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一章 赔礼

第九十一章 赔礼

  听着身后死囚不断的惨叫声,吴勉面无表情的带着百无求走出了大牢。走出来之后,百无求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小爷叔,不是我们当晚辈的说你。这个叫韩铜的就算是个王八蛋,不过就这么死了,是不是有点可惜了得?怎么说咱们也还没有问清楚水洞是怎么回事……老子不是说你莽撞。只是弄死这个韩铜有点早了。一旦他胡说八道,根本没有什么水洞怎么办?就算有水洞咱们不知道怎么下去又怎么办……”

  听着百无求说的头头是道,吴勉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叫了无数声二愣子的妖物一眼,说道:“如果不是你一直跟着,我真以为有什么东西上了你的身。”

  “那是以前守着我们家老家伙,老子懒得动脑子。”百无求哈哈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这不是被派出来侍候小爷叔你吗?老子就琢磨了,老子不爱动脑子,小爷叔你又是有什么事情直接就翻脸了,能不动脑子也就不动脑子了。这样也不行,咱们两个要有一个动脑子的。想想来去还是老子最合适……”

  开始听着百无求讲的头头是道,吴勉越听心里越差异。不过听到最后的时侯,他心里叹了口气,对着自己在重复百无求刚刚说的那句话:两个要有一个动脑子的,想来想去还是老子最合适……想着,白发男人已然哭笑不得。

  从刑部大牢里面出来之后,吴勉带着百无求走在长安城的大街上。原本得到了韩铜的消息之后,这一人一妖应该是马上回到太原城的。不过从大牢出来,吴勉脸上的表情便有些怪异。虽然二愣子心里担心自己的‘亲生父亲’,一个劲的催促。不过白发男人始终没有离开长安的意思。

  吴勉带着百无求转了一大圈之后,最后走进了一条没有人的小巷当中。眼看着白发男人就要带着妖物走出小巷的时侯,吴勉突然猛的一转身,手里凭空出现了那柄非刀非剑的法器——贪狼。

  贪狼在手之后,吴勉顺手向后一劈。随着一声闷响。一个人影倒在了地上。这人一头红发,除了方士一门最后一个大方师火山之外,几乎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同样发色的人了。

  吴勉斜眼看着倒在地上满身是血的火山,冷冷一笑,说道:“从刑部大牢里,你便一直跟着。现在也可以休息一下了。”

  白发男人没想要火山的命,虽然看着一地的鲜血,不过片刻之后最后一任大方师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看着已经收起来贪狼的吴勉,冷冷的说道:“你怎么知道韩铜的?还有玉牌、海眼……你还知道什么?”

  “我不记得什么时侯拜在你门下的,别用那种口气和我说话。”说话的时侯,吴勉抬手对着火山的方向挥了挥,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红发男人没有提防之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现在是我问你,为什么你会在大牢里?是在等广孝……”看着再次爬起来满脸怒容的火山,吴勉用着他一贯的语气继续说道:“韩铜是你们故意放的风。等的也不是我,是广孝对吧?”

  现在的吴勉已经今非昔比,再也不是当年火山逼着归流的那个无名小方士了。火山几次想过去和他拼命。想起来自己和他实力的差距。还是忍下来这口气,狠狠的盯了白发男人一眼之后,也不说话转头向着身后走去。

  吴勉也不阻拦。任由火山转身走去。不过一边的百无求不干了,当下对着最后一任大方师的背影喊道:“什么意思?那个红头发的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吗?跟着爷爷们一道了,想要谋财还是害命?你还当自己是什么狗屁大方师吗?你出去打听打听,谁还知道什么方士一门?大街上那些给人算命骗钱的都管自己叫做方士,他们挣的钱你是不是还要抽一份……”

  这还是百无求忌惮火山的本事,搂着说的。不过这样已经让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冒三丈,吴勉他也就忍了,现在这个二愣子一般的妖物也敢这么戏弄自己,当下红发男人实在是忍不了。火山猛的一转身,口中喷出来那柄古色古香的铜剑。长剑喷出之后瞬间自燃,迎着正在叫骂的百无求飞了过去。

  二愣子只图痛快,没有防备着火山说翻脸就翻脸。见到浑身冒火的长剑对着自己射过来,已经来不及做反应躲避了。

  就在这个时侯,吴勉上前一步挡在了百无求的身前。眼见着铜剑就要刺破白发男人身体的时侯,空气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定……”一个字刚刚喊出来,只差几寸便要刺中吴勉身体的长剑突然熄火定在了半空当中。随后白发男人和火山中间凭空出现了一个白发男人,正是另外一位大方师——广仁。

  “好久不见了。听说你们最近和瓦岗山走的很近。原想着去河南看你们几位的,想不到会在长安见到吴勉先生。”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火山再和百无求玩闹,别看他也是大方师,可还是逃不脱孩……”

  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脸色微变闭上了嘴巴,他说话的当口,吴勉竟然怪异的一笑,随后上前一步,任由定在半空中的铜剑刺破了自己的胸膛。看着殷红的鲜血慢慢顺着伤口流淌了下来。吴勉冲着广仁的方向冷冷一笑,说道:“现在可不是火山和百无求玩闹了,刺伤了我——怎么算?”

  大方师的脸色沉了下来。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再次露出来自己招牌一样的笑容。对着刺在吴勉胸膛前的铜剑招了招手,随后就见铜剑从白发男人的身上分离了出来。瞬间射向广仁自己的方向。百无求只觉得眼前一花,铜剑已经刺穿了这位大方师的身体,鲜血瞬间从露出背后的剑尖滴滴答答的流淌了下来。

  广仁再次一笑。说道:“这算是我代火山给吴勉先生的赔礼,如何?”

  吴勉也没有想到大方师会学他自残身体,白发男人只是割破了一层油皮。广仁大方师可是实打实的让铜剑刺穿自己的身体。虽然大家都是长生不老的身体死不了。不过这份伤到内脏、骨骼的彻骨疼痛却是实实在在做不得一点假。

  百无求也跟着愣了一下,随后正想问问广仁大方师给自己一剑是什么意思的时侯,突然被吴勉抓住了胳膊。拖着它向着小巷的另外一边走了过去……

  这个时侯的火山脸色煞白的冲到了自己师尊身边,他亲手将自己的古剑从广仁的身上抽了出来。嘴里不停的轻声叨念:“弟子错了……弟子错了……请大方师责罚…….弟子错了…….”

  “你也是大方师……”广仁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还在不知所错的火山说道:“如果不是衰弱期一过我立马赶过来,火山你想让我成为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吗?”

  听到了师尊的话。火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敢再说话。看着他的样子,广仁再次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也是我低估了广孝,想不到他竟然敢把海眼和玉牌的事情透露给吴勉和归不归。这一下你们师徒要重新谋划了。他们这几个人进来,事情便没有那么容易了。”

  火山看到广仁身上的伤口正在慢慢愈合,这才松了口气。接着师尊的话头说道:“弟子想,广孝一定是有更大的图谋,这才把韩铜的事情泄漏给了他们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