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神秘的气息

第一百五十六章 神秘的气息

  “到底是归师兄,我这边刚刚到门口,你那里就知道了……”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顺着大门走了进来。他好像不知道广仁也在这里一样,一脸诧异的看着已经和吴勉分开了的大方师,继续说道:“远来广仁大方师也在这里。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剩的和尚我到处去找你和火山的下落。”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孝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张绢帛。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之后,他开口说道:“徐福大方师法旨,因事态发生了变故,故而时暂留住韩淮的性命。对他的后续责罚,要看事态的继续发展。这是大方师的原文法旨……”

  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将绢帛上面的法旨交给了大方师广仁。法旨上面是用方士慧文书写,说出来的时候有些生涩,远不如广孝所说的大白话。

  广仁大方师接过来法旨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确认了上面是自己师尊的笔记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将法旨收好。冲着广孝微微一笑。说道:“麻烦广孝大师亲自去取的法旨,不知道师尊还交代了什么,广仁也好尽力去办。”

  “大方师不用客气。我这样的身份怎么有脸面去见徐福大方师?”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是请了水泗号的两位东家转交的信函,徐福大方师三天给的回函。如果不是又替徐福大方师办了点事情,三天之前广孝便应该赶到这里的。”

  他们俩相互暗斗了多年,都想将对方置于死地,现在说话的样子却好像是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听到广孝被徐福指派办事,广仁竟然还流露出来一丝妒忌的表情。

  “那么说,韩淮也好,空海也罢都不在必死的名单里面了,是吧?”‘看’着他们俩有说有笑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火山了?平白无故妄杀了这么多人,又应该如何处置?”

  “刚才外面馆驿的火是火山那孩子放的?”广孝很是‘诧异’的惊呼了一声之后,马上又变了另外一副表情,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火山怎么说也是继承你道统,成为最后一任大方师的人。几条命人虽然可惜,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看在和尚的面子上。您就饶了他这一次。让火山面壁思过几天也就算了,那些亡魂就交给和尚我了。我摆下水陆道场,做一场法事送他们转世投胎也就罢了。”

  “广孝大师说的晚了,实不相瞒,广仁已经和火山划清了界限。”广仁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之后,继续正色说道:“从此刻开始,火山不在是我的弟子。他在外面惹下的是非,由他自己承担。如果几位要诛杀他给死难之人报仇,也由得几位,不必在和广仁商量。”

  广孝也没有想到这位大方师会做的这么绝,而广仁也没有再留下来的意思。客气了几句之后便转身告辞。临走的时候,吴勉突然开口说道:“广仁,火山的事情我不管,不过你我的事情还没完。今天没有分出胜负来,我们有缘改日再战。”

  “广仁随时恭候。”这位大方师冲着吴勉微微一笑之后,又对着他后面的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广仁几年前遇到了一位神医,你的眼疾要不要这位神医诊治一下?广仁可以引荐……”

  “不麻烦大方师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些年来,老人家我这双眼睛也慢慢的好起来了。现在已经能模模糊糊能看到一些光影了,反正我老人家一时半会也死不了。慢慢熬着吧,照这个样子过不了百八十年,这不错就能看到大方师你的样子了。”

  听到归不归话里话外还是对自己有些不放心。当下广仁也没有继续说话,转身向着客栈门口走去,他没走几步已经运用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吴勉、广孝的眼前。

  看到广仁消失之后,广孝微微笑了一下,随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广孝也还有一点事情要办。就不打扰你们清修……”

  “广孝你留下…….”没等这个和尚说完。吴勉已经拦住了他。这个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跟着说道:“广孝你别着急走啊,说说这个空海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找这个麻烦,还去请了徐福的法旨。老人家我都想不到你会去冒这个风险。你真不怕徐福把你也留在他的身边,一起在海上钓鱼吗?”

  “如果师尊他老人家能再将广孝收在门墙之内,我就算陪他老人家钓后半生的鱼,那又如何?”说到这里,和尚有些神伤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就算将长生不老之体收走。再废掉广孝全身的术法那又怎么样?可惜,回不了头了。”

  说到这里,广孝重重的再次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瞒吴勉先生和归师兄,广孝只是觉得这韩淮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只是替他说了两句话,师尊也的广孝说的在理。这才继续回查当年的事情。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暂时免了韩淮的死罪。这么多年,广孝我的弟子灌无名一直跟在空海和尚的周围,只要徐福大方师有了再次处死他的法旨,灌无名直接动手,不会耽误多久的。该说的广孝也都说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广孝也就告辞了。”

  归不归本来还要阻拦广孝,不过话已经到了嘴边,不知道为什么又咽了回去,看到这个老家伙都没有阻拦,吴勉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看着他转身走出了客栈,这个时候百无求突然说了一句:“老家伙,老子还以为你能说说当年他从海眼带走的两箱子宝贝的。咱们一共才带走了一箱,他们两个不要脸的一人一箱……”

  “不是傻小子你提醒,老人家我差点就忘了。”归不归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走,你们都陪着老人家我一起去找他们师徒俩的麻烦去。别以为仗着徐福没有杀他。就等于拿了免死金牌。那两口箱子是傻小子你装起来的,凭什么他们爷俩拿走……找他们爷俩说理去……”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在百无求的搀扶之下,也跟着向客栈门外走去。老人家不想去凑热闹,当下留下他和小任叁在这里看家。不过老家伙带着自己的便宜儿子没走多远,这一人一妖的眉头便同时皱了起来。

  客栈大门外突然出现了一股古怪的气息,这气息非人非妖,就连归不归这样的老油条也想不到这气息是怎么回事。就在他们俩诧异的时候,大门口突然传来广孝一声闷哼。随后“扑通!”一声,像是有什么重物倒在了地上。

  听到这个的时候,归不归想都没想,一把将百无求抓到了自己的身后。老家伙的身体一晃已经到了大门口,他对着大门外面打出来几道罡风之后,本人却到了客栈的墙壁顶上。对着那个非人非妖的气息再次打出去几道罡风。

  随着归不归动手,那个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他跟就没有出现过一样。于此同时,百无求已经将客栈的大门撞开,一头从里面冲了出来:“老家伙!这里没人——被说没人,广孝被打伤了,他好像不行了,你下来看看……”

  归不归从墙头上跳下来之后,便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随后他摸摸索索的蹲在了地上,摸到了一身鲜血的广孝。此时这个和尚已经倒在了地上,身上六七个透明的窟窿,正不停的向外流着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