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皇宫内外

第一百四十五章 皇宫内外

  声音响起来的时侯,李家父子已经听出来说话的是谁了。当下李渊也不敢再坐在龙椅上了,站起来之后,恭恭敬敬的说道:“请吴仙长现身,我这就将剑兰小姐请……”
  
  李渊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见宫殿顶上发出来一阵异响。就在李渊等人抬头向上看的时侯,距离他最近的几根宫柱突然爆开,随后就见从里面窜出来几个手持利刃的黑衣人向着李渊扑了过来。此时的侍卫都守在殿下,李渊也没有带兵刃上殿,当下唐王吓得目瞪口呆已经失去了反抗的意识。
  
  世子李建成的反应还算迅速,看着这些刺客出现之后,一边狂喊侍卫上上前护驾,一边拉着自己的父亲就往下面跑去。只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点,前面的几个刺客已经到了他的身边,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兵刃便向着这父子二人的身上砍了下去。
  
  眼看这几个人便要将李渊父子乱刃分身的时侯,空气当中传来一声冷哼,刚才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小老鼠……”话音未落,几个刺客同时口吐鲜血,身子向后倒去。
  
  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宫殿的棚顶上突然有一人凭空落下。此人手中握着一柄好像锥子一样的尖刺,李渊只觉得眼前一花,这些人已经到了自己的头顶。举起来手里的尖刺对着他的脑袋刺了下去。
  
  李渊吓得大叫了一声。两只手臂捂住了脑袋蹲在地上等死。而李建成虽然对兄弟无情无义,不过对李渊还算是孝顺。当时他趴在了唐王的身上,用身体护住自己的父亲。
  
  就在这个时侯,刺客手里的尖刺突然闪过了一点电火花。随着此人的一声大叫,手里的尖刺脱手落到了地上。不过这刺客已经萌发死志,虽然法器脱手,还是徒手向着李建成的后背抓了下去。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此人的手臂已经着起了大火,看样子他是打算和李渊父子同归于尽的。
  
  眼看着大火就要传到李建成后背的时侯,又是一阵巨响,一个白色的人影出现在刺客的身后。人影伸手抓住了刺客的脖子,抬手将他扔到了殿下。已经冲到殿下的李世民和侍卫门一拥而上,将刺客制住。刺客虽然身怀术法,这个时侯却无还是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
  
  大难不死的李渊被侍卫们搀扶起来之后,缓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当下急忙推开众人,走到了救他性命的吴勉身边,也不顾身前身后都是自己的亲信,直接跪在了吴勉身前,说道:“多谢吴仙长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仙长,此时李渊恐怕早已经身首异处了……”
  
  看到李渊跪拜,周围的人也都纷纷跪在了地上。只是他们跪拜这个人还没有说话,从角落里面又穿出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唐王殿下不要客气嘛,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怎么没看见你们家四少爷?”
  
  众人随着说话的位置看过去,就见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在一个黑大个子的搀扶之下,从宫殿外面走了进来,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蹦蹦跳跳的敢在他的身后。见到了归不归现身,李渊急忙调转身形对着这个老家伙行礼。周围有不知道归不归底细的,不明白唐王为什么对一个瞎眼老头这么客气?
  
  唐王陪着笑脸对归不归说道:“玄霸住在城外的军营当中,归仙长要找他的话,我这就派人去叫来。世民,你去宫中将你妹妹剑兰小姐请出来。再派人把玄霸叫回来,两位仙长要见。”
  
  李渊交代李世民办事的时侯,李建成走到了那名从天而降的刺客面前,对着他的面门狠狠踹了一脚之后,说道:“说,是谁派你来行刺的?知不知道这是诛九族的大罪?说出你的幕后主使之人,本世子便向唐王求情,饶了你的性命。”
  
  “什么时侯刺杀藩王有了诛九族的罪过了?”刺客冷冷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今日之事非人力能够挽回,我也不是败在你们父子的手中。不过我想请问建成世子,是行刺藩王的罪过大,还是谋朝篡位的罪过……”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建成心里恼怒,直接抽过身边侍卫的腰刀,一刀将此人的左臂砍下,当场溅的宫殿之内鲜血横流。看着自己大哥竟然不等父亲的王旨,便敢在宫殿里面下手,已经走到了宫门外的李世民便皱起来了眉头。
  
  李渊的心中也是有些不以为然,不过想起来刚才这个儿子用自己身体护住他的情分上,唐王还是没有发作,只是让人将刺客押出去慢慢审问。随后李渊继续陪着笑脸向几位老神仙说着客气话,话里话外都在试探着请他们留在军中助战。
  
  不过几位老神仙都被刚才李建成的那一刀倒了胃口,吴勉根本不搭理这位占了京城的唐王,而归不归笑眯眯的什么都说,就是不接留在太原军中帮忙的时侯。场面一时显得多少有些尴尬。
  
  李渊也觉察出来这几位仙长对自己的大儿子不满,当下训斥的李建成几句,将他打发了出去。就在这个时侯,一身男装的钱剑兰在李世民的带领之下,蹦蹦跳跳的走进了宫殿当中。妞儿这一世是个男孩的性格,这些日子在皇宫待得腻了,正闹着要出去走走。突然听说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老熟人到了,自然欢天喜地的跟着李世民来见他们几个人、妖。
  
  见到了妞儿之后,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妖又是另外的一种态度。小任叁和百无求直接嘻嘻哈哈的和她闹了起来,连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吴勉嘴巴都微微翘了起来。
  
  他们几个旁若无人有说有笑的时侯,李建成从皇宫里面走了出来。这位唐王世子并没有回到唐国公府,而是在街上七拐八拐之后,钻进了一家小小的民宅当中。
  
  民宅里面是一座小小的佛堂,一个身穿粗布僧衣的和尚坐在佛像前面,正在默默的背诵着经文。听到了有人进来的声音之后,和尚停住了口,叹了口气之后,指着身边的坐垫说道:“世子殿下请坐,今日之事……”
  
  说话的和尚正是不久之前还在海眼当中,和吴勉、归不归争斗的广孝。没等广孝和尚说完,李建成已经忍不住开口说道:“大师,今天的事情原本已经成了。不过被突然过来的吴勉、归不归他们搅合了,如果不是他们俩,现在父王已经……”
  
  “为什么要断死士的手臂?殿下,我们商定的时侯可没有这个。”老和尚轻声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那人是我多年前手下的弟子,原本说好他以死明志。让殿下你去的唐王的信任,你何苦还要这样的折磨他。”
  
  “不是已经是死士了吗?死都不怕,还怕在断了一条胳膊?”李建成对广孝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和尚当下只能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算了,陛下回去之后,记得差人给他个痛快。到时候唐王势必会以为刺客是杨林派过来的。殿下本身就是世子,现在又有了护驾之功。等到唐王夺取天下百年归老之后,世子你便是天下之主了。”
  
  李建成听到和尚这几句话,兴奋的脸色泛红。客气了几句之后,又说到了正题:“大师,现在还多了件麻烦事。听说杨林找了帮手,是他的师尊叫做席应真的。我们老四可能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