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互依靠

第一百一十三章 相互依靠

  归不归突然下手,对面的火山根本没有防备,他的全部心思都是对面那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红发男人身上。突然从身边出现了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瞬间将他吹飞了起来。
  
  在归不归动手的一瞬间,一边的另一个火山反应迅速,手里的火剑一甩。剑尖上面的火链灵蛇一般的窜到了那个红发男人的脖子上。随着火山手中用力,在那个人飞出去之前将他的头颅拉扯了下来。
  
  “嘭!”的一声巨响,失去了头颅的身子飞起来之后便直接炸裂,瞬间化成了一团血雾,随着背后塌倒的墙壁被吹了出去。只留下了一个红头发的脑袋被火山抓在手里,这个时侯,头颅当中才飘散出来一丝若有若无的妖气……
  
  “归不归,你怎么知道谁真谁假?”脱离险境的火山没有一点向归不归道谢的意思,反而横眉立目的看着洞口的瞎眼老头。说道:“还是说你原本想的就是不管真假一起了结的?刚才是他,现在轮到我了吧?”
  
  “我真是来越越喜欢你倒打一耙的样子了……”归不归还没有说什么,一边的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他的破绽在什么都比你慢半拍,还是不明白?你说了一半的时侯他才知道要说什么……老家伙,你和他说……”
  
  吴勉说不到两句便不耐烦起来,将话题扔给了归不归。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接着吴勉的话头继续说道:“刚才老人家我问了两个问题,每次都是你说了一半的时侯,另外一个火山才知道要说什么。他,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永远都要比你慢半拍……”
  
  这个时侯,知道自己想错了的火山脸上多少出现了一点尴尬的神情。低头回忆了一下的确是和这个老家伙的说一样,自己说了前半句那个假火山才会将后面的说出来。不过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读心之法,竟然会瞬间读取到自己脑海中瞬间闪现的记忆。这个‘人’和自己一样的术法,还能读取到自己的记忆。加上他和自己一般无二的容貌。将这几条串联起来火山的心里便有些发凉……
  
  读心之术并不是什么特别高深的术法,只不过施展起来非常的麻烦。既然紧紧盯着要读取想法的对象,大半天之后才能读取出一两句话来。而且失误的几率高的吓人,就算对一些没有术法根基的百姓,读取出来的想法也经常是驴唇不对马嘴,像这样的读心之法火山之前听都没有听说过。
  
  火山虽然明白自己是误会了归不归这个老家伙,不过他的秉性如此。天下除了自己的师尊广仁之外谁都不认,当下依旧冷言冷语的对着洞口里面的几个人继续说道:“那么它为什么和我一摸一样?一样的术法,连法器都是一样的,归不归,这又怎么说?”
  
  “怎么说?照镜子去对自己说!”这个时候,一边看热闹的百无求终于忍不住发作了。二愣子冲着火山大吼了一声之后,瞪着眼睛继续说道:“红头发的,你以为你爸爸遍天下就谁都欠你的?你爹你妈就顾生你,没叫你学过人话?老子是妖知道求人的时侯要客气客气。你还有脸叫大方师——呸!老家伙你敢去巴结这个不要脸的,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死给你看……”
  
  “别说死那么严重,你爸爸我原本也没想再搭理他。”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火山的方向说道:“小家伙,当初你做大方师那几年,老人家我还以为你的性子改过来了。没想到方士一门没有了。娃娃你倒变本加厉了。你不是有师尊吗?刚才的事情去问问广仁,知道怎么找他吗?”
  
  火山刚才那几句话出口之后,心里也隐隐有些后悔。感觉这几句说的有些过头。不过话一出口他的性子又不改口道歉,当下只能这么硬挺着。现在被百无求骂了一通有些下不来台,想要教训这只妖物,又忌惮对面的吴勉和归不归。当下只能哼了一声,提着这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头,转身向着对面的出口走去。
  
  没曾想火山刚刚有了动作,石室当中的那几个人、妖便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几个保持着和火山一样的速度,跟在后面走出了出口,一路向前行进着。按着火山往常的性子。这个时侯不是回头申饬吴勉、归不归他们,便是脚下加速使用术法甩开他们这些人。
  
  不过现在的火山这一路上也是诸多磨难,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还差一点死在另外一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手中。当下火山也动了小心思,为防后面的路上再有什么意外,让这些人跟着也好,真出事的事情就把祸端往他们的身上引。火山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归不归和他也是一样的想法……
  
  跟在火山身后走出了出口之后,前面又是一个一眼望不到头的甬路。走的烦了。百无求开始向自己背着的‘亲生父亲’胡说八道了起来:“老家伙,老子我还是有点想不通?刚才一旦你猜错了呢?要是刚才弄死的是真火山,现在这个是假的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再杀一遍呗。到时候火山的死就算在假的身上,他自己说要和假的同归于尽,老人家我干嘛要违背他的心意?”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刚才就算是广仁自己或许都分不清,别说我老人家了。就算这尽头真是海眼,官司打到徐福那个老家伙的面前。你爸爸我也有话说。”
  
  听着这父子二人在撮自己的火,火山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中的火气。在走出去之前还不能得罪这些人,他们就是自己的保险。
  
  这条路和之前吴勉、归不归走过的并不一样,一路上见不到任何黑衣人的骸骨,只是每走过一二百丈的距离便能看到一座石室。看样子这些石室之前都是仓库,存放着一些类似天材地宝和法器、典籍之类的物件。不过这个时侯这是石室当中已经看不到还有什么东西,能搬走的都已经搬走了。留下来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儿,一些基础的术法典籍,还是不少世间药房就能买到的‘天材地宝’……
  
  走了几处这样的所在,走在前面的火山便不在继续查看剩下的石室。后面的吴勉、归不归等人、妖的兴趣也不大,继续跟在火山的身后前行。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这条路的四周开始出现了湿气。
  
  越往前走湿气越严重。又走了小半个时辰之后,隐隐能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流水的声音。一股带着腥气的海风从远处吹了过来,几个人、妖的心里都是一个想法,再往前走就是海眼了吗?
  
  当下火山突然加快了脚步,向着远处奔跑了过去。就是这样,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也还是没有将身后的人拉开,保持着和身后人、妖的适当距离向前快速奔跑着。
  
  不久之后,众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泛着水影的亮光。海浪的声音也开始传了过来,火山就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样,见到了光亮之后便不再理会身后的这几个人,当时施展了术法瞬间消失在后面几个人、妖的面前。
  
  “就知道这个不要脸的会这样,老家伙你抓稳了,老子要追过去……”百无求的话音未落,便见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刚才奔跑过去的大方师火山。只不过他现在一脸的惊慌,满身的冷汗已经浸透了衣衫,就好像刚从海里捞出来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