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回长安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回长安

  广仁算好了归不归会不认账,他和火山也是刚刚从海眼里面出来之后,就接到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广仁一生当中都将徐福奉为神明,当下没有丝毫犹豫,便带着火山到处寻找那个叫做韩淮的蜘丝马迹。
  
  方士一门消亡之后,广仁、火山还是收了不少弟子。当下他们二人发动弟子动用所用的关系,终于发现了韩淮的蛛丝马迹。知道了韩淮已经化名金古童去了南海郡的泗水号码头,不过等他们千里迢迢赶过去的时侯,才得知这个人已经乘坐了去往波斯的大船离开。算着已经离开了多日,这个时侯就算乘坐快船也追不回来。
  
  广仁将自己的弟子打发到波斯,继续寻找韩淮的下落。随后他带着火山亲自赶到吴勉、归不归的洞府,前来质问这二人。只不过两位大方师在寒江江眼之事上,原本就亏欠这他们这几个人、妖。底气不足之下再被归不归这么一反驳,竟然没有找不到回嘴的理由。
  
  这个时侯,吴勉也走到了洞府门口。这白发男人斜着身子依在洞口,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是两位大方师大驾光临,是来解释江眼那件事情的吗?什么时侯你们怎么客气了,弄的我都有些不习惯……”
  
  “吴勉你不要太放肆!江眼的事情是我们都被广孝算在局里,管我和广仁大方师什么事情?”没等广仁说话,火山先怒不可遏的说了一句。就在他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侯,被身边的广仁用眼神制止。
  
  广仁大方师微微一笑,对着吴勉说道:“寒江之事确是你我都被广孝算计,后来我们也受了蚩凶的苦头。这笔账不能算在我们师徒的身上吧?罪魁祸首是广孝和尚,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不过我与火山毕竟还是承了你们几位的情,这份情谊早晚我们会还上的。”
  
  “那算不算以前那几次?”仗着吴勉和百无求在场,小任叁也从洞府里面露出来它的小脑袋。小家伙咯咯一笑之后,继续奶声奶气的对着他们两位大方师说道:“那样还要算上利息吧?老不死的你算算他们还不还得起……”
  
  对着这个什么话都敢说的小任叁,广仁格外的头疼。别看它只是一只不入流的人参娃娃,可是背后的靠山实在是惹不起。两位大方师捆在一起,也架不住大术士的一个嘴巴。
  
  “我们还是说说正事吧……”无奈之下,广仁只能不尴不尬的笑了一下,随后当作没有听到小任叁的话,继续对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说道:“韩淮是大方师亲自下了法旨的必死之人,现在方士宗门虽然没有了,不过吴勉先生和归师兄二位这一身的本事和长生之体可都是得益于徐福大方师。你们两位都是亲眼见过韩淮的人,还请你们两位相助,早一日了结韩淮可以早一日交还大方师的圣旨……”
  
  “老人家我是接了大方师法旨的,自然会竭尽全力的寻找韩淮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总要告诉我们这个韩淮都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恶事了,惹得徐福大方师会下这么严重的法旨?”
  
  “这个广仁确实不知……”说话的时侯,大方师从自己的怀里将一张绢帛取了出来。当着吴勉、百无求和小任叁的面打开了绢帛,里面和交给归不归的那张一摸一样。都是一个画像,几行小字标注了这个韩淮的面貌特征。
  
  “送交绢帛的是徐福大方师新收下的弟子叫做屠黯,他只是交代了几句,并没有说明韩淮到底做了什么……”说话的时侯,广仁再次将绢帛收好。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如果吴勉先生、归师兄再次看到此人,请务必将他斩杀。不可留下祸患。”
  
  “这个是自然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原本还想留下两位大方师进来小酌一杯的,不过看你们两位的心思还在韩淮身上。那老人家我便不留你们二位了……”
  
  “我们师徒也是要离开的。”广仁微微一笑,又客气了几句之后,便要带着火山离开。不过临走之前他突然回头看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如果你是韩淮的话,现在你会躲在哪里?”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如果韩淮真是那个金古童的话,既然已经和老人家照了面便不会在轻易前往波斯。应该会随便找艘海船或者再寻一处藏身之国度,或者乘船在海上绕一圈之后,再回到中土找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躲藏起来。”
  
  “多谢归师兄了”广仁行了半礼致谢之后,便带着自己的弟子施展五行遁法从吴勉、归不归的眼前消失。
  
  看着两位大方师离开之后,小任叁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说那个金古童真的会逃回中土吗?我们人参看着够呛。”
  
  “老人家我看着也够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里都是徐福的徒子徒孙,一旦不小心泄漏了身份就是死路一条。看吧,或许……”说到这里的时侯,老家伙的脸色突然变得怪异了起来。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事情,冲着吴勉的方向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所在,你应该也想到了吧?你猜猜韩淮会不会去了那里?”
  
  “徐福的法旨是你接的,别带上我……”吴勉根本不接归不归这茬,白发男人转身走近了洞府,随后他那独特的语气又接着说道:“百无求,内脊给我……”
  
  原本打算休息一天就去找妞儿的,不过广仁、火山的造访让归不归又有些不安起来。担心那俩大方师趁着他们不在的时侯,进来偷取天材地宝。当下又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重新布下了阵法、机关,将洞府这里打造的如同铁桶一般之后,这才一起施展遁法、妖术去往太原城。
  
  到了太原城之后,才知道李渊、李世民父子已经举兵攻打长安去了。家眷等人都留在了太原城中,唯独将钱家小姐随军带走。看这个意思如果战事不利的话,有这个小丫头在身边,吴勉、归不归两位老神仙也不会看着不管。
  
  此时隋帝杨广已经带着靠山王杨林等大军逃往了江都城,将长安一座空城让给了李渊父子。太原军虽然兵将不多,只是一个李玄霸便无人能敌。不过秦王李世民出了一计,从所辖各地调来数十块几万到十几万斤的巨石。只要一开战便让自己的兄弟李玄霸守在巨石当中,几次征战隋军已经被这个曾经的小和尚下破了胆,只要看到这个场面大军便无故自溃。无奈之下,杨广只能带着自己的人马逃亡江都暂避。
  
  现在李渊已经占了长安城,吴勉、归不归便改向去往长安寻找妞儿的下落。在遁法之下,千里之地转眼即到。此时的长安城刚刚易主,大街上到处都是跟着李渊进城的太原军。显得冷冷清清不复往年的繁华。
  
  归不归使用了一点点小手段,便打听出来妞儿的所在。李渊虽然攻破了长安城,不过明面上还是没有公然造反,只是打着请君侧的称号。故而唐王并没有住到皇宫当中,而是居住在他昔日唐国公的府邸。
  
  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施展了隐身执法来到了唐国公府。刚刚进门之后,便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就依照秦王殿下,半月之后,老程我的瓦岗军起兵洛阳,你们太原军攻打江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