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两个火山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两个火山

  “这是断头饭……吃完就上路的。”吴勉站在百无求的身后,慢悠悠的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吃饭的人都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却看不到一点反抗的痕迹。我有点佩服那个幕后的主脑之人了……”
  
  百无求对白发男人的话有些不以为然:“真的假的?小爷叔你是怎么看出来这是断头饭的?老子怎么看不出来……”
  
  这时候。归不归接口说道:“碗筷、酒壶和酒杯都是动过的,盘子里面的菜肴大多却没有动过的迹象。傻小子,这些人都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归西,自然没有什么胃口去吃菜肴。酒到不妨多喝一点壮壮胆。”
  
  百无求虽然也想明白差不多就是自己‘亲生父亲’说的这回事,不过还是嘴硬的说道:“不就是死吗?有什么怕的?等到老子到了那一天,大吃大喝给你们看看。”
  
  听了这几句话。归不归苦笑了一声,正想要再说几句的时侯。突然听到石室外面传来一阵响巨,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怒吼道:“孽障!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这声音是从火山的嘴里发出来的,发出声音的位置是这石室的墙壁之外。火山一句话吼完之后,又是几声巨响传了过来。震的这间石室都跟着颤抖了起来。顶棚上面不停有砖石掉落下来……
  
  “你们都让开……”听到了火山的声音之后,归不归马上转身对着传来声音的墙壁虚劈了一掌。随着“轰隆!”一声,墙壁被打出来一个丈余的大洞。透过这里能看到两个人正在一片空地上你死我活的打个不停,这两个人都是一身修士的打扮,同样的满头红发。一摸一样的相貌——竟然是都和吴勉相互看不顺眼的火山……
  
  这时候两个火山都是一身的伤痕,身上的衣衫都被鲜血浸透。每个人的手里都是一柄冒着火焰的长剑,突然眼前的一面墙壁被打破,两位一摸一样的大方师也被吓了一跳。当下急忙各自向后退了几步,两个火山都是一样的动作,一边提防着对面和一摸一样的红发男人,一边抬头向着被打破的墙壁那边看过去。就见黑大个子百无求出现在洞口正在冲着自己这边傻笑,随后那个最不想看到的白发男人也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虽然火山生平最看不顺眼的人便是这个白发男人,不过现在这样的危机时刻,这位最后一任大方师也顾不了许多了。两个火山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帮我斩杀这个孽障……你还敢学我……”红发男人的脾气火爆。当下为了这句话两个人又打在了一起。两柄火剑你来我往当中,还夹杂着无数让人眼花缭乱的术法。
  
  “阿弥陀佛……施主们不打算下去相助火山大方师吗?”慧断竟然认得火山。这个让归不归有些意外。老家伙正在听自己便宜儿子诉说下面的战况,听到了大和尚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那也要知道相助哪位火山大方师。外面可是两个。一旦把真的打了,以后再见广仁大方师,打了人家的孩子,老人家我就多少有点尴尬了。”
  
  “归不归!我是真火山!帮我一把……不能让这个孽障苟活于世……”其中一个火山将手里的火剑甩出来一道火链,将对面那个一摸一样的自己逼退之后,继续说道:“这孽障可以变化成我的模样。是早有图谋!他的术法也和我一摸一样,必定是冲着徐福、广仁两位大方师去的。帮我一把……”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对面的火山也对他做出来一摸一样的动作。将手里的火剑甩出来一道火链,将刚才说话的火山逼退,随后趁机开口说道:“不要听他胡说!我才是真的火山。归不归,当年你在背后议论徐福大方师。便是我向大方师举报的。不过当时火山没有丝毫私心,如果你心里怨恨我。那就将我与此孽障一并诛杀……火山就算死了,也绝不怨恨与你……”
  
  “孽障你还敢冒我的姓名!”对面的火山一声大吼之后。将手里火剑的火链对着另外一个自己抽了过去。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另外一个火山也将手里火剑的火链抽过来。两条火链顿时搅在了一起。两个火山同时用力拉扯,都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这个时侯,百无求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老子我是看出来了,他们俩宁可自己死了也不能那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活着。你能分辨出来哪个是真的吗?真的都把他们俩弄死不大好吧?”
  
  “两个火山的相貌老人家我虽然看不清楚,不过他们俩的气息却是一摸一样。”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了一句,随后对着身后吴勉的方向继续说道:“当年我老人家早就知道背后是这个小家伙告的刁状,不过他是受了广孝的撺掇。想不到今天他敢自己承认。看来真是把这个小家伙逼急了……”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再次对着两个一摸一样的火山喊道:“那老人家我问问你们俩,当年在方士门中,是谁修炼引雷法的时侯失手被雷电劈死的?”
  
  “是广义师叔的弟子江酉,当时是他五十三岁的生日,吃多了酒在众同门面前卖弄术法的时侯被天雷劈死的……”左边的火山马上大声回答,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那个和他一摸一样的红发男人已经插嘴大声的说道:“因为这件事,徐福大方师震怒,在门中下了戒酒令。门中修炼的方士不管什么时侯都不可以擅自饮酒,江酉死后广义师叔亲自去临淄送的尸体……”
  
  这件事情是方士的秘闻,因为是酒醉被雷劈死的,传出去不好听当时被广仁下了封口令。加上过了这么多年,知道的人大多数已经不在人事了。想不到竟然还有人知道这段秘闻。
  
  一句话说出来见到没有什么作用,归不归也有些为难。老家伙想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两个火山说道:“老人家再问你们,当年是谁在外面有了私生子。人家当娘的把孩子仍在宗门门口的?后来又是怎么处理的?”
  
  归不归这句话问出来,两个火山的脸上都露出来了难色。老家伙嘿嘿一笑,‘看’着两个一摸一样的男人继续说道:“如果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那就算了,你们自己争一个生死高下就好。到时候活下来的那个就当他是真的火山……”
  
  “孩子是我的……”刚才首先回答的火山又抢先开口说道:“当时我刚刚摆在广仁师尊门下,孩子是我和山下一个村姑所生,当时师尊广仁替我向村姑家里陪了一百金。原本打算把她许配给我的,后来他们一家都死于瘟疫,婚事才算告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另外一个火山便红着脸抢话说道:“后来那个孩子便是我的第一个弟子霍冲,名字取的就是火的谐音。霍冲活到九十三岁亡故,我把他埋进了她母亲的坟墓旁边。霍冲的轮回转世是广仁师尊替我做的……”
  
  “哈哈哈哈,原来真是小火山你的种,当时老人家我还和广孝打赌,他说霍冲是你师尊广仁的儿子,因为怕徐福那个老家伙看出来,才把他安排在你的门下学——破空!”话说到一半的时侯,归不归突然对着其中一个火山的方向下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