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三十章 真假之间

第一百三十章 真假之间

  在小任叁的引领之下,归不归继续向着纵深的位置走过去。只是小家伙还是有些想不通,干嘛要放走广孝。这个秃子一旦平安出去,过不了两年必定又要兴风作乱。这个时侯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弄死在这里,黑锅让那个什么圣殿主人背上。多好的主意……

  “那么简单就好了,这么多年我们也好,广仁也好机会都是一大把。他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广孝是徐福的弟子,那位大方师明明知道他日后会反出方士一门,却还是把广孝收为在世弟子。这样的人广仁都不敢轻易下手,为什么要我们来背这个黑锅?现在我们和广仁都在把广孝往对方那里去推,就在赌哪一天谁失手能了结这个和尚。不过现在看起来,广孝他八成会死在吴勉的手上……哎,不是老人家我在背后说人,其实那个白头发什么都知道,就是我行我素……”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尽头的位置再次传来了铁如徒的呼叫声:“我王……你醒醒,吴勉、归不归……请速速现身,我撑不住……”最后一句说出来的同时,随着一声巨响,前方再次死一般的寂静……

  “老不死的,大侄子那里出事了。咱们赶紧的吧……”说着,小任叁已经拉着归不归向着刚才发出声音的位置跑了下去。没跑多久,便在前方看到了两个倒在地上的人影。一个是脱下了僧衣的铁如徒,另外一个竟然是刚刚被奇怪的声音吸引进来的二愣子百无求。

  两只妖物身边都是一滩鲜血,只是百无求胸前不停起伏,而铁如徒已经没有了呼吸。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手握贪狼站在两只妖物的身边,他看也不看已经走到身后的归不归和小任叁,直接说道:“百无求被什么迷住了心神,别当他是儿子了……”

  看到了吴勉在场,还有手里那柄贪狼法器。小任叁这才送了口气,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刚才我们人参和老不死的在后面遇到了一个假的铁如徒,幸好老不死的反应快,让它和广孝和尚去狗咬…….吴勉,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侯,是在哪里?”

  白发男人依旧没有回头,他的目光停留在倒在地上的两只妖物身上,嘴里回答道:“燕哀侯的地宫里,人参,你连我都不信了吗?”

  听到白发男人说完,小任叁这才松了口气。小家伙白了身边的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还不是这个老不死的刚才被吓到了嘛,我们人参都说了,谁敢假扮你?还是这把大刀片子,哪那么容易说弄一柄就弄一柄的?老不死的这几年胆子是越来越小了……”

  别看小任叁一直说个不停,不过小家伙却始终没有靠前的意思,反而有意无意向着笑眯眯的归不归身边靠去。

  白发男人皱了皱眉头之后,终于回过头来看了这一老一小一眼,说道:“你们还在怀疑我?为什么……”

  “因为我就在你身边。”白发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突然响起来一个见棱见角的声音。当男人猛回头的时侯,就见一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白发男人就站在身后。他什么时侯出现在这里,自己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

  见到了这个人之后,白发男人没有丝毫的犹豫,举起自己手中的贪狼对着他劈了下去。与此同时,对面那个和他一摸一样的男人手上也出现了一柄贪狼,这人做了同样的动作。

  两柄一摸一样的贪狼砍在一起,刚才和小任叁搭话白发男人手中的贪狼无声无息的断成了两截。随后另外一柄贪狼的势道不减,直接将他的头颅砍了下来。这时,倒在地上的两只妖物也同时跳了起来。它们俩同时向着后出现的白发男人扑了过去,想着趁他收刀不及的时侯给出致命一击。

  不过这白发男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他顺势将手里的贪狼对着‘铁如徒’甩了过去。“噗!”的一声闷响,刀柄直接灌进了‘半妖和尚’的脑袋,随后整柄法器从他的脑中穿了过去。‘铁如徒’的脑袋消散在一片血雾当中……

  与此同时,空手的白发男人一把抓住了冲过来的‘百无求’脖子上。随后将它的身子伦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这妖物当场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见到自己的两个同伴都已经亡命。当下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有作为,当下从地上跳了起来之后,向着纵深的黑暗当中逃了下去。

  “现在想跑…….晚了。”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掉落在地上的贪狼虚抓了一把。那柄非刀非剑的法器直接飞到了它的手中,当下吴勉对着逃走妖物的背影虚劈了一下。一道刀风飞出去,直接将逃远的妖物劈成两半。

  “可恶……”这个时侯吴勉反应过来刀柄上沾满了刚才妖物的鲜血和脑汁,当下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之后,使用术法引火之术将手里的贪狼连同他握刀的手一起烧了起来。

  直到彻底将血迹烧净之后,这才回过头看着归不归和小任叁,说道:“广孝呢?老家伙你不会又发了善心吧?”

  “你也知道我老人家最是心软,再说凭什么要随了广仁的意?留着那个和尚继续解闷也不错。”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这边呢?进来了这么久,找到那个傻小子了没有?”

  说到百无求的时侯,吴勉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随后他对着身后的空气说道:“你出来说,为什么我没有找到百无求……”

  吴勉的话音未落,半妖和尚铁如徒已经从他的背后破空走了出来。这刚刚还了一天俗的和尚有些愧疚的说道:“是我慌报了消息,害得吴勉先生走了错路。现在我们正在寻找我王……”

  之前铁如徒等不及自己先冲进来,在里面看到了一个百无求的背影。当下它不顾一切的追着背影下去,只是那个背影始终和它保持一定的距离。就在铁如徒越追越远的时侯,看到了也在寻找百无求,正从一条岔路中走出来的吴勉。见到了白发男人,铁如徒心里大喜,说出自己正在追踪百无求的背影。结果吴勉下来一起追的时侯,才发现铁如徒追下来的方向是一条死路。

  就在他们俩继续在附近寻找百无求下落的时侯,突然听到这边传来假铁如徒的声音,赶过来的时侯才发现了这一幕。

  铁如徒说话的时侯,小任叁突然发现了问题。小家伙指着倒在地上的三具尸体,说道:“老不死的,你看看那三具石首。假的大侄子和半妖和尚都露出来了本相,假吴勉可是一点都没有变化……”

  这个时侯,半妖和尚也发现问题。两只妖物的尸体变成了金睛猿猴的模样,可是假的吴勉还是那个白头发的样子,看着好像是在外面遇到那个和火山一摸一样的妖物。死后才有淡淡的妖气泄露了出来……

  “看来这里可不止只有外面的那点至宝。”听到了小任叁的诉说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广孝还是没有说实话,凡事留三分……”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通道纵深的位置突然传来一阵冷笑的声音,这个声音说道:“广孝,你说的是这一对和尚吗?别急,你们既然过了生地,那就都留下来吧。”

  说话的时侯,两个光头和尚从天而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随后晕倒人事不知。他们俩正是刚刚被归不归放走的广孝和尚,另外一个是他的弟子灌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