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法旨

第一百四十一章 法旨

  说是一艘船,还不若说是一艘小舟更加贴切。这艘小的不能再小的小舟上面站着一个身披斗篷的白发男人,在这名白发男人的驱使之下,小舟好像离弦之箭一样,向着这艘倭国的海船飞驰而来。

  看着迎面而来的小舟,百无求回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是那个叫做广义的。他是不是知道了你拿了宝贝,要过来分赃……”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小舟已经到了海船下方。周围无数的海妖已经将小舟围了起来。只等着百无求一声令下便一拥而上将船上的白发男人撕成碎片。当下海妖们在不停的尖叫,不知道是不是被吵的烦了,小舟上面站着的广义突然大喝了一声:“奉令!归不归,徐福大方师有话对你言讲…….”

  ‘奉令’两个字出口,便震得周围海妖不停的惨叫。百无求看的清楚,百十来只海妖被这一声震的七孔流血。当下敢不在靠前,纷纷躲到深海当中去了。别说这些海妖,就连船上这些倭国人,也都被震的握着耳朵倒在地上不停惨叫。

  “这一声喊的?我还以为是哪位大方师到了。”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溜溜达达到了船帮的位置,看着下面的孤叶小舟继续说道:“嗯,昆仑大方师也叫大方师。是吧?归不归大方师……任叁大方师,你去问问船家晚上吃什么……”

  当年广义开了昆仑方士一脉,虽然后面成了笑话,不过他可是正经被人叫过几天大方师的。当下,广义的脸上红了一下。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已经今非昔比,自己不是吴勉的对手。加上他是奉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来的,不敢因为这个脾气古怪的男人耽误了大事。广义不理会船上的吴勉,再次着对归不归喊道:“归不归,你连徐福大方师的法旨都不听了吗?”

  “广义,说吧。你们家大方师打发你过来,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老人家说?”这时候,归不归在小任叁的引领之下,又变成了他之前瞎眼老头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船帮前,对着下面的义广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再打听一下,广仁和广孝就没有接到什么法旨吗?”

  “管好你自己的事!”广义还是当年的老样子,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徐福大方师问你,明知道海眼凶险,为什么还要带人去闯?方才因为你们闯进海眼附近,引起海眼异动差点酿下无穷大祸……”

  “等一下你再胡说八道!”这个时侯百无求听不下去了。妖物一拍船帮对着下面的广孝继续大声吼道:“先去进去的是广仁,后面闹事的是广孝。你们家大方师不找他们俩的麻烦,和着就看我们家老家伙老实巴交的好欺负是吧?呸!回去和你们家大方师去说,惹事的是他大弟子,闹事的是广孝那个和尚。我们几个是去拉架的!现在什么世道?打架的没事,拉架的就倒霉吗?”

  “广仁、广孝的事情徐福大方师自然有惩罚,不是你这个妖物惦记的。”广义再次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差我前来转法旨,归不归,至此以后不可以再来海眼造次。听明白了吗?”

  广义天生拿着鸡毛当令箭的秉性,原本徐福只当他前来传句话:海眼凶险,不可以擅自再闯。不过到了广义的嘴里,便成了这样训斥的言语。

  归不归知道他的秉性,也不争辩,冲着下面说道:“回去和徐福大方师说。归不归知道了,不会再闯海眼。”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徐福大方师大老远的将你派过来,不会只是为了让你训斥我老人家两句,过过瘾的吧?”

  “倒是还有件事。”说话的时侯,广义从怀里冒出来一张绢帛来。他顺手一甩,手里的绢帛便笔直的飞到了船上。被百无求稳稳地接住。打开绢帛之后,就见上面画着一个男人的头像。旁边还写着几行小字…..

  这时候,广义继续说道:“上面那个人叫做韩淮,是徐福大方师近前新受的弟子。因为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大罪。现在已经被逐出门墙。原本徐福大方师还要将他明正典刑,此人探听到了消息之后已经逃遁回了陆地。先徐福大方师已经下了法旨,命你、广孝、广悌与广仁四人一同将此人抓获。不用询问直接诛杀就好……”

  听起来这个叫做韩淮的,似乎犯了和当年邱芳一样残害同门的大罪。只不过广义没有说清楚,绢帛上面也没有写明白。只是知道徐福已经对此人下了格杀令,当年邱芳残害同门。还是徐福欠了他的人情才放了一码。现在这个叫做韩淮的,徐福断没有放他活路的理由。

  突然莫名其妙的接到了徐福的格杀令,归不归还有话要问。不过广义和吴勉相互看不顺眼。在白发男人一口一个昆仑大方师的言语之下,广义怒急一甩袖子,使用术法催动小舟转弯向着他来时的道路行驶过去。

  “到底是什么人?能把我们徐福大方师惹火?”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也没有向百无求追问画像那人的相貌,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个时侯,小任叁凑了过来,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真不打听打听这个韩淮的相貌吗?也许咱们回到岸上就能看见呀,说不定你抓住他送到徐福的手里。他会不计较当年你骂他的事情,再把你这个老宝贝重新收了当弟子。”

  “好好的趟那个浑水做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眨着他好像贴了一层蜡皮一样的眼睛对着小任叁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这还是第一次托了眼睛看不到的福。现在总不能麻烦一个瞎眼老头去替他杀人吧?不是老人家我在背后说人闲话,什么样的师尊什么样的弟子,我老人家和广孝都不是他们方士的人了。有事一样下法旨。再看看广仁。昨天刚刚翻脸动了刀子,今天他就好意思过来求我们去给他帮忙……”看着归不归没有看绢帛的意思,当下百无求将绢帛随随便便的塞进了衣服里。

  随后,在百无求的指令之下,下面的海妖们加快了速度,推着他们这艘船飞速前行。之前想要借着他们关系去求见当朝皇帝的阿倍船守。还想要打他们的主意。不过这艘快飞起来一样的船让他们这些人觉得天旋地转起来,不多时,这些人便都开始在船上哇哇大吐起来。

  经过了七八个时辰之后。这块快飞起来的海船终于到了陆地上的码头上。在百无求的指引之下,海妖们竟然把他们直接送到了泗水号唯一南海郡的码头上。原本最少也要七八天的航程竟然不到一天便完成了。

  上岸这之后,百无求找到了管事之人,将船上的人托福给了他们之后,随后在码头上找来一架马车,将大箱子放在上面之后。还是老规矩这妖物亲自赶车,等到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上车之后,二愣子回头对着他们两个人说道:“老子忘了问,现在我们去哪?寒江那边还有老子的干哥们,也不知道他们打得怎么样了。”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码头外面走过来一个年轻人,这个人的相貌伴二愣子好像看到过,却想不来在哪里见到过。这个时侯,听到他找到了附近的一个船家,说道:“有去波斯的大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