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八十九章 人满为患

第八十九章 人满为患

  小和尚醒过来的时侯,已经身在一间充满了酸臭气味的客房当中。严格说起来,他是被这股气味呛醒的。还在迷惘自己身在何处的时侯,便听到门外有人说道:“小和尚,老人家我来问你,广孝和尚差你来做什么?是传话还是送信?”

  小和尚这才反应了过来。被屋子里面的气味呛的干呕了几声之后。爬起来走出了房门,就见自己师尊说的那二人二妖都站在院子里。那个眼睛不好,老成不像样子的归不归正对着自己继续说道:“广孝的脾气信不过任何人,老人家我才得没错的话,他是有口信让你来传,是吧?”

  “老家伙。要不是刚才你搜了这个小秃驴的身上什么都没有搜到,现在也不会这么说吧?”站在一边的百无求插嘴说了一句,随后对着有些惊慌的小和尚说道:“别怕!没做亏心事你哆嗦什么?怎么连看都不看老子?你什么意思?瞧不起老子吗?信不信老子吃了你……”

  和尚之前已经被吓懵了,现在再看到这只妖物,他止不住的哆嗦了起来。目光不知道应该放哪里好了,看这个妖物自己不敢,不看它又要吃了自己。当下小和尚“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放了小僧吧……我什么都没做啊……我就是来传广孝大师的口信,他说……说你们要找的人就在长安城的大牢里面,那个人叫做韩铜……就这么多了……你们放了小僧吧……”

  百无求没有想到这个小和尚怎么不惊吓,不过气势已经起来,怎么也要做足:“好好的哭什么?是不是心里有鬼……”

  “啊……”小和尚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大叫了一声之后,噌的一下窜了起来。随后抱着自己的光脑袋一路狂奔,绕过了这四个古怪的人、妖直接跑出了后院。眼看着就要跑出去的时侯,还被门框绊了一下。小和尚脑袋被戗破一块皮,鲜血一下子便流了下来。这个时侯他也是顾不上了,就这么狂奔着出了客栈。

  “看看你把人家吓得,你爸爸我虽然看不见。听着都是心惊肉跳的。”归不归冲着百无求的位置说了一句之后,马上又转头对着另外一边的吴勉说道:“还以为你没有兴趣知道这个广孝让他传什么话,现在知道长安大牢里面一个叫做韩铜的人,他知道海眼的另外一个通道。下面我们怎么办?去找这个人打听清楚海眼的通道,还是当作没有听过,继续留在太原城里面盯着广孝?”

  “海眼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吴勉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只是想听听广孝要说什么,他后半夜出现,弟子天亮就得到消息了。这么厉害的弟子,我都想要收一个了……”

  “这就是广孝当年的作风了,东西放在面前让别人自己选择。老人家我跟你打赌,长安城的大牢里面一定有一个叫做韩铜的人,他也一定知道海眼的事情。”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嘿嘿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只要我们几个去了长安,哪怕只有一晚的功夫,太原城这边也会有大的变化。现在看起来。邱芳的转世出事机会大一点,那么叫做李玄霸的娃娃是隋兴隋灭的关键人物。广孝想要在中间纵横捭阖的话,就绕不开这个小和尚。”

  “有本事广孝别让李玄霸活够十八岁。那样倒省了我的事了。”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向着另外方向的一间客房走去。边走边说道:“在太原待得腻了,我要去长安转转,百无求你陪着我去……”

  ‘看’着吴勉的背影,归不归嘿嘿一笑,嘀咕着说道:“嘴硬…….老人家我品出来了,你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也不一样……”

  “老家伙,你叔叔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时侯,一脸茫然的百无求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老子能明白他这是嘴硬,要分开两波行事,一拨去长安找那个叫什么铜的,剩下的守在这里看着广孝那只秃驴。不过要带也是带着任老三吧?你叔叔可从来没给过老子好脸色,让老子去侍候他?”

  “傻小子,你自己想想,你小爷叔给谁好脸色?包括你爸爸我在内,也就是对妞儿好点。”归不归嘿嘿一笑,拍了拍自己便宜儿子的肩膀。继续说道:“别看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了解你小爷叔。他嘴硬心软,别看你小爷叔平时不拿正眼瞧你,关键的时候他也怕你出事。现在你爸爸我的眼睛不方便,跟着你小爷叔没错。在外面听你小爷叔的话,千万别顶嘴。他可不是爸爸我。说翻脸就翻脸,说拿雷劈你真的拿雷……”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天空中突然一道炸雷响了起来。一道碗口粗细的一道雷电打在归不归的头上,将这个老家伙打的跪在了地上。随后客房里面传来了吴勉那见棱见角的声音:“听说被雷劈能治眼疾。原来是胡说八道的……”

  一个时辰之后,长安城的大街上出现了一个白发男人和一个一眼就是宿醉未醒的大个子。两个人在几处衙门口转了一圈之后,才明白现在长安城可以拘人的大牢一共有六处。每处的职管各不相同。皇宫、金吾大将军衙门关押的都是一些在职的官员。不过也有出宫的大太监在街上抓来民犯,和金吾大将军捉拿的盗匪也可以关押在这两处大牢。

  剩下的就是长安京兆尹府东西两座大牢,和招讨草贼使的一座大牢。以及最有名的刑部大牢。这些年盗匪四起,各地抓获的盗匪都送到京城论处。因为现在皇帝不在京中,无法勾决问斩人犯。此时的经常六处大牢已经人满为患。传说六处大牢里面已经关押了数万人犯……

  吴勉的性格是最怕麻烦的,他只是走了一处京兆尹的西牢,便有些不耐烦起来。对着跟着身后打哈欠的百无求说道:“干脆一把火将六处大牢都烧了,回去就说韩铜被大火烧死在里面了。你回去之后不要说漏了……”

  一句话让百无求的宿醉醒了过来,听了这话妖物都是一身的冷汗。当下拦住了白发男人,说道:“这样的话老子这样的妖都不好意思说出来,小爷叔你这个人倒说得出口。就说这几万条人命和老子这只妖没什么关系,不过好歹是条性命。一下子都死了你们地府也忙不过来。要不你给老子一个面子,饶了他们一命吧。”

  吴勉白了百无求一眼,随后向着附近的刑部大牢走过去。看着自己的小爷叔不再提什么一把火烧死所有的犯人。百无求这才松了口气,心里更加坚定了不可以得罪这个白头发的男人。

  好在吴勉带着百无求隐身进入到了刑部大牢之后,很快便在刑名大堂上找到了大牢关押犯人的花名册。一个一个看过去终于再甲字号牢房里面发现了韩铜的姓名,名字后面写了一行小字,奸杀人命两条,判定立斩,候旨勾决……

  找到了甲字号牢房,吴勉又皱起来了眉头,里面已经站满了人。别说躺了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原本粗木的牢笼已经用铁索固定。几个端着长枪的狱卒站在牢笼周围,只要有人胆敢向外面拥挤,立马一枪刺死也算是给这个死囚牢减负了。