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四章 怪妖

第一百零四章 怪妖

  听到背后说话的声音之后,这‘人’猛的回过身来,就见那个从头白到脚的男人正在斜着眼睛看向自己。这‘人’惊恐之余,满脑子都是一个想法:明明有机会的,他为什么不动手?

  很快它便知道理由了,这‘人’先下手为强。和刚才对付百无求一样,抬手便向着吴勉的面门抓了过去。刚才它和百无求还有一段距离,现在和吴勉只有两三步的距离,这么近除非他和那个黑大个一样,要不然绝没有失手的可能。

  不过就在这‘人’动手的同时,吴勉也有了动作。白发男人好像算准了它的路数一样,手里的贪狼已经横在了他的面门前,就等着它自己将手撞到刀刃上。这‘人’的速度太快,等到它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感觉到了一片冰凉。几乎没有任何痛苦,它的手已经被贪狼的利刃豁成了两半,只有手臂的位置还连在一起。

  等到这‘人’感觉到疼想要将残手撤回来的时侯。吴勉已经有了下一步的动作,白发男人将贪狼迎着这‘人’的方向横推了过去。一瞬间已经将它的整个手臂一分为二,如果不是这‘人’后退的速度快,这一下子已经它的半个身子都砍了下来。

  “比刚才的老伙家怎么样?我还需要再加把劲吗?”吴勉斩下来半条手臂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贪狼上面的鲜血一甩,随后继续用他一贯挑衅的眼神看着这‘人’,继续说道:“我给你个机会,告诉我你是什么?为什么放走了前面几波人,就难为我们几个?”

  这个时侯,这‘人’还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抢白着说道:“你不是应该在困局里面赚圈的吗?你是怎么从困局里面出来的……不可能会有活人从困局里面……”

  “我不记得什么时侯说过。你可以这么和我说话的。”吴勉说话的时侯,顺着对着着‘人’的方向虚劈了一刀。这么近的距离,这‘人’完全没有躲避的空间,晃荡在胸前的半截胳膊被这一下齐根斩断。随后发白男人继续说道:“我再重复一遍,告诉我你是什么?为什么放走了前面几波人。我不希望再说第三遍……”

  “我说……”看着面前这个白发男人正在向着自己另外一只胳膊瞟来瞟去,这‘人’终于忍耐不了,说道:“我是虬脔和锦伪之子,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什么。生下来的时侯就是这个样子……”

  “不对……”没等这‘人’说完,一边的归不归突然开口打断了它的话。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在我老人家的面前你还想耍滑头吗?虬脔与锦伪不同妖种,虬脔是蟒妖——刚才在甬路里面的蟒妖就是虬脔?”

  说到一半的时侯,归不归突然想到了刚才在甬路见到的无头蟒尸。这‘人’点了点头,说道:“是,它是我的母族妖兽。这条路是虬脔看守,外面洞穴的看守是嗜恶。我们一向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的……”它这个时侯已经被吴勉手中的贪狼吓住了,当下有什么便说了什么。

  “那也不可能,虬脔是蟒妖。锦伪的本相是猿。根本不同种的妖物怎么可能生育后代?再说你爹妈绑在一起也不是你的对手吧?老人家我刚才可是领教了你的本事……”归不归还是不信眼前这个怪妖说的是真话,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吴勉。不是老人家我挑拨,这个小娃娃还是拿你的话当作放屁了……”

  “我没有!”看着白发男人又将手里的大刀片子举了起来,怪妖大叫了一声。随后急急忙忙对着吴勉解释道:“我确实是虬脔和锦伪所生,不过它们也是被人饲养,就是为了看看不同种的妖物相配能能生出什么来。除了我之外其余的生下来很多怪胎,它们大多生下来就死了。剩下的也活不了多少年,几千只虬脔和锦伪相配,也只活了我这么一个……”

  说话的时侯,怪妖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吴勉手中的贪狼,见到白发男人将法器放下之后,它这才算是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不止是虬脔和锦伪,还有其他的妖兽被相互交配。不过我只能在这段甬路的范围内活动,别的妖物相互配出来了什么就真是不知道了……”

  “继续说……”看着怪妖已经完全被自己吓住,吴勉慢悠悠的继续说道:“我没说停之前,你最好继续说下去……”

  “是……”怪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被生下来之后,便被几个人养大。他们叫我幻化人形的法门,还有教我怎么模仿人来说话和动作的。我那个时侯不是现在这样,和父妖锦伪连相。那些人就把我的皮剖下来。然后又把我的身体浸泡在龙血里面。一泡就是三年,三年之后长出来新皮马上就会再次剥掉,然后再在龙血里面浸泡三年。直到我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说到这里。怪妖顿了一下。还没等它换气,便听到吴勉有些不耐烦的声音:“继续……我没让你停下来……”

  当下怪妖哆嗦了一声,因为幼年之时那些修士对它身体的炮制。它可以承受极强的术法打击。对大部分的神兵利器也有防御,却被吴勉手中的贪狼克制的没有一点办法。不知道为什么,怪妖看到贪狼的时侯心里面便一直再打哆嗦。隐隐约约有一种今天自己会命丧贪狼之下的预感。

  之前怪妖将火山和两个和尚放过去,就是想要对吴勉、归不归他们下手。它看出来这些人都是修士,也担心聚在一起不容易对付。没曾想选来选去还是将最不应该得罪的人留在了最后,当下怪妖只能继续说道:“我长大之后,除了可以幻化人形之外,还有了虬脔和锦伪两种妖兽的妖法。而且他们修士天天用术法和法器来打我,开始每次都把我打的半死。趁我晕厥之后,他们就把我继续扔进龙血浸泡。

  这个时侯那些修士会往龙血里面兑其他的东西,后来再打我的时侯我便能挺上一会……到最后不管再怎么打我,我也能挺过去……后来他们觉得我差不多了,便把我仍在了这条甬路上。让我来看守这里……之前也有一些修士从上面跳下来,不是被外面的嗜恶吃了脑子。就是死在我的手上。还有几个从我这里逃脱的,应该也走不太远,迟早死在后面看守的妖兽手上……”

  听着这无名怪妖一口气说完之后,吴勉、归不归二人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老家伙率先说道:“你说从这里过去的漏网之鱼都是修士,那么老人家我来问你。几年之前有没有一个没有道行的凡人从你这里过去,你发了善心把他放过去的?”

  “这样的肉我怎么会放过去?”怪妖叹了口口水之后,怯生生的继续说道:“我虽然不吃不喝也不会被饿死,不过来送死的人也算块肉。我本来就是妖兽之子,怎么可能会让肉从我的嘴边溜过去?修士还到罢了,凡人不吃不是罪过……”

  怪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那个白头发的男人将贪狼举了起来,冲着自己挥了一下。这个动作吓破了怪妖的胆,不过又看着男人将贪狼收了起来,也不见自己有什么影响。

  就在它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时侯,怪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轻松了起来,随后视角古怪的赚到了自己的脚面。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瞎眼老头对着白发男人说的:“到底是徐福他师尊的贴身法器,给个帝崩都不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