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七章 江眼

第九十七章 江眼

  按着李渊、杨林商定好的计划,原本李玄霸是要跟着李渊的太原军一起前来的,算着日子也要十几天之后才能到。不过唐王担心杨林的大军达到汉水之后,先占了吴勉、归不归指定之地。故此才让几位老神仙带着自己这四儿子使用了遁法先到了寒江,占住了这块地方。

  李玄霸大军便利的是,李渊的太原军中就有汉水的当地人。也是忍受不了刘武周军队的盘剥、欺压才逃到了太原城,当日李世民听说了归不归要早汉水之地找至宝的时侯,现在太原城中寻找有没有汉水的当地人,结果竟然在他自己的军中找到。之前派出的先军就是由他们带领,先一步回来探路的。

  吴勉、归不归四个带着李玄霸赶到的时候,先军当中的当地人直接带着他们到了韩铜口中的寒江。指着整个方圆两三百丈的江水说道:“这里就是大人要找的寒江了,我们从小到大在这里长大,当地人都知道每逢初一十五的时侯鬼神之门就要打开。到时候江水会都会冲到当中的一个江眼当中,整整一天的光景下流的江水断流,当地人就会聚集在那里,去河滩上捡拾河鲜。”

  顺着当地人手指的方向,吴勉看了过去,眼神不好的归不归趁着这个时侯说道:“这么多年了,你们就不想到江眼里面去看看是什么吗?也许你们的运气好,下面是通往神仙地的通道。”

  当地人听了之后连连摆手,说道:“大人您不要玩笑,里面是我们当地人处理死囚的地方。每当方圆百里之内有人犯了大罪,只要定了案就会等在初一十五这一天,趁着鬼神之门打开,把犯人扔进去的。从小到大我就没有听说有人还能活着上来的……”

  “江眼是刑场……”归不归一听便明白了韩铜是为什么会进入江眼了,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随后向这几个当地人说道:“听秦王说你们离开汉水之地也没有多久,那么当年听说过一个叫做韩铜的人吗?他应该也是被扔进海眼的人之一……”

  “大人您说韩铜?那个畜生就是我亲手扔下去的。”旁边另外一个当地人听到韩铜两个字之后,脸上便浮现出来了怒气。淬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这个畜生原本是来汉水卖卖山货的货郎,后来用一点碎糖勾引我们当地的女娃娃。因为家里人发现的早才没出什么事,把他抓住打了一顿之后就赶出去了。想不到这个畜生怀恨在心,当下晚上回来一把火点了打他的那户人家。老老少少九口人被烧死,他逃的时侯被护村的乡民队抓住。原本是要一刀宰了的,后来还是村里的长老决定,将他透了海眼。”

  “这小子这么不是东西啊,早知道老子就多捅他两抢了。”百无求听了也跟着大骂起来,随后对着还在盯着江眼位置看过去的吴勉说道:“小爷叔,韩铜那小子不是人,他说的话能信——小爷叔你干嘛怎么想不开……”

  百无求说到一半的时侯,吴勉已经慢慢的向着江水里面走去。几个当地人吓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这位白头发的老爷想要做什么。就见他踩着水面,慢慢的走到了江眼的位置,低着头向下看去。看了半晌之后,白发男人的身体一沉,直接坠入的江底。

  “啊!来人啊……有人落水了,快……”刚才诉说韩铜旧事的当地人吓得跳了起来,这几位都是唐王府的贵客,真的死在这寒江当中那还得了?当下他急忙对着后面的军营方向大叫,想要多叫出来一些兵丁出来救人。

  就在这个时侯,百无求过去一把捂着了这人的嘴巴。二愣子刚才虽然玩笑吴勉,不过它也知道这点水绝对淹死不了自己这位小爷叔。当下捂着这个当地人的嘴巴,说道:“别吵,小心一会他找不到要找的,回来拿你们撒气……”

  半晌之后,吴勉的身体从江底直立着浮了出来。虽然是从江底浮出来的,不过白发男人浑身上下一点都没有湿,就好像在陆地上走了一圈一样。随后他面无表情的走了回来,到了归不归身边之后,说道:“下面看不出来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找不到他们说的什么江眼。”

  “都说是初一十五才能出现的了,那么急做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可惜今天才初三,还要在等十多天才能看见江眼。你说如果下去到底直通海眼的话,老人家我看到了徐福那个老家伙说点什么?”

  “就说你是来替他堵海眼的……”一句话说完,吴勉已经转身向着远处军营的位置走去。归不归嘿嘿一笑,跟在白发男人的身后向着军营的方向走去。老家伙正要说点什么的时侯,脸色突然一变,猛的转头向着寒江对面的密林当中看过去。他身边的吴勉也做了个一摸一样的动作,两个人一起皱着眉头向着寒江对岸……

  转头之后老家伙才想起来自己的眼神不济,当下直接向着吴勉说道:“是他吗?”

  白发男人冷笑了一声,回答道:“气息没错,虽然只是一瞬间。他也在施展法术,这下子热闹了……”说完之后,白发男人不在理会对岸的一举一动,再次转身向着军营那边走了过去。看到吴勉都没有发现什么,归不归他们也只能跟着一起离开了岸边。

  等到他们这些人都离开了岸边之后,寒江对岸的一块巨石后面,凭空现身了一个白法白袍的男人,正是那位广仁大方师。广仁出现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奇怪的地方,竟然会有地磁……”

  之前的气息正是这位大方师的,刚才他也是在这个地方现身,不过现身之后的一瞬间,藏匿在他身上的两柄短剑突然被一股吸力吸了出来。虽然广仁瞬间便把两柄短剑再次收好,不过还是泄漏了气息。让吴勉、归不归他们发现,好在大方师反应够快,瞬间藏匿起来才没有露出破绽。

  看着吴勉、归不归消失之后,广仁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铜瓶。拔掉了塞子之后,说道:“出来吧,这就是你说的寒江了。现在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那块玉牌的……”

  说话的时侯,一个虚幻的人影从铜瓶里面冒了出来。这人影的五官相貌正是在长安城刑部大牢被百无求用长枪刺死的韩铜,现在的他已经变成了鬼魂,出现在了广仁的身前。怯生生的向着寒江看了几眼之后,韩铜的鬼魂说道:“是,这里就是小的被投入江底的所在了,每逢初一十五江底便会出现一个江眼,上次小的就是从这里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走到尽头的时侯,找到的那块玉牌。不过江眼里面的世界光怪陆离,通道四通八达小的也是费劲了心思才走到尽……”

  “不用说了,我说的话不会错,只要你带我找到发现玉牌的所在,我便给你找个好人家投胎转世。”广仁打断了鬼魂的话,随后他变了一个语调,沉着声音继续说道:“如果你肝胆蒙骗我,你根本找不到那个所在的话。那后果你自己也知道。”

  鬼魂怯生生的说了一句:“形神俱灭、永不超生……”

  广仁不在理会鬼魂,看着另外一个位置,自言自语的说道:“火山,你也要快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