,也还是让没有完全开化的倭国遣唐使们听的如痴如醉。借着酒劲竟然还纷纷起身跟着歌姬们一起舞蹈起来。
  
  看着遣唐使的样子,小任叁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对着坐在对面的空海说道:“和尚,倭国没有女人吗?看看你们遣唐使的样子,这样的货色都能跟着一起又唱又跳的,那到了京城看到了京城娼馆里面的漂亮姐姐们,是不是就要当场割肚子死一个看看?”
  
  “一个地方一个风俗,在倭国赴酒宴的时候,也有边喝边舞蹈的。几位大人想是怀念家乡了吧。”空海和尚微微一笑,看着跳的如痴如醉的两位遣唐使继续说道:“时间不早了,歌舞之后也竟然散席了吧?”
  
  空海和尚说话的时候,几个小厮过来收拾桌子上面的残酒。其中一个小厮走到了几个和尚的桌前,一边替换残酒,一边眼馋的看着酒桌上面的丰盛菜肴。对着一只烹煮稀烂的炖鸡咽了口口水,趁着众人说话不在意他的时候,用手指飞快的沾了一下汤汁,随后低着头将这根手指塞进嘴巴里,舔干净了上面的汤汁。
  
  空海和尚看到了小厮的动作,冲着他做了个鬼脸之后,将鸡腿撕了下来,塞进了小厮的袍袖当中,低声说道:“带回去吃,不要让别人看到。快去,吃完了回来还有……”
  
  小厮没有想到这个和尚会给他鸡腿,当下脸色涨红。看着身边的同伴没有注意到他之后,端着装有空酒壶的托盘转身走了出去。看着小厮的背影,空海和尚微微一笑,对着身边的广孝说道:“当年他也是这么给了我一条鸡腿,现在看到这个孩子,好像看到了从前的我一样。”
  
  广孝跟着笑了一下,却并没有接话。他的两只眼睛一直都在进进出出的下人身上转悠,好像他们当中随时会跳出来一个刺客,对空海和尚不利似的。对面的归不归虽然看不到,也猜到了广孝草木皆兵的表情,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开口说道:“广孝,你到底在徐福哪里得到了什么许诺?认识你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方士一门也没有了,你再回门墙也不可能了。”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广孝干笑了一声,说道:“归师兄真是会说笑,我只是和空海投缘而已。哪里有什么大方师的许诺…….”
  
  广孝说话的时候,刚刚藏着鸡腿出去的小厮又端着托盘回到了空海和尚的身边。这小厮的嘴角都是油花,只是刚才狼吞虎咽的将鸡腿吃完之后,又回来要肉吃了。
  
  空海和尚微微一笑,从袖口里面掏出来一张手帕。给孩子擦了擦嘴之后,说道:“偷吃就要学会擦嘴,你藏到桌子底下,我把整只鸡都拿下去。你慢慢的……”空海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发现这十来岁小厮的相貌变得古怪了起来,看着自己好像是在狞笑一样。
  
  “鸡有什么好吃的……我要吃你!”小厮突然一声大吼,随后他张开了嘴巴。这个十来岁孩子的嘴巴竟然裂到了脑后,里面满都是利刃一般的牙齿,对着空海和尚的头颅咬了下去。
  
  眼看着这一口就要咬到空海和尚脑袋的时候,坐在旁边的灌无名突然起身掐住了小厮的脖子。随着他手上发力,竟然将小厮的头颅生生从脖子上扯断,顺手扔到了对面另外一个小厮的身上。吓得这半大小子哇哇大叫了起来……
  
  由于刚才那小厮背对着众人,除了迎面的吴勉、归不归几个人之外,其他的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变化。脑袋被灌无名扯下来之后,有瞬间变回了刚才偷嘴吃的那个小厮模样。
  
  看到了灌无名突下杀手杀害小厮,在场的人都惊的目瞪口呆。最后还是本地的县令先反应了过去,不管他是不是倭国使节,杀了人便要服大唐的律法。后面会不会又特赦的旨意他不管,但是自己身为一县之长什么都不做就说不过去了。当下县令向随行得大唐官吏请示,要将行凶的和尚抓起来伏法。
  
  灌无名虽然是大唐的僧人,不过却是跟随遣唐使来的。这官员也有些犹豫不定起来,就在这个侍候,周围过来更换残酒的几个小厮突然变脸。好像猿猴一样向着有些发愣的空海和尚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