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百零三章 真真假假

第一百零三章 真真假假

  “老人家我早晚有一天死在自己儿子的手上,别急,爸爸我就在你背上,想逃都逃不了。”一句话之后,归不归又恢复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随后他对着还在沉思不语的吴勉说道:“连你都困在局里,这幻术也算是登峰造极了。不过老人家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把前面那几波人都放了进去,就困住我们几个。”

  吴勉抬头看了一眼尽头的方向,说道:“你以为这个是幻术吗?也许会有困住我的幻术,不过不会又我看不穿的幻术……”说话的时侯,白发男人对着面前的蟒妖尸身虚点了一下。随后一阵妖尸身上着起来赤红色的火焰,只是片刻的功夫妖尸便被烧成了飞灰。又被吴勉施展的御风术吹的无影无踪……

  归不归明白吴勉动手的意思,这一路走过来只有这具妖尸有古怪。现在烧了妖尸如果还走不出去的话,那或许这次就真的随了百无求那傻小子的愿了。看着妖尸彻底烧干净之后,吴勉再次向着甬路的尽头走过去。

  老家伙‘看’着白发男人的背影。嘿嘿一笑之后,拍了拍自己便宜儿子的肩头,说道:“傻小子。跟着你小爷叔一起往前走。前面还不知道有什么机关。有他给咱们开路,你不用跟的太近。”

  当下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跟着吴勉的身后,走出去百十来丈之后,面前的甬路终于发了生变化。面前出现了一个岔路口,吴勉站在岔路口犹豫了一下,随后回头对着跟上来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一左一右你选那一条路?”

  这时候,百无求已经将岔路口的事情告知了归不归。老家伙从它的背上下来之后,分别在两个路口转了一下。随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看来还被你猜对了,刚才的妖尸就是机关所在。老人家我的眼神不方便,你们谁帮着看看前面进去的人有没有在岔路上留下什么印记的。火山还到罢了,广孝油奸似鬼。一定会留下点什么的。”

  “没有,两条路一摸一样,看不到有谁留下过印记。”吴勉看了两条岔路之后,续继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分成两队前行,如果谁那边遇到什么事情,退回来重新走就好。”

  “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那就听你的,咱们先分成两队走。”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们父子俩走左边的,人参你跟着……”

  “我和你一起走,百无求和人参一起。”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它们俩是妖兽。真遇到什么逃生也容易一点,你的眼睛不好还是跟着我保险一点。”

  “小爷叔,老子就知道你舍不得你侄子。”没等归不归说话。百无求已经拉着他送到了吴勉的身边。继续说道:“小爷叔,你看好你们家侄子。他已经黄土埋眉毛活不了几天了,你受受累最好背上他。这个老家伙身子骨轻。还没有个屁沉……”

  “上辈子老人家我一定是把天通了个窟窿,这辈子才得了你这么一个儿子……”说话的时侯,归不归已经到了吴勉身边。摸摸索索的就要往白发男人的身上蹭。吴勉皱了皱眉头,还是伸出手来去接这个老家伙。

  就在这个时侯,归不归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一个踉跄之后跌跌撞撞的向着吴勉这边倒了过来,白发男人条件反射去扶。就在这个时侯归不归的手触摸到了白发男人胳膊的一瞬间,“嘭!”的一声巨响之后,吴勉的整条手臂都被打的粉碎,他人倒着向后飞了出去。

  白发男人飞出去四五丈远,撞在甬路的墙壁上之后反弹摔倒在地。百无求看傻了眼,等到吴勉落地的时侯在反应了过来。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这是什么意思?就说你叔叔不招人待见,你也不能趁着现在下狠手啊。怎么也要等到出去之后……”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倒在地上的吴勉晃晃悠悠站了起来。虽然整条胳膊带着一侧身体都被打碎,不过这白发男人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痛苦的样子。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之后,无所谓的对着归不归说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破绽的?你们下来之后我便一直观察你们,我学的哪里不对?”

  这时候吴勉发出的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听上去不像是人发出来的声音。归不归嘿嘿一笑,将手指缝隙里面藏着的珠子收好。这才说道:“你把他想的太简单了,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你想的不错。想办法把我们分开,然后趁其不备一个一个害死。不过第一个人你挑错了,如果你先挑了我老人家的话。现在八成就得逞……”

  话说到一半的时侯,归不归听音辨位,两只手对着‘吴勉’的位置猛的拉开。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向着对面少了一只胳膊的白发男人倾泻过去。‘吴勉’好像一片被狂风席卷的落叶一般,瞬间被‘挤’到了墙壁上。这墙壁也不知道是什么天才地宝形成的,被归不归的破空打过去竟然没有直接轰碎。甚至连一个裂纹都没有出现。

  不过墙壁越坚硬,破空的力量便实实惠惠打在‘吴勉’的身上。百无求和小任叁眼看着被‘挤’在墙上的白发男人身体变形,‘吴勉’浑身上下的皮肤崩裂、里面的鲜血不停流淌出来。因为大部分的骨骼都被压碎,他的身体变得好像一张摊开的面饼一样,看着断无生还的可能了。

  破空施展出来之后瞬间便抽光了归不归全身的术法,虽然有储金马上帮他补充了术法,不过老家伙还是脸色惨白,接连喘了几口粗气之后才算缓了过来。这时候,就见贴在墙壁上的白发男人掉了下来。

  “不错……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一点,刚才如果再加把劲的话,或许我会真死在你的手里。”血肉模糊的肉饼竟然还能说话,两句话说完之后。这张肉饼在地上开始翻腾了起来。

  “这是什么鬼玩意儿!老子不承认它是妖……”百无求淬了一口,看着肉饼在地上不断的蠕动,迅速的变成了另外一个形态。变成了一个没有皮肤,都是血肉筋骨组成的‘人’。二愣子一边向归不归诉说眼前的发生的事情,一边继续冲着那个‘人’吐口水:“呸……你现在这样,你爹妈知道吗?”

  “哈哈哈哈……说的好!”这个‘人’站直了之后,猛的向着百无求冲了过去。归不归想要阻止的时侯已经慢了一拍,这‘人’瞬间便到了百无求的身边,抬起来满是血污的手便向着二愣子的面门抓了过去。看这个架势这一下抓到的话,百无求的前脸和后脑勺就要相通了。

  这‘人’的手臂就要接触到百无求面门的一瞬间,突然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了起来。二愣子这才有机会急忙向后退开,躲开的前一刻还不忘在这‘人’的小肚子上踹了一脚。

  “你对我做了什么……”百无求躲开之后,这‘人’的身体才恢复了正常,最后痴痴的看着二愣子说道:“不可能,你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妖法。你是谁?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知道它是谁的话,麻烦你记得告诉我……”这时候,一个刻薄的声音在这‘人’的背后响了起来。它回头的时侯,见到刚才自己装扮的那个人就站在身后,手里还有那柄非刀非剑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