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过日子的人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过日子的人

  “辛苦极了,我都快站不住了……”吴勉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疤脸男人,随后做出来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竟然再次抬手将贪狼对着疤脸男人的胸膛甩了过去。
  
  贪狼离手的一瞬间,吴勉的身体也跟着一起消失。就在疤脸男人侧身躲过了贪狼的刀锋,正准备伸手去抢刀柄的一瞬间,吴勉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抬手对着疤脸男人的脑袋打了过去。
  
  疤脸男人来不及去抢贪狼,身子再次瞬间消失,瞬移到了十几丈远的位置。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白发男人,他怎么也想不通什么样的身体能在转瞬之间便能使那么重的伤势复原。
  
  与此同时,小任叁已经到了归不归和百无求的身边。小家伙拉着老家伙的手,将眼前发生的事情告知了这个老不死的。听到了吴勉几次被打之后都能迅速的复原之后,老家伙脸上的表情便变得古怪了起来。
  
  “败家吧……那么一大把真龙涎,这次真剩不下什么了……”归不归低着头接连的叹了几口气,随后继续自言自语的叨叨念念:“这就是欺负我老人家眼瞎……欺负人呐……省点能用好几百年……”
  
  这个时侯,小任叁反应了过来。小家伙压低了声音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你说吴勉是摸了真龙涎?不可能,刚才我们人参看着呢。他哪有那个时间?大侄子你也看见了,你小爷叔不是挨打就是打人。什么时侯抹了那个玩意儿?”
  
  百无求对这只人参娃娃也没有什么恶意,心里还有一种想要把它架在自己脖子上面的冲动。虽然不悦为什么自己的辈分在他们当中最低,不过却没有对这个小家伙恼怒。只是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却也是默认了这只人参娃娃的说法。
  
  “谁说真龙涎一定要事后抹的?就不能提前抹好吗?”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他进来之前已经将真龙涎抹在身上了,所以不管挨了多重的打,都会马上恢复过来继续找人拼命去。本来就是长生不老的身体,再加上提前抹好了真龙涎……欺负人呐……”
  
  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吴勉、疤脸男人这里已经发生了变化。不管是贪狼只是那股古怪的术法,疤脸男人心里都很是忌惮。不过吴勉身上的那颗长生不老之药,他又是势在必得。不过吴勉已经看出来疤脸男人术法的路数,一连数次启用术法都被白发男人躲过。反而被吴勉趁机反扑,如果不是他反应的快,这个时侯,已经倒在地上等死了……
  
  最后疤脸男人把心一横,一声好像野兽的吼叫之后,他满是伤痕的身体突然开始分裂。从疤脸男人的身体里面走出来另外一个和他一摸一样的男人,另外一个‘疤脸男人’的手中也握着另外一根削尖的兽骨,全身上下和本体一摸一样,只是身上散发着一股似有似无的妖气。
  
  两个疤脸男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同时向着吴勉的方向扑了过去,将他们手中的兽骨对着白发男人刺了下去。
  
  吴勉躲过了左边的疤脸男人,胸口还是被另外一个疤脸男人的兽骨刺中。刚才他同时被四股力量积压的一幕重现,吴勉的身体再次被挤在了半空当中。两个一摸一样的疤脸男人同时对着他扑了过去,两个人竟然都想要从他的身上将长生不老药抢走。
  
  就在这个时侯,最早出现的疤脸男人身子顿了一下,让出来了半个身位之后。就见冲过去的‘疤脸男人’已经伸手在吴勉的身上摸索了起来,片刻之后,那颗被剥了蜡皮的药丸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就在这个时侯,吴勉的身体顺着‘疤脸男人’的手穿过去一股温热的力量。这个好像替身一样的男人顿时被这股力量轰飞,到了这个时侯,他还是紧紧握着手里长生不老的丹药没有撒手。
  
  “疤脸男人’落地之后,另外那个和他一摸一样的本体已经站在他的身边。随后让吴勉都有些接受不了的画面出现了,本体没有丝毫犹豫,将手里的兽骨猛刺向这个‘疤脸男人’的心口,同时将他手中的丹药抢到了自己的手上。
  
  死了的‘疤脸男人’气绝身后,身体开始迅速的收缩。片刻之后已经缩成了薄薄的一层皮,活着的那人这才算送了口气。哆哆嗦嗦的将药丸拿在手中,放在鼻子下面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抬头看了一眼正在斜着眼睛看他的白发男人一眼,说道:“这长生不老药是徐福炼制的吗?为什么到了你的手上……”
  
  虽然再次被疤脸男人制住,吴勉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怯意。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都想夸你两句了,连自己都杀……”
  
  “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得了长生不老药之后的疤脸男人有些兴奋。当下他盯着吴勉继续说道:“长生不老药到了我的手上,万妖之王的血脉就在对面。到时候我站了它的皮囊,再吃下这长生不老药……”
  
  疤脸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回身,手里的兽骨对着自己身后打了过去。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过之后,在一阵透明碎片当中,小任叁的身体凭空飞了出去。要看着小家伙就要掉进血泉当中的时侯,百无求的身子一闪,已经稳稳的接住了这个小家伙。
  
  看着散落一地的透明碎片,疤脸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指着自己的左眼说道:“以为我看不到这片你一直背在身上的逆鳞是吗?刚才我忘记了和你们说,我这只眼睛便是拼接的龙目。它本族的逆鳞当然逃不过这只眼睛。”
  
  疤脸男人这一下就算是广仁、广孝这样的大修士也受不了,好在大半的攻击都被龙鳞承受,任叁虽然伤的不轻,总算是保住了性命。不过看着怀里不停吐血的人参娃娃,百无求的眉头已经皱得好像个疙瘩一样。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小家伙挨打,怎么比它自己挨打都要难受?
  
  “小孩子不懂事,得了件宝贝就爱到处显摆。”这个时侯,确定了小任叁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这才笑眯眯的向前了几步,随后对着疤脸男人继续说道:“那个和你一摸一样地是藏在身上的妖体吧?老人家我听说有人炼制妖体当作自己傀儡。像这样能练成和自己一摸一样的妖体还是少见,不过我老人家还是想不明白,自己好好的妖体杀了做什么?可惜了得……”
  
  归不归好像不知道吴勉被疤脸男人制住了一样,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刚才我老人家一直都在回忆到底是哪位前辈在这里隐世?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个头绪,不知道前辈方不方便透露一下。我们几个就算死在这里,也总算死的不糊涂……”
  
  “老家伙,你和那个白头发的到底是什么关系?刚才我还觉得你们是一家人,现在看着你们亲戚之前的关系也就这样…….”没等疤脸男人回话,百无求皱着眉头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是打算看着白头发的被折磨死吗?”
  
  “看看你这话说的,老人家我怎么可能……”说到一半的时侯,归不归的身体突然消失。瞬间他便出现在了疤脸男人的身前,随后对着男人伸出双臂准备拉开。疤脸男人刚刚吃过破空的亏,当下急忙躲开闪避。
  
  没有想到老家伙这一下子是虚的,‘看’到疤脸男人闪开之后,他直接收手将插在吴勉身上的兽骨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