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金睛猿猴

第一百二十九章 金睛猿猴

  这个‘铁如徒’不管是相貌还是气息都和那个半妖和尚一摸一样,加上吴勉和百无求就在前面,归不归和广孝都没有防备着它会有什么古怪。等听到前面还有一个铁如徒的声音之后,广孝再想防备已经来不及了。被背后的‘铁如徒’一嘴咬在脖子上,要下来巴掌大小的一块皮肉。
  
  将广孝咬伤之后,‘铁如徒’将他的身体一脚蹬开。接着这一蹬之力窜三四丈高,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跟头之后它的身体倒着贴在顶棚上面。眼睛盯着下面的二人一妖,嘴里“吱嘎吱嘎……”的将口中的血肉吞了下去。
  
  ‘铁如徒’这一口伤到了广孝的血脉,他脖子上面的鲜血涌泉一样的喷了出来。这和尚原本就被破空伤得不轻,这个时侯还没有缓过来,现在又被它这一口伤到了血脉。大出血之后和尚的脸色变得惨白,好歹使用术法止了血,当下萎靡不振的坐到了地上。
  
  “好计策,不去假冒吴勉、百无求,只是幻化成了这么一个谁也不在乎的半妖。果然一击必中…….”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还挂在头顶上的‘铁如徒’继续说道:“不过你既然露了头,那就没有再趁我们不备,突然下手的机会了。假和尚,你找错下手的对象……”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头顶上的‘铁如徒’突然一声怪叫,双脚用力一蹬,随后身体好像离弦之箭一样的对着老家伙射了过去。原本它就是这样计划的,先干掉这个明眼的和尚,然后在对付这瞎眼老头。现在和尚已经几乎废掉了,瞎眼老头在这妖物的眼里已经等于是它嘴边的肉了。
  
  眼看着‘铁如徒’已经窜到归不归的眼前,它嘴巴里面的牙齿几乎就要触碰到老家伙咽喉的时侯。这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的嘴巴里面突然喷出来一个火球,‘铁如徒’距离归不归太近,躲闪不及之下被火球打在头上。
  
  这一下虽然没有对‘铁如徒’造成什么伤害,不过火球发出刺眼的光芒还是让它眼前瞬间失明。‘铁如徒’急忙在半空中扭动身体跳到了地上。随后再次双腿用力窜到了棚顶上,双手双脚倒挂在上面。不停的眨巴眼睛很快又恢复了视力。
  
  不过眼睛能重新视物之后,‘铁如徒’只看见地上坐着的广孝和尚,还有那个一脸怯意的人参娃娃。瞎眼老头哪里去了……
  
  发觉归不归失踪之后,‘铁如徒’开始不停的怪叫。身体在棚顶上不停的来回快速移动,不过翻来覆去的转了几个圈之后,还是没有发现归不归的踪迹。怪叫了几声之后,‘铁如徒’也不管那么许多了,再次向着那个被吓呆了的小任叁窜了过去。不信弄死这只小妖物,那瞎眼老头还不出现。
  
  不过就在它扑倒小任叁身前的一瞬间,小家伙一声大吼:“老不死的,就是现在!”这一嗓子喊出来的同时,小任叁身边突然飞出一道罡风,‘铁如徒’来不及防备,直接被这一下罡风斩成了两截,掉落在了地上,内脏和鲜血洒落了一地。死亡的‘铁如徒’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好像巨猿一样的身体,面容和大猴子也没有什么分别,只是眼皮上面有一抹金色,看起来多少有些妖异。
  
  这个时侯,笑眯眯的归不归凭空出现在了罡风发出的位置。对着吓得脸色惨白的小任叁说道:“老人家我说了一下子它就死吧?人参,你看看这个和尚变成什么样子了。这跳上跳下的,是不是我老人家说的金睛猿猴?”
  
  “归不归,你是故意让我背它的……”这个时侯,广孝也反应过来了。这个和尚喘了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一石二鸟好计策,现在和尚只剩下半条命。你是不是可以放心了?和尚也不怨你设计害,如果和尚是你也会这么做。只是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看出来这‘铁如徒’有诈的?和尚明眼人都不出来,归师兄你有眼疾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还不简单吗?”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广孝的方向说道:“另外一个百无求广孝你也是见过的,如果真是它动的手,慧断和尚会逃过一劫?不过老人家我也不敢把话说死,那就辛苦广孝你了。话说回来,能伪装成其他妖物的,还能这样上串下跳的也就是金睛猿猴了吧?”
  
  “是,归师兄又猜对了。”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是金睛猿猴,想来是那圣殿主人关在这里看守至宝的…….”
  
  “广孝,藏匿在海眼里面的至宝,真需要妖物来看守吗?”归不归嘿嘿一笑,叫过来才缓过神来的小任叁。他不再去管广孝和尚,被这个小家伙带着向里面的方向走去,边走便继续对着广孝说道:“你说话还是喜欢留三分,凡事做七分小心最后就报应在这三分上面了。这里的事情你不说,老人家我也就不再问了。不过再走下去会有什么代价,广孝你要仔细想想了……”
  
  看着老家伙不再理会这个和尚,小任叁还不忘提醒:“老不死的,你就放心吧广孝留在后面?你就不怕他缓过来之后在后面给我们一下子?”
  
  “那也要他缓的过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能走到这里,已经算是这和尚用尽力气了。他先是被我老人家的破空打中,现在又伤了血脉。这一路上老人家我握着他的手,人参你以为我老人家图的是什么?”
  
  从进入拱门之后,归不归和广孝一直手挽着手,老家伙已经从和尚的脉门当中明白他是伤了元气,现在亏了血脉短时期也没有能力再来和他们一较长短了。当下只管带着小任叁继续前行,这里广孝也是第一次进来,有他没他并不起到什么作用。
  
  看这这一老一少远去的背影,广孝表情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喃喃的说道:“凡事做七分?太多了吧……五分已经足够了,是吧,无名……”
  
  最后两个字刚刚出唇,广孝的身后便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人影。走近之后人影显出来本相也是一个光头和尚,正是跟着广孝一起改投了释门的弟子灌无名。他出现之后,从怀里摸出来一个红色的药丸递给了自己的师尊。随后继续说道:“上面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果然按着师尊的棋路走的,程咬金的瓦岗军突然杀出来,将刘武周的军队杀的大败。太原军阵前反水,打败了靠山王。现在瓦岗军已经和太原军联手共同征讨隋帝……”
  
  广孝微微一笑,当着灌无名的面吞下了药丸,随后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这里我是败了,可是另外一个战场却大获全胜。就算得了这里的好处又怎样?还真做天下第一这个梦吗?无名,我们上去吧,这里让给归不归、广仁……”
  
  说话的时侯,广孝带着灌无名转身向着拱门外面走去。不过这师徒二人走了没有多远,刚刚走到发现‘铁如徒’倒地的位置,空气当中便听到一个尖厉的笑声。笑声过后,一个若远若近的声音说道:“来了还想走吗?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话音未落,就见对面走过来一个人影,人影在距离这师徒二人十余丈的位置停下脚步。随后继续说道:“你们从生地进来的时侯,已经就是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