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九章 缝裂针

第一百零九章 缝裂针

  “我们之前没有人进去过,里面的人也没有出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苏荷说道:“那老人家我明白了,现在我们几个要继续往前走。你是跟着我们一起走呢,还是等着我们回来之后再带你离开?”

  看的出来苏荷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它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只要几位前辈肯带上我,就算在外面形神俱灭苏荷也认了。这么多年我被囚禁再次,真是一刻也不想多待了。”

  “那也由你……”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指着自己的胸膛说道:“老人家我身上没带着魂器,让小娃娃你占点便宜。你进来之后,我老人家保着你出去。出去之后轮回转世就看你自己的了,你的名字已经已经被冥府勾决了,怎么和阴司解释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能从这里出去就好,在外面就算做一个孤魂野鬼,也比这里强上千倍万倍。”苏荷听到归不归让自己附在他的身上,当下没有任何犹豫,客气了几句之后,这个人影便向前几步,消失在了归不归的身体当中。

  看着这个鬼混附身在自己‘亲生父亲’的身体里面之后,百无求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家伙你什么时侯这么大方了,连你这副老身板都能让出来。就不怕这个姓苏的占了你的身子?那老子已经叫爸爸的时侯,它是不是也跟着占便宜?”

  “就好像你叫过几次爸爸是的,倒是天天盼着老人家我带上你一起去投胎。”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转头对着已经准备从这里离开的吴勉说道:“现在看起来未必是我们走错了路,广仁对自己的弟子也没有说实话。或许再走一会的话,火山和那俩和尚能从后面赶上来。”

  “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吴勉已经转身向着出口的方向走去。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这江眼里面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老家伙,你猜猜尽头真的是海眼吗?徐福的玉牌……有趣……”

  从祭坛走出来之后,前面是一条只能容纳两个人并排前进的羊肠小路。这条道路七拐八拐,经常是走不了几步便有一个弯道。走了差不多一百多丈远之后,路面便发现了一副被黑衣包裹之下的白骨。

  这白骨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长刀,看不到有深及骨骼的外伤。出了它手上的长刀之外,腰上还有丝绦绑着几个小小的铜牌和十来张黄麻纸制成的符纸。看这个样子,这白骨的主人应该就是苏荷口中的黑衣人之一了。只是不知道他这么落得了这么一个下场……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归不归还将苏荷的魂魄唤了出来。让它其辨认地上的骸骨,苏荷也证实了归不归的想法。证明这就是当年的黑衣人之一,虽然辨别不了相貌,不过还是能从这一身黑衣上面辨别出来此人的身份。

  继续再往前走,出现的黑衣骸骨也越来越多。有时候一段十几丈的距离竟然躺了四五个这样已经化成白骨的黑衣人了,归不归听了百无求的诉说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冲着走在前面的吴勉说道:“看来是那个幕后主使之人灭的口,以为自己是人,想不到到了最后才明白他们还是那个人眼里的猪。除了他自己之外,可能全天下的人在那个人的眼里都是猪吧…….”

  越往前走,前面的黑衣骸骨便越来越多。走了半晌之后,前面的道路开阔了起来。这条路线也不是之前七拐八拐的羊肠小路了,笔直的一条路在众人的面前。顺着这条路走下去不多时,便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石室。

  他们发现石室的时侯,石室大门是打开的,门口躺着两具已经化作白骨的黑衣尸体。两具尸体都是脑袋冲外面门向下,看着姿势像是从里面逃出来的时侯,被人从身后要了性命的。

  吴勉看到了石室之后,没有丝毫犹豫便走了进去。就在归不归打算带着两只妖物一起进去的时侯,突然听到石室里面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随后一浓烟从里面冒了出来,爆炸声响起来的一瞬间,吴勉的气息从石室里面消失。归不归有些惊慌的对着里面大叫了几声,却始终听不到有人在里面答应。

  最后归不归迎着头皮和两只妖物一起走了进去,在一片倒塌的墙壁废墟下来,发现了那个浑身是血的白发男人。发现他的时侯,吴勉的身上插着二三十根好像钉子一样的铜针。每一个被铜针刺伤的伤口都流着好像墨汁一样的血液。

  听明白了百无求的诉说之后,归不归让自己的便宜儿子在身边找个什么家什将吴勉身上的铜针拔出来。最后二愣子用石室门口其中一具白骨身上的短刀,将吴勉身上的铜针一根一根的挑了出来。每挑出来一根铜针,伤口里面墨汁一样的血液便止不住的向外冒了出来。

  百无求一边挑针,一边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叔叔不会在阴沟里面翻船吧?不是我们当晚辈的咒他,你叔叔真的太愣了。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敢闭着眼往这里面走。被针扎了吧……老子这么说他,你叔叔不会听到吧……小爷叔,老子夸你艺高人胆大呢……”痛快了一半嘴的时侯,百无求突然反应过来,当下这妖物也算识时务急忙改了口。

  归不归没搭理自己的傻儿子,在小任叁的帮助之下,他小心翼翼的用衣角垫着摸到了一根铜针。将针尖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随后,眉头皱的好像个疙瘩一样。等到百无求将吴勉身上全部的铜针都拔出来之后,归不归打出来一个火球,让百无求借着这点亮光,仔细查看铜针上面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符文。

  “有……还真被老家伙你蒙中了,这针上面有字。老子要是识字的话现在就和你说刻的什么字了……”百无求看了半晌之后,拉上小任叁一起对着归不归讲解铜针上面刻着什么。

  两只妖物说了半天之后,归不归这才算听懂。当下他在地上捡了石块,在地上画出来一摸一样的符文。百无求看了一眼归不归画的符文之后,说道:“对喽,老家伙你画的符文和针上刻的一摸一样。知道你叔叔是被什么暗算的,是不是就能把他救过来?你叔叔不是长生不老的身子吗?怎么这次就不灵了?”

  “长生不老不是死不了……”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这铜针叫做缝裂针,原本是修士之间用来射杀刚刚渡劫准备飞升的神仙。他们宗门之间有私仇的,突然对方门中有人要飞升。担心这位神仙在渡劫之后来门内寻仇的,便炼制了这样的法器。老人家我当初炼制过这种法器,不过炼制多次都没有成功。原本想着这都是前人杜撰出来的法器,现在才知道我老人家是井底之蛙了……”

  “那现在怎么办?就看着你叔叔这么死了?”听到归不归的话,百无求也开始害怕了起来。二愣子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当下对着老家伙说道:“要不这样,老子委屈委屈,一会你叔叔咽气了,老子加上老家伙你一起陪他下去。任老三算你一个,下辈子咱们哥四个,来不?”

  小任叁之前被镇魂,还是有些虚弱。看了百无求一眼之后,有气无力的说道:“你死你的,别管我们人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