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金古童

第一百四十二章 金古童

  “站住……说你呢……”百无求一把拉住了从它身边擦身而过的年轻人,随后很不客气的将怀里的绢帛拿了出来,放在年轻人的脸庞对比了一下,随后回过头来对着吴勉说道:“小爷叔你来看看,这个人像不像上面的韩淮?” 吴勉看都不看画像,直接说道:“问错人了。接了徐福法旨的人是你爸爸……”

  归不归在一旁嘿嘿一笑,对着有些莫名其妙的年轻人说道:“小哥,你别跟这个傻小子一般见识。

  有个姓韩的欠了它的钱,现在它看见谁都好像那个姓韩的一样。傻小子,放人家走吧。人家还着急赶船……” 说话的时侯,老家伙亲自将百无求的手从年轻人的胳膊上拽了下来。随后冲着他嘿嘿一笑。说道:“小孩子不懂事,吓着你了……小哥你要去波斯?去找这里的管事,就说是归不归介绍来的,让他们去安排大船送你。”

  年轻人开始还有些恼怒,不过听了面前这个眼瞎老头的话之后,知道他们在这里都有势力,当下陪着笑脸客气了几句。归不归从他的口中套出来此人姓金名古童,家里常年经营中土和波斯之间的买卖。不过半年之前金古童的父亲突然亡故,临死之前交代有波斯商人还欠了他三百金的账款。

  他这次是带着欠条要帐去的,只是这位金公子从来没有出过远门,还是靠着家父生前好有才知道这里有泗水号的码头,这才过来碰运气寻找远去波斯的商船。 客气了几句之后,金古童便顺着归不归指引的路线去找这里的管事。看着金公子远去的背影,百无求还是有些服不气的说道:“老家伙你眼瞎,老子看的可是清楚。这个姓金的和绢帛上面姓韩的有八成相似,以后你们家徐福大方师知道你把他放走了,怪罪里面可别埋怨你儿子我。”

  “这姓金的身上一点术法都没有,傻小子。徐福身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归不归嘿嘿笑一之后,继续说道:“走吧,先把这口箱子送回家,然后爸爸我陪你去找你干兄弟去。他不是终结乱世之人吗?老人家我还等着看他怎么一统天下的……” 说话的时侯,他们几个人、妖再次上车,随后在百无求驾车从码头上行驶出来,向着归不归那座洞府的方向走了过去。车不多离开了码头二三十里之后,一直坐在车厢里面看风景的吴勉突然说道:“老家伙,你是故意的吧?”

  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金古铜……老人家我的眼睛瞎了,试也试了,还要我老人家怎么样?他徒子徒孙一大帮。怎么还惦记老人家我?现在怎么好说话了,当年一脚把我老人家踹出方士宗门的时侯,可不见他这么客气过……” “你们说什么呢?那个姓金的就是韩淮…….是吧?”

  在前面赶车的百无求回头看了他们俩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话正反都是你说的,你不是试了他没有术法吗?徐福的弟子没有术法,还犯下了不赦之罪?你又是怎么知道他就是韩淮的?” “金古铜,前秦之前有的地方管铜就叫做金子的。这个小家伙在老人家我的面前抖机灵。”

  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徐福要找的人,在中土无所遁形。怎么这么巧他在找韩淮的时侯,一个和韩淮相像的人便要出海前往波斯?能藏匿术法痕迹的法子不是没有,只不过这个小家伙胆子不小,知道老人家我是谁,还敢用金古童这样的名字抖机灵。”

  坐在旁边听明白了的小任叁做了个鬼脸,咯咯一笑之后,说道:“老不死的。你胆子什么时侯这么大了,真的不怕徐福知道了来找你的麻烦?” 归不归摸着身前的大箱子,嘿嘿一笑之后,说道:“他会和个瞎子一般见识吗?” 回到洞府的路上,他们几个人、妖听说了寒江之战已经完毕。原本靠山王的军队马上就要大获全胜的时侯,李渊的太原军突然反水。

  李玄霸将隋军打得溃不成军。老杨林重伤之下在罗方的护卫之下仓皇逃走。程咬金的瓦岗军趁机收编了刘武周的大半人马,最后占了最大便宜的还是那位混世魔王。 现在瓦岗军和太原军已经定下盟约,要共同征伐隋帝杨广,已经定下了两军谁先捕获昏君便立谁为王。不过太原军只是依仗着一个李玄霸,兵将远远不如瓦岗军的家底雄厚。

  看样子,瓦岗军的程魔王先诛杀杨广是迟早的事情,只是到了那个时侯,瓦岗军和太原军势必会反目成仇。到时候必将又是一场恶战。 原本吴勉、归不归还想打听一下那位唐王新收义女的消息。不过此时消息传递不便,能探听到寒江之战的已经算是不错了。好在李渊忌惮吴勉、归不归这几位好像神仙一般的人物,想来也不敢亏待那位钱家小姐……

  半个月之后,他们四个人、妖这才将箱子搬回到了洞府。原打算修正一两天之后便去探望妞儿,如果战事对太原李家不利的话,还要将这个小姑娘带回钱家。不过就在他们回到洞府的当天晚上,两个不速之客突然到访。 傍晚的时侯,百无求在山上抓了一直野羊。在山涧小溪当中宰杀之后。将光羊带洞府。

  就在洞口们架上了炭火烧烤,眼看着羊肉就要烤熟的时候。二愣子眼前人影一晃,便看到了一红一白两个发色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看到了这两个人之后,百无求回头冲着洞府里面喊道:“老家伙,报应来了,出来看看吧…….老子就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火山,你瞪着老子做什么?你忘了在海眼里面,是谁把你们两个从那个怪物手里救下来了?

  那是老子的小爷叔!广仁。没事管管你们家徒弟……” “怎么就报应来了?傻小子你是不是一直盼着你爸爸我遭什么报应……”说话的时侯,归不归笑眯眯的从洞府里面走了出来。老家伙虽然看不见,也听到了刚才百无求说到了火山。当下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空气说道:“是两位大方师到了吗?

  你看看,当初在海眼里面救下你们的事情不值一提。怎么还亲自过来道谢?傻小子,你接一下两位大方师带来的礼物……不是空着手来的吧?” “归师兄。这次我和火山的确是来道谢的,救命之恩不是小小礼物能够表达心意的。我和火山都将这份恩情放在了心上。”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次我们前来除了道谢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

  听说师兄已经得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要我等几人诛杀罪人韩淮。我与火山一路追寻蛛丝马迹,听说他到过泗水号位于南海的码头。好像他和你们几位还有一翻交集。广仁不明白了,为什么明知此人就是韩淮,你却不动手。生生将他放走……” “这事谁在胡说呢?

  欺负老人家我眼睛不便,就栽赃陷害吗?”归不归的脸色一沉,顿了一下之后,对着广仁继续说道:“傻小子在码头上是见过一个和韩淮有几分相像的人,不过那个人自称金古童。我老人家还怕眼睛看不见,耽误了你们家徐福大方师的大事,还亲自试了他,那位金公子没有一点术法的根基,这样的人会是方士?广仁大方师,你把你的证人叫来,我老人家亲自和他对峙。不要以为归不归的眼睛看不到了,就把屎盆子扣在我老人家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