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子之情

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子之情

  “你说的话自己能听明白吗?”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重说。”
  
  “别和我这样说话……”百无求的脸色沉了下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吴勉之后,它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我对你们还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这个时侯你们已经是地上的碎肉了。你——是谁?”
  
  “先别管他是谁,傻小子你还记得爸爸我吗?”这个时侯,归不归向前了一步。老家伙擦了擦冷汗之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你好好想想,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你管谁叫傻小子?还有,谁是谁的爸爸,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百无求看着面前这个瞎眼老头,眉头皱得好像个疙瘩一样。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这妖物的心里又一种先弄死这个老头,再赶紧自杀的冲动。它实在想不明白这个老家伙对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一定要闹得同归于尽这么严重?
  
  还有那个白头发的小白脸,百无求发自内心的对他有些发怵。它自己也想不明白,不就是一个小白脸吗?有什么可怕的……
  
  “大侄子!看这里……”这个时侯,小任叁爬上了铁如徒的脖子,踩着半妖和尚的肩膀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还记得你人参叔叔吗?你好好想想,当初是谁带你去喝酒,一起去逛娼馆的?又是谁带你去皇宫里面看娘娘洗澡的?想起来了吗?老不死的,你儿子这是这么了……”
  
  “你们真是我的亲戚?不可能……”现在面前这二人一妖,自己的脑海当中隐隐有他们的位置。尤其是这个瞎眼老头,对他的感情更加复杂。谁要是敢欺负他,自己豁出命也要和那人拼命。可是自己发自内心想要和他同归于尽,这个又怎么解释?
  
  现在这百无求越想越想不明白,当下它的头疼欲裂。一边用手轻轻敲打自己的脑袋,一边看着前面的几个人、妖说道:“你们倒地是什么人?别说我们是亲戚,我们不同种,不可能有什么血缘关系……那边的妖物,你又是谁?认识我吗?”
  
  百无求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半妖和尚铁如徒说的,这和尚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回禀我王,我乃是半妖铁如徒。如徒是人、妖之子,原本在佛祖架前修行。还了一天的俗,前来我王架前护卫……”
  
  自己刚刚说完不同种便不可能有血缘关系,现在就冒出来一只半妖。这些人看着眼熟可就是叫不上名字来,别说他们了,百无求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了。难不成自己真和那个瞎眼老头是父子关系?那个自称是半妖的和尚为什么称呼自己为王?
  
  当下百无求越想越想不明白,突然没有征兆的低吼了一声之后,转身向着里面纵深的位置跑了下去。后面的二人二妖出了铁如徒急忙跟了上去之后,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都待在原地,没有轻易的追上去。
  
  白发男人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凝重的归不归,说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老家伙你又忘说了。”
  
  “这个老人家我也不敢肯定了…….”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只是瞎猜……瞎猜啊,这个百无求才是妖王正经要传位的那个。傻小子不是当王的材料,另外一个百无求当年在和冥军的战场上见过。它虽然有些来历,不过妖王对它却不是很恭敬。当时老人家我也有些怪异,对那个神一般的百无求,老妖王对它还不如对我老人家的傻儿子……”
  
  说到这里,归不归深深的吸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以前老人家我也怀疑过,老妖王真正要传位的既不是我老人家的傻儿子。也不是另外一个好像神一样的百无求——还记得当年老人家我对你说的三个故事……”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刚刚百无求和铁如徒离开的方向传来一声惨叫声。这个声音是铁如徒的……
  
  当下吴勉也不和归不归废话了,身子一晃已经向着发出声音的位置冲了下去。归不归也有些慌张起来,一把抓住了小任叁的胳膊,说道:“人参你来带路……神明保佑,那个傻小子可千万不能有什么意外。”
  
  片刻之后,在小任叁的引领之下,归不归从遇到‘百无求’的位置走了出来。穿过了一条小路之后,就见手握贪狼的白发男人站在角落里。刚刚跟着百无求一起出来的铁如徒坐在了地上,一根丈余的铜钎从半妖和尚的嘴里穿进去,由打粪门当中穿了出来。将它定在了地上…….
  
  这半妖皈依佛门了大半辈子。想不到就这样还了半天俗,最后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铁如徒临死的时侯眼睛没有闭上,鲜血从它的嘴里里面流淌出来,一直浸透了它前半身的衣服,看起来无比的可怖。
  
  眼前只有一个铁如徒,百无求不知道哪里去了。当下吴勉和从小任叁嘴里听说情况的归不归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白发男人走到半妖和尚的身边,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它嘴里的铜钎拔了出来。想要将铁如徒新死的魂魄叫出来,打听是它是死在谁手的时侯。才发现这里有种古怪的禁制,根本无法将魂魄收集起来。
  
  “可惜了这半妖和尚,出生为半妖,入佛百年后机缘顿悟。后还俗半日效忠王命,想不到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归不归说到这里,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有些犹豫的对着正在查看伤势的吴勉说道:“是那个傻小子下的手吗?”
  
  “那个就要问它了……”吴勉将半妖和尚的尸体放在地上之后,看着还在皱眉头的归不归继续说道:“任叁应该告诉你,刚才你那亲生儿子狂性起来,打死多少妖物吧?”
  
  “死在你手上的也不少。”归不归乍着胆子回了一嘴,随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刚才你也看到了,发狂那个不是老人家我的傻儿子。不管这个和尚死在谁的手上,总不能把黑锅扣在那傻小子的头上。这么多年,它可是一直都管你叫做爷叔的……”
  
  “我没打算给这个半妖和尚报仇,不过有句话要提醒你。”吴勉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个‘百无求’发起狂来能杀了慧断,再发狂也能杀你。老家伙,你们父子的缘分也差不多了吧?”
  
  “老人家我没有听说过父亲不要儿子的……”归不归微微一笑,将手里抓着小任叁的手交给了吴勉,随后继续摸摸嗦嗦的向着里面纵深的位置说走去,老家伙边走便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我老人家已经被傻小子带坏了。看着和他同归于尽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这辈子做做个没名没份的父子,下辈子做做兄弟也不错……”
  
  说到这里的时侯,归不归已经消失在了前方。吴勉看着老家伙摇摇晃晃的背影皱了皱眉头之后,转身向着另外一边走了过去。和吴勉走在一起的小任叁不明白他们俩这是怎么了?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因为一个八杆子打不着的半妖和尚铁如徒就闹掰了?
  
  小任叁本来还想要劝几句的,不过看着吴勉面沉似水的样子。小家伙又把这话咽了回去,被吴勉拉着向着来时的道路走了回去。
  
  就在他们走到另外一个岔路的时侯,一个人影已经出现在了归不归的身后,看着这个老家伙的样子。人影慢慢的将自己腰间的一柄短剑拔了出来,对着归不归的后心猛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