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名分早定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名分早定

  广孝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大术士的事情自然有人去操心,殿下你只要时时刻刻守在唐王身边就好。唐王若得天下,殿下你便是储君。名份之事天注定,秦王虽然费尽心力,到头来还是要在殿下架前称臣。”
  
  广孝说的也是这个道理,现在李世民虽然风头正劲,不过等到李渊一死,这番家业便是他李建成的。到时候自己和李世民的君臣名份定下,他小小的秦王也只有俯首称臣的份。只要自己忍过这几年,李世民替唐王打下来的江山还是自己的。
  
  当下,广孝又嘱咐了几句之后,便将这位世子殿下送走。孤零零的回到了庙堂当中,这个时侯,佛像前已经又出现了另外一个僧人,正是广孝的弟子灌无名。看到自己的师尊会来,灌无名说道:“您真想把国运交到这样人的手上吗?”
  
  “他成为天下之主,是上天注定的。”广孝说话的时侯,竟然有些失落。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不说这个人了,韩淮的事情有着落了吗?他到底犯了什么大罪,大方师会下这样的格杀令。”
  
  “弟子打听了和大方师船队有交往的泗水号,不过实在没有渠道可以探听到如此机密到事情。”说到这里,灌无名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还有件事,弟子探听到吴勉、归不归曾经在泗水号的码头见过韩淮。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竟然将韩淮放走。此事广仁知道,相信那位大方师已经亲自去找吴勉、归不归问罪了。”
  
  “问罪?哈哈……”广孝失声笑了几下,随后继续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那位大方师心里本来就有鬼,谁向谁去问罪?他真去的话也是自找无趣而已。无名,你好好说说吴勉、归不归和韩淮相遇的事情,或许能看出来韩淮到底去哪里了…..”
  
  当初广孝接到了徐福大方师法旨之后,和广仁一样也还是费尽心力的到处寻找。不过他们俩查到了一条线,这一对昔日的师兄弟差点再次遇到。广孝发觉不对劲之后,这才急急忙忙抽身出来。不过徐福大方师的法旨,他也是必须要去执行的。当下,广孝另辟蹊径派出灌无名去调查广仁查过的事情,想从大方师遗落的蛛丝马迹当中找到一些关键的线索。
  
  当下,灌无名将自己查到的事情和广孝说了一遍。除了查到吴勉、归不归二人放走了化名金古童的韩淮之外,竟然还探听出来吴勉他们离开海眼之后,是乘坐了来组倭国日本海船回来的。现在那些倭国人已经在泗水号的协助下,重新换了大船回到了日本。他们离开泗水号码头的时间正是吴勉、归不归离开的第二天。
  
  “倭国……”听到这里,广孝的眼睛眯缝了起来。他围着佛像转了半天圈之后,从厢房里面找出来一张海图。看了半天海图之后,对着自己的弟子继续说道:“无名,看来我已经猜到韩淮在什么地方了。什么找海船去波斯那都是幌子,韩淮已经跟随那些倭国人一起去了日本。”
  
  说到这里,广孝冷笑了一声,伸手在海图上倭国的位置点了一下。随后再次对着灌无名说道:“看来这一次又要劳烦你亲自去一趟日本了…...”
  
  广孝师徒正在猜想韩淮下落的时侯,唐王正在皇宫当中摆下酒宴,宴请几位神仙。酒席宴间李渊再次提到请他们几位仙长助战的事情,这次他搬出来自己的义女钱剑兰和四儿子李玄霸,此时唐王也不提什么清君侧了,直接说到了正题。如果他李渊能够取代隋帝杨广得到天下的话。那便封钱家小姐为长公主。而且自己的四儿子李玄霸也是深受几位仙长器重的,总不能眼看着这孩子吃亏吧?
  
  “唐王殿下,大术士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他也是经历了数十个朝代的人了,如果能干涉国运的话,千百年前便已经干涉了,不会等到现在。”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拍了拍坐在自己身边,正在和妞儿猜拳喝酒的小任叁。随后继续说道:“就算那位老人家一时半会真想不开,想要干涉国运的话。他的儿子就在这里,弟子和儿子孰轻孰重,那位老人家自然是知道的。”
  
  听到归不归终于松了口,当下李渊、李世民父子如释重负一般。二人频频起来敬酒,不过他们俩肉身凡胎的又能喝多少?结果被小任叁一个就将唐王父子喝到了桌子底下,同席的文武官员想要过来替两位殿下饮酒,最后一个百无求上来,便没有还能站着的官员了。
  
  喝到酒酣十分,不知道吐了几次的唐王拉着小任叁非要和这个小家伙拜把子,逼着李世民管这个小家伙叫叔叔。随后还是吴勉实在看不下去,抱起来满脸通红的小任叁走出了宫殿。归不归笑眯眯的叫过来服侍的宫女,让她将也喝醉的钱剑兰带回皇宫。他拉着百无求一起跟着吴勉的身边一起走出了宫殿。
  
  等到他们二人二妖的身影从宫殿当中消失的时侯,原本趴在酒桌下面呼呼大睡的李世民突然睁开了眼睛。此时秦王的眼睛冒出一片精光,哪里还有一点酒醉的样子。看着搂着酒壶还在呼呼大睡的父亲,李世民苦笑了一声之后,叫过来一边的太监、宫女让他们将那些喝醉的文武官员们搀走。他自己则背上了自己的父亲,送到了宫殿外面预备好的软轿上,然后带着李渊回到他的唐国公府休息。
  
  第二天一早,皇宫的牢房里面传来消息,昨天行刺的刺客已经在牢中自尽。这名刺客死的也是豪横,竟然用自己的脑袋撞墙,直到脑浆子都撞了出来,头盖骨都整个塌了下去这才咽气。除了他之外,其余的那几名刺客也好像商量好的一般,几乎就在同一时刻自杀。那几名刺客是相互殴斗而死,看不出来他们去别人狠,对自己人竟然更狠。
  
  消息传过来的时侯,李渊酒醉未醒,还是世子李建成处理的这件公务。当下这位世子直接批了找个乱坟岗旧地掩埋,这些原本九四罪人,没有辱尸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归不归每天都会带上两只妖物去皇宫当中找妞儿解闷。老家伙会故意的在李渊面前露露脸,让这位唐王殿下放心。这样的日子过了二十多天之后,战场上最新的战报送到,杨林突然带着二十万大军突袭瓦岗山。不过程咬金似乎早就算好了这位靠山王第一个就会对着他来,当下带着自己的全部大军连夜撤离了瓦岗山。将这一座空山让给了老杨林。
  
  程咬金也着实的滑头,他不去招惹杨林的大军。带着自己的军马一路奔袭,竟然逃到了长安城后五十里外的秦岭高山。他将人马驻扎在高山之上,这样一来便给老杨林出了一道难题。想要攻打程魔王的瓦岗军,便避不开前面长安城中的太原军,那点人马还是小事,只是那位会扔石球的李玄霸真正是惹不起的。
  
  当下,杨林的大军追到了距离长安城还有二十里之后,便急忙撤了回来。不过靠山王的大军并没有走远,他们就在长安城外五十里的所在安营扎寨。没有多久,各地的勤王军便纷纷赶了过来。
  
  而长安城里面的李渊也糟透了心,程咬金天天派人过来借粮,还说什么如果唐王殿下手里不宽裕的话那就算了,他们瓦岗军顺着秦岭山脉撤走了,就不给唐王添麻烦了。李渊气的跳脚大骂:“你们滚蛋了!招惹来的杨林大军能一起带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