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十章 水洞

第九十章 水洞

  甲字号牢房便是传说中的死囚牢了,这里的犯人都是犯了死罪,等着皇帝勾决之后立即问斩的。因为里面的犯人太多,担心他们击破牢笼。牢头已经下令稍有不轨者立死的命令。反正他们过两天也是死,早两天晚两天没有什么区别。

  在最后外围着站的犯人紧张兮兮的看着端着长枪的狱卒,就担心里面的那位仁兄随便一挤,就能把他挤到鬼门关去。虽说早晚是死。不过能苟活两天也是好的。这些犯人的脚下已经倒了几十具尸体,按着规矩要今晚才能把死人都搬出去。大牢的狱卒老爷们巴不得来一场瘟疫将他们都治死,历代狱卒都有祖传的避瘟汤剂,真闹起来瘟疫他们也不会有事。

  看着死囚牢里面密密麻麻的犯人,百无求便皱起来眉头。当下也忘了自己是在隐身当中不能说话,直接对着里面的犯人大声吼道:“你们谁叫做……什么铜?小爷叔,个那王八蛋姓海还是姓韩来着?老子怎么忘了?”

  牢笼内外的人都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当下,端着长枪的狱卒不知所措的东张西望。先反应过来的大喊将远处的狱卒都叫了过来,折腾了半晌之后,还是没有找到那个说话的人。时间一长,刚才听到叫声的狱卒也开始模糊了起来。刚才的声音到底是从外面还是牢笼里面传出来的……

  不过不管内外。那个声音说的什么,狱卒们听的一清二楚。有人在找一个叫做什么铜的,不是姓海就是姓韩。正巧,昨天刚刚有一个叫做韩铜的死囚送了进来。当下,狱卒用长枪在牢笼里面拨弄起来。将一个一个死囚拨开后之,几把长枪的枪尖都对准一个矮小的小老头身上。

  一个小头目对着小老头恶狠狠的说道:“韩铜!你的同伙砸牢反狱救你了……敢乱动的话,第一个死的就是你!你们这些死囚有谁胆敢帮他就一起死……兄弟们!一会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记住了!第一个就刺死韩铜。”

  这个时侯,大牢头已经被惊动了,他带着几十个手握刀枪的狱卒赶到了这里。就在谁都以为几十柄长枪之下稳住了局面的时侯。一个带着寒气的声音说道:“原来你就是韩铜,刻着方士徐福的玉牌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谁!什么人在装神弄鬼!”这句话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发出声音的位置就在大牢头的身后。不过那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回头看过去之后。大牢头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听不懂人话?你还想让我说几遍…….”那个带着棱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随后一个白头发的男人带着一个黑大个子出现在了牢笼外面。白发男人看着已经吓呆了的矮老头继续说道:“你是想让我说第三遍吗?”

  矮老头正是吴勉、百无求要找的韩铜,不过这个时侯他根本不敢回答。韩铜的前前后后有五六柄长枪对着他,只要他敢说话,立马便会被长枪刺死。不过这个时侯的韩铜也在纳闷,这两个人明明已经现身了,为什么这些狱卒不去捉拿他们俩?

  狱卒们非但不去捉拿,反而好像没有看到这两个人一样,一动不动的杵在原地。不对……他们是动不了!韩铜这时候才明白过来这些狱卒已经被两个人制住,至于怎么制住的他可是说不出来的。除了这些狱卒之外,韩铜身边的死囚也是一动不一动的,仿佛木雕泥塑的一般。

  虽然确定这些人都不能动弹。不过矮老头身边都是枪尖,他也不敢乱动。只能站在原地对着面前的白发男人说道:“你先救我出去,你想要问什么,我都告诉你。对!那个玉牌是我在京中的玉器商人那里代卖的,你把我放出去,我带你们去发现玉牌的地方。那里是鬼神之地……”

  “我问的是刻着方士徐福的玉牌你是从哪里得到的?不是让你讨价还价……”吴勉说话的时侯,伸手搭在了对着韩铜胸膛的长枪枪杆上。随后一点一点将长枪向里送。

  韩铜亲眼看着枪尖一点一点顶在了自己的胸膛上,枪尖已经刺破了自己的皮肤。只要再过几寸就要刺中自己的心脏。大骇之下对着白发男人大声喊道:“停手!我说……我是在汉水下面的寒江水洞里面摸到玉牌的。当地人都知道那个水洞,每逢初一十五水洞就会大开。当地人都说那里是鬼神之地。别人下去有去无回,就我一个人下去能活着上来。我带你们去。只要你们能把我救出去……”

  听着韩铜已经喊岔了音,吴勉这才停了手。由身后的百无求将长枪拉了回去,看着矮小老头子大汗淋漓的样子。二愣子瞪着眼睛说道:“都是死囚了还怕什么?不就是死吗?你连人都敢杀,还怕死?”

  “杀人和自己死怎么可能是一回事……”看着外面的黑大个将抵在自己身前身后的长枪都抽了出去。死里逃生的韩铜喘了口粗气。他认定了面前这两个人和自己是一路货色。缓过来这口气之后,陪着笑脸对自己的两个恩公继续说道:“如果不是那两个小娘们喊人。我也不会一刀一个宰了她们俩。我这点都是小事,你们两位老大办的才是大事。长安城刑部大牢里面救人,我都从来没有听说过……”

  “因奸不遂连伤二命……”这个时侯,已经快走到门口的吴勉突然站住了脚步。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叫做韩铜的小老头,原本他以为韩铜的罪名只是后加上的,许多反叛的人都会加上这种花案的罪名,以示此人多么的万恶。想不到这个韩铜的罪名是真的……

  跟着吴勉、归不归混了这么多年,百无求的脑筋虽然差点,不过也摸清了自己小爷叔的脾气。当下二愣子在抽最后一杆长枪的时侯停下了动作,看着正在冲着韩铜冷笑的吴勉说道:“小爷叔,这个王八蛋是不是就不能留着了?”

  吴勉冲着韩铜古怪的一笑,说道:“他犯的死罪?你替皇帝勾决了他……”

  这个时侯,韩铜已经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当下正在对着吴勉大喊:“不是……我也是无奈才动的手,那个妇人看我弄了她闺女,就要拿刀剁我……我也是为了保命,不就是弄了一下吗?多大点事……”

  “那老子也弄你一下!”百无求狞笑了一声,抓起来手里的长枪对着韩铜的心口扎了下去。也是这个矮老头前后左右都是避无可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口刺进了长枪的枪尖。随后枪尖被外面的黑大个拔了出来,随后马上第二次扎进了自己的肚子上,然后是第三次……

  百无求到底是妖物,手脚就是麻利。转瞬之间七八枪捅进了韩铜的身体,最后一枪直挺挺的刺穿了矮老头的嘴巴。二愣子将枪杆别在了大牢头的裤裆上,随后笑嘻嘻的跟在吴勉的身后,向着大牢外面走去。随着吴勉解除了术法,百无求能听到身后牢头、狱卒和死囚的尖叫声:“韩铜死了!大人好手段……这活干的漂亮……”

  “漂亮你大姨!你看看顶我哪了……过来扶我一把……”

  “大人神武,这样也能刺死死囚……”

  “神武你大姨父!叫大夫去…….顶到根了.......”

  “大人受伤,你们这些死囚竟敢耻笑!大家动手,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