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师徒决裂

第一百五十五章 师徒决裂

  妖物倒地之后,从中剑的伤口处闪出一道火苗。火苗闪现之后妖物的尸体上“呼!”的一声着起了大火,片刻的功夫边将它烧成了一把飞灰。随着一阵微风吹过,将这把飞灰吹散在了空气当中。

  “妖物私下妖山,该死……”说话的时侯,那个顶着一头红发的末代大方师火山从院外走了来进。看了一眼漫天的飞灰之后。火山微微皱了皱眉头,对着面前的飞灰吹了口气,一阵狂风将妖物的骨灰吹到了客栈外面。

  “火山,老子我也是妖物,这个时侯也不在妖山上。来,照刚才那样也给爷爷来一下!孙子,不敢动手你就是老子我养的……”刚才看到妖物中剑身亡之后,百无求被气懵了。反应过来之后对着火山破口大骂了起来……

  二愣子也真是被气着了,张嘴的时侯也不管什么分寸不分寸了。将火山家里的亲戚都拉出来说落了一边,它嘴里能有什么好词?说出来的话娼馆里面的娼妓都不好意思出口。

  火山被它气得脸色一阵煞白一阵红涨的,刚才他进来的时侯,看到这妖物鬼鬼祟祟的从吴勉、归不归的房间里面窜出来。还以为它要行什么不轨之事。这才突然出手了结妖物。原本是想着在吴勉、归不归面前卖个好的,现在看起来自己似乎是杀错了妖物。

  火山原本就是火爆的脾气,被百无求大骂了这么几句之后。怒从心头起也不管吴勉、归不归就站在这妖物的身边。指使自己的长剑向着这个二愣子的心口飞了过去,眼看刚才那一幕就要重演的时侯。一边默不作声的吴勉突然一把将百无求拉开,随后他站在二愣子的位置上,伸出来一根手指头在已经到了胸口的剑身上点了一下。

  “当…….”一声金属相击的声音响过,长剑一条直线的被弹到了空中,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火山煞白的脸色,吴勉用他有特的语调说道:“还要再来一次吗?”

  火山之前用惯了的法器已经折损在了海眼当中,这几年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柄趁手的法器。想不到就这样就被吴勉轻轻松松的破掉了,火山又惊又怒,知道自己的实力与这个白发男人相差遥远,就算自己拼死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了。当年他还是一个认自己宰割的羔羊,现在二人的地位已经完全对调了。

  火山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了心头这团火气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我代广仁大方师问你们,再次见到了韩淮,为什么又不动手?归不归你还想要左右逢源吗?”

  “谁说老人家我没有动手的,刚才一把火差点将空海和尚烧死,火山你不会没有看到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里面还有几十条的人命,老人家我也背上了。那和尚的运气好,我老人家有什么办法?如果这个都不算是动手的话,那么把福州的人都杀光了,才叫动手吗?”

  几句话说的火山哑口无言,之前那把火的确是他放的。原本想把这个口黑锅扣在吴勉、归不归身上,现在这个老家伙自己承认之后,他反而找不到话说了。就在火山犹豫应该怎么下台的时侯,吴勉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几十口的人命,说没就没了。还有刚才的妖物说杀也就杀了。不过你师尊没有告诉过你,杀人是要偿命的吗……”

  说话的时侯,吴勉的手??里慢慢探出来那柄非刀非剑的法器贪狼,贪狼在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对着火山说道:“既然广仁没有告诉过你,那我来教你……”话音未落贪狼已经对着火山的脑袋砍了下去。

  这时候的火山手里已经没有格挡的法器,当下只能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去躲避。不过吴勉的动作实在太快,眼看着火山就要命丧当场的时侯。两刀寒光飞了过来挡在了贪狼的刀刃之下。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过之后,贪狼被两柄短剑格挡了一下。这片刻的停顿救了火山的一条性命,他的身体一闪之后。已经出现在了十几丈远的院子门口。如果不是认出来架住贪狼的两柄短剑正是自己师尊的贴身法器之后,火山这个时侯已经运用术法远走高飞了。

  “吴勉先生,弟子是我的弟子。怎么来教是我的事情……”说话的时侯,广仁的身影已经凭空出现在了火山的面前。冲着吴勉微微一笑之后,这位大方师继续说道:“火山犯错,自然有我来管教。还不用麻烦外人替我出手,他也不过是来问问,为什么再次见到了韩淮。几位没有动手。如果不是因为广仁在外地办事,也不用麻烦你们几位去对付他了……”

  “那就要问问你的好弟子了,老人家我刚刚磨好了刀,准备翻墙过去了结化名空海的韩淮之时,被你这好底子一把大火将对面馆驿少个干干净净。”归不归嘿嘿一笑,抢在吴勉说话之前,抢先继续说道:“结果空海还是那个空海,只是烧死了馆驿当中无关之人。死的也不多,总共才三五百人……那个惨啊。烧的面目全非,已经认不得谁是谁了……”

  广仁的确是从外地匆匆赶来,也看到了旁边的馆驿被烧成了一片瓦砾。大方师心里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只是见到火山有危险,来不及细想便先来搭救自己这弟子了。

  现在听到归不归说到火山做了这样的事情,广仁的脸上便挂上了一层寒霜。只不过他是护短的性子。虽然火山犯下了大错也仍不得别人来教训。当下这位大方师脸上的脸色冷了下来。面无表情的回头看了火山一眼,说道:“是你做的吗?”

  火山还从来没有见过师尊如此和自己说话,当下冷汗便冒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广仁的身前,还没有等他说话,大方师便什么都明白了。看了一眼这个接了自己道统的弟子,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他说道:“火山,从此刻起,你我师徒的缘分已尽。你速速从我的面前离开,从今往后你不可对外再称广仁的弟子。好自为之吧!”

  几句话让跪在广仁面前的火山打起了哆嗦,正想要说几句乞求之话的时侯,突然听到吴勉一声冷笑:“既然你们的师徒缘分已尽,那我替馆驿当中的无辜冤魂报仇。广仁大方师你应该也没有意见吧…….”说着,手起刀落再次举起来贪狼对着火山的头颅砍了下去。

  没有想到第二次又被广仁用两柄短剑挡住,随后大方师看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你想要活活气死我吗……”

  这个时侯,火山才明白了广仁大方师的用意,当下他跳了起来,转身便向着客栈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施展了五行遁法,当着吴勉的面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白发男人数次想要阻止火山逃走,都被广仁用两柄短剑阻拦。大方师的术法克制吴勉,原本有几次机会都可以让火山斩于贪狼之下,随后都被这位大方师破坏。

  火山逃走之后,吴勉也动了火气,当下对着广仁一路猛攻了下去。不过他的术法每次都被大方师轻松的化解,论起来术法吴勉已经在广仁之上,偏偏就是不能将这位大方师如何。

  两个人动手之后,整个客栈都跟着斗个不停。眼看着客栈就要被他们两个人震塌的时侯,归不归突然大喊了一声:“广孝!你就这么躲着看热闹吗?再不出来的话,老人家我现在就去了结你的好弟子灌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