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戏里戏外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戏里戏外

  这世上能打败广孝的人本来就没有几个,像这样瞬间便差点要了这和尚性命的人。归不归能想到的也只有徐福和那位大术士席应真了,只不过他们俩一个还在海上钓鱼,另外一个下手不会如此的狠辣。老家伙的心里也开始嘀咕起来,能在一瞬间便把广孝伤了成这个样子,会是谁呢……

  这时候。吴勉和小任叁也走了出来。看着广孝奄奄一息的样子,白发男人皱了皱眉头之后,一把将归不归拉开,随后在广孝的伤口伤摸索了起来。片刻之后,吴勉的手里便出现了几颗缝衣针大小的铜针。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倒在地上的广孝说道:“石头砸在脚上的感觉好吗?”

  此时被惊动的倭国杂役和客栈伙计都已经走出来看热闹,当下在归不归的示意之下,百无求将奄奄一息的广孝背进了客房当中。将他拔了个一丝不挂仍在了床榻上之后,吴勉又在广孝的身上找出来一根铜针。

  这几根铜针正是当年海眼里面,差点要了吴勉半条命缝裂针。这种法器当年书用来付对渡劫成仙之人的,也就是这种法器才能对长生不老的白发之人有着巨大的杀伤力。这种法器没有解救之法,只有凭着广孝自己长生不老之力慢慢的恢复。当初吴勉手里还有真龙涎那样的天材地宝。广孝身边可是什么都没有。

  看着自己这小爷叔还在检查广孝的伤势,百无求撇了撇嘴之后,说道:“不是老子胡说。这个秃子有必要救他吗?广仁虽是一条白眼狼,可面子上和咱们还说得过去。要是老子没记错的话?咱们早就和这个秃子翻脸了吧?你们要是怕手上沾血,这事就交给老子来办。弄死他就说是广仁、火山他们爷俩干的,怎么多年了,屎盆子轮也轮到他们俩大方师的头上了。”

  “傻小子,广孝死了,谁来告诉你他是怎么受伤的?”归不归听了自己便宜儿子的话之后,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还有,海空有什么怎么回事?他怎么能拿到徐福的赦命?能这么轻易的就把他伤成这个样子,说不定广孝只是第一个,下一次就要轮到老人家我和你小爷叔了……”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已经开口打断了他的话。白发男人回头看着老家伙说道:“动广孝的‘人’有点手段,一边用法器转移他的注意力,一边趁机使用缝裂针打在广孝的身上。他身上有两处伤口……老家伙,能找到缝裂针的你猜会是什么人?”

  “那个被你砍下了胳膊的丑八怪……”说到这个人的时候,归不归的眼睛眯缝了起来。虽然他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不过这样习惯的动脑表情还是挂在了老家伙的面上。顿了一下之后。归不归突然怪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那个丑八怪说过,他被自己的弟子封印在海眼里面,众生不能出去。那就是说当中还有什么我们没有见过的人……或者说就是丑八怪的弟子,也说不一定……”

  说到海眼当中,那个拼接了妖身的男人之时,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又变得古怪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嘿嘿一笑,冲着吴勉再次说道:“当年给他的长生不老药丸,他应该已经吃了吧?好好的待在海眼里面研究妖物不好吗?干嘛一定要长生不老。”

  当初从海眼出来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和百无求说过那个拼接了妖身的人不能消化长生不老药。那药丸对他来说就是致命的毒药,现在二愣子听了也不怎么在意,不过它还是想不明白广孝这是找谁惹谁了,为什么要在自己住的客栈大门口害死他。

  “傻小子,让广孝死在这里,无非也就是挑拨我们和广仁得关系。广仁刚刚离开,广孝就死在了门口,谁知道是不是那位大方师故意躲在门口干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广仁那边也是一样,他刚刚离开广孝就死在这里。不是他做的,那就剩下咱们几个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二人的表情同时变的古怪了起来。老家伙对着大门外说道:“差点把他忘了……”

  话音未落,客房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随后见到另外一个和尚灌无名脸色铁青的走了进来,看了吴勉、归不归一眼之后。直接冲到了床榻前,看了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师尊一眼,回过头来说道:“是广仁干的吗?还是火山……”

  灌无名一直在空海身边,广孝过来之前已经和他会过面。原本他就是过来传达徐福法旨赦命的,早就应该回去。灌无名等了半天不见自己的师尊回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有个和尚被人暗算在客栈门口的消息。他也顾不上空海的死活了。匆匆忙忙的赶到了这里。

  吴勉、归不归不是傻子,真要广孝性命的话也不会在自己居住的客栈下手。见到人没死还在救治他(灌无名自己这么觉得),当今世上能将广孝伤成这种程度的,不是他们几个那就只剩下一个广仁了……

  “你那么硬猜的话,老人家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我老人家说不知道谁做的,你会不会相信?”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师尊从客栈出去之后就这样了,谁做的,怎么做的就不知道了。灌无名。你师尊现在这样了,有什么东西你是扛不住的。老人家我给你一次机会,会许还可以替你分担一点。”

  “不用客气。我们师徒的事情,自己会处理……”灌无名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拒绝了归不归的‘好意’。随后他将还处于昏迷当中的广孝抱了起来。向着客栈大门外走去。

  走到了大门前的时候,灌无名突然站住了脚步。随后回过头来,对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说道:“有一件事情或许要麻烦你们几位,空海……请保住他的周全。徐福大方师当年的法旨并不是真想要他的性命。空海只是……”

  他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抱着的广孝突然睁开了眼睛。当下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自己的弟子说道:“住……住口!这是你该说的事情吗?不要……再说了!”

  说话的时候,广孝挣扎着从自己弟子的怀里挣脱了出来。不过他的伤势太重,两脚刚刚沾地便倒在了地上,还是灌无名再次将自己的师尊付了起来。广孝缓了半晌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打扰了这么久……广孝告辞了,我们师徒现在要护送空海……前往长安。往日种种得罪之处……广孝在这里赔罪了……”

  说话的时候,广孝想要跪在地上行大礼,不过他自己的身体瘫软,无法做出来那样的动作。当下只能欠了欠身,随后在灌无名的搀扶之下,慢慢走出了客房,向着客栈大门的方向走去。

  ‘看’着广孝远去的身影,归不归脸上浮现出来了古怪的神色。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不是知道缝裂针是什么。老人家我还以为这是广孝和尚演的一场戏。真是演戏的话……广孝可就真是下本了。”

  “缝裂针是假的,那股妖气假不了。”吴勉跟上来一句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不是说要见你干兄弟吗?这次随你,我们去长安……”

  听了吴勉的话,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说道:“有的时候,吃定你的脾气也不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